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了,足足三年时间,封景琛意外发现自己对别的女人压根儿也没反应时。因为才能有了第一次两人在医院的朋友见面,上一次林惜被下毒他是多年来头一遭有了反应时,才能全然不顾后果的在车里要所以才会有了第一次两人在医院的见面,上次林惜被下药他也是多年来头一遭有了反应,才会不顾后果的在车里要了她。。...

五年了,整整五年时间,封景琛发现自己对别的女人压根没有反应。

所以才会有了第一次两人在医院的见面,上次林惜被下药他也是多年来头一遭有了反应,才会不顾后果的在车里要了她。

封景琛薄唇用力的抵着她,深深吸允着林惜的美好。

“唔……你放开我!”林惜不断挣扎,伸手想要推开他,可是男人的力气更大。

封景琛大手直接捏住她,林惜身体发软更使不上力气。

她用力的咬了下舌头,封景琛吃痛松开她。

林惜瞪着通红的眼睛,“你到底想干什么!”

“非要把我逼死才开心吗?”

封景琛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凑近林惜,两人此时距离近到鼻尖都快碰到一起。

男人的声音暗哑低沉,“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不是爱了老子这么多年吗?当年用尽手段都要爬上我的床,连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跟我装什么贞洁烈女。”

封景琛说着直接撕开她的衣服,“你现在跟老子说不愿意?”

林惜整个人突然被他扛了起来,接着又被扔到床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趴在她身上,呼吸声在耳边不断传来。

林惜闭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落到枕头上。

她痛到麻木甚至已经没了感觉,在内心一遍又一遍的质问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只是在年少的时候爱上一个男人,一爱那么多年,那么卑微讨好。

可是封景琛呢?恨她怨她甚至不把她当人看。

她有什么错?

林惜越想越委屈,眼泪从开了闸就停不下来。

封景琛也注意到她的异样,心里诡异地滑过一丝疼惜,可却直接起身往浴室走去。

她躺在床上没动,就如同死鱼一般。

屈辱疼痛都在折磨着林惜,她挣扎着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浴室的门未关,封景琛背对着她,林惜快速地录像。

又抽了张纸擦拭下身,然后将纸塞进包里。

“封景琛,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轻易认输,走着瞧吧。”

男人出来的时候,林惜已经穿好了衣服,整个人蜷缩在角落的沙发上,点了根对方的烟,她用力的吸了一口,尼古丁的味道在口腔缠绕一番,最后又轻轻吐了出去,眼前一瞬间烟雾缭绕。

林惜视线落在封景琛身上,他洗完澡就直接出来了,放肆裸露着自己线条分明的肌肉。

男人同样在打量着她,头发有些凌乱的散在肩头,暴露在空气中的脚趾有些俏皮,就连自顾自吸烟的动作都无意识的透露着性感。

说实话,林惜很漂亮他不否认。

可这样的女人根本就是毒药。

“告诉我,我父母葬在哪里?”林惜开口,声音清冷让人听不出情绪。

封景琛收回目光,“没找到他们的尸体,拿着遗物弄了衣冠冢,葬在第二公墓第六排。”

听到了答案,林惜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越过封景琛身边时手臂被他抓住,林惜侧过头看他,“放手。”

“我……我不知道你有抑郁症。”

闻言,林惜笑了一下,嘴角的梨涡都带着讽刺,“那你知道什么?”

“说真的封景琛,我即便是死都跟你无关,无论是抑郁症或者林一,还是其他的我都不想再跟你扯上关系了。”

林惜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放过我吧,真的。”

“休想。”封景琛看着他,眸子中的深色让人看不真切,“没那么容易,程露都已经死了。”

林惜嘴角的笑意越发苦涩,“程露又是程露,是,她是你心里独一无二的白月光,我林惜他妈的就是一条蛆。我被你关进去三年,前几天我都偿命了,你还不满意吗?”

“即便程露真是我推下海的,我父母两条命加上我够还了吗?是不是还要把林一也扔进海里!封景琛,你他妈的还要怎么样!”

林惜身嘶力竭的大吼,手臂却被男人用力的抓住,“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爸妈的死跟我无关。”

“我也说程露的死跟我无关,你怎么就不信了?我都要去死了为什么还要救我?”

林惜说完用力的推开他,“你知道吗?真正该死的人不是我,是你!”

“恶毒的人那个人也不是我,是你封景琛。”

“你就是个自私,自大又嗤笑必报目空一切的小人!但我不恨你,真的,我一点都不恨你!”

林惜抹了把眼泪,用力拍着自己的胸口,“我就恨我自己,我恨自己瞎了眼看上你,恨我自己傻,把一辈子赔上了不说,还害得父母去世到最后连尸体都找不到。”

她凄惨的笑了笑,“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对不对?你会后悔的!”

林惜说完跑出门,打了车之后轻声开口,“师傅,去警察局。”

“怎么……怎么了?”

林惜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的流泪,到了派出所之后,她将包里的纸巾还有手机往桌上一拍,“警察,我要报案。”

“有人强奸我!”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在五年

    入狱一直到现在五年多以来,几乎每一个夜晚林惜闭上眼睛,都会浮现出封景琛的脸。

  • ,林一&很早熟

    林惜尴尬的咳嗽一声,林一很早熟甚至可以说到了心智近妖的程度,可毕竟只是个孩子。

  • 让林惜&好过。

    五年前她爱的沉重又卑微,可他明知自己怀孕依旧毫无人性的动手,甚至连进了监狱都没让林惜好过。

  • 杂志看&道。

    林惜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当初结婚的那几年,封景琛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她只能从各种娱乐杂志看到他的花边报道。

  • 看着门&脑后,

    封景琛看着门口的女人,只披了一件寻常的白大褂,黑色的长发扎在脑后,即便未施粉黛也美的张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6.187.155','2021-06-18 16:14:51','','classid=14','0','46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