林惜钩起一抹反讽的笑,“呵,除了你会是谁。”封景琛眼底掠过一丝不耐,“我并也没做过。”林惜却一脸不信,冷冷一笑了一声,“么你不想争夺战林一回封家吗?”“他是我封景琛眼底划过一丝不耐,“我并没有做过。”。...

林惜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呵,除了你还会是谁。”

封景琛眼底划过一丝不耐,“我并没有做过。”

林惜却满脸不信,冷笑了一声,“难道你不想要争夺林一回到封家吗?”

“他是我儿子,自然是要回到封家的。”男人沉声道。

落在林惜眼中,这已经承认是他做的。

林惜几乎疯了般盯着封景琛,哑着嗓子,“无论你用任何卑劣的手段,我是绝对不会把林一让给你的!”

封景琛皱眉,他没有想到林惜竟然这么固执,甚至是比过去还要拧。

他站了起来,一步又一步的朝着林惜走了过去,高大的身体几乎挡住了林惜的视线。

“我当年可以轻而易举送你进监狱,自然可以把林一带回封家。”

他现在不动林一,不过是怕孩子会对他产生反感。

林惜忍不住的往后退了退,藏在身体深处的害怕仿佛唤醒,微微颤抖。

却还是抬起了头,一双眸满是凌厉,“封景琛,你若是想要带走林一回到封家,除非你从我的尸体踏过去。”

封景琛盯着林惜,有些恍惚,她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过去的林惜从来不敢这么对他说话。

男人看着她微微张开的双唇,忍不住的扣住了她的下巴,噙着那一双柔软的唇。

林惜完全愣住了,给了封景琛可趁之机,只感受到滑腻的舌头在口腔中翻搅。

“唔......放开我!”

好恶心。

明明恨她,却又吻她,他到底是把她当成什么了?

林惜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浑身都泛起鸡皮疙瘩。

用力的推开封景琛,在监狱锻炼的力气像是失去了作用般,没有丝毫动弹。

咬牙狠狠咬着他的舌头,一股血腥味在两人的口腔中蔓延,而封景琛吃痛松手。

林惜擦去嘴角边的血迹,冷冷说道,“以后请你自重!”

说完便是离开了这里。

封景琛微微皱眉,却还是按下了一个电话,“去调查林惜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挂断电话,走到窗前,低头看去那一道瘦削却坚决的背影,眸底的一丝情绪复杂晦涩。

林惜站在马路边许久,思绪起起伏伏,突然手机的电话响起,是林一。

才刚刚接听,里面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妈咪,你现在在哪里呀?没有事情吧。”

不禁,林惜勾唇笑了笑,“没事,妈咪马上就回去了。”

“恩,好,那我在家里等妈咪回来。”

电话已经挂断,林惜握紧了手机,晶亮的眼眸浮现一丝坚定,她一定要守护好她的宝贝。

无论是谁都不能夺走。

余光突然撇见一辆黑色锃亮的轿车停在边前,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走了下来。

面容俊秀,唇边掀起一抹笑,是顾睿城。

“林医生,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我正好要去看望我姐姐,正好顺路,我送你回医院吧”

林惜摇摇头,勾起一抹苦涩的笑,“不用了,我被辞退了。”

顾睿城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却也没有多问。

“要不你来我公司上班?也算是报答你救了我姐姐的一条命。”顾睿城怕林惜会拒接,便加上了一条理由。

林惜犹豫了一会儿,却还是摇头拒绝,“谢谢你了,我这双手只会用手术刀,做其他的事情肯定会给你添加麻烦的。”

顾睿城对于林惜的拒绝并没有生气,“如果你有困难的话,还是可以找我,我随时都在。”

“恩,谢谢你了。”

顾睿城拍了拍车子,轻笑道,“我送你回家吧,刚才你已经拒绝我一次了,这次可别又拒绝我。”

林惜被顾睿城一副假装伤心的样子逗笑了,“好,那麻烦顾先生了。”

两人便是坐上了车,驰骋而去。

丝毫没有注意到摩天大楼的顶层站着一个男人,目光阴沉沉的,像是要杀人般。

林惜回到家中,小孩听到声音立刻从沙发一扭一扭的跑了下来,和往常一样拿着一双鞋放在林惜的脚下。

林一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妈咪,我已经听干妈说了,你被医院辞退了,放心,我会养妈咪的。”

林惜柔软的笑了笑,“你这小身板可还不行,起码也要长大才可以,不过妈咪会重新找一份工作的。”

林一扁着嘴巴,低着头小声的说道,“那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希望可以快点帮助妈咪。”

林惜并没有听到,已经走在沙发面前,拿出一叠报纸,又是抱起一个笔记本电脑,用笔开始勾勒各种招聘广告。

并没有看到林一偷偷拿着她的手机鬼鬼祟祟的跑到了另一个房间里。

封氏集团,最顶层。

封景琛正批改着文件,一个电话忽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电话,并不认识。

却还是神差鬼使的接听了,因为这是他私人电话,除了熟人无人知晓。

很快,一个奶呼呼的声音传来,“封景琛,是我。”

封景琛挑挑眉,“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这你就别管了,如果我说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我就可以稍微原谅你一点了,你做不做?”林一换了个方向,目光还朝门口张望确定林惜没有发现,才继续开口道。

“说来听听。”

“妈咪丢了工作,我想要你给妈咪一份待遇好的工作,但是不能让妈咪知道是你给的,不然的话她肯定是不会去的。”

林一见电话另一头的人始终都没有回应,“封景琛,你不答应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了!”

“成交。”

电话挂断,很快,封景琛发来了一条信息,是关于一个公司的招聘广告,以及网址。

林一向来聪明,立刻跑到林惜身边,“妈咪,我饿了,我可以吃西红柿蛋炒饭吗?”

林惜没有一丝的怀疑,便是走到冰箱拿了一大碗昨天的剩饭和两个西红柿和鸡蛋,走到厨房。

林一偷偷的看了一眼正在忙活着的林惜,赶紧写好一份简历投到封景琛给的公司网址上。

“妈咪,你可别怪我,我只是好心帮你找工作。”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可数,&到他的

    林惜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当初结婚的那几年,封景琛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她只能从各种娱乐杂志看到他的花边报道。

  • 不起了&。

    每一次的疼痛每一次折磨,都无止境的磨光了对他的爱意,林惜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爱不起了。

  • 看着门&褂,黑

    封景琛看着门口的女人,只披了一件寻常的白大褂,黑色的长发扎在脑后,即便未施粉黛也美的张扬。

  • ,眼泪&控制不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林惜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刚张开鼻子便是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转。

  • 滑落,&颤抖。

    林惜看到他身体便僵在原地,只觉得冷汗不断的从后背滑落,甚至双手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7:24:01','','classid=14','0','53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