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更有甚者连封景琛都也没反应时回来。他刚站起身,许意暖便退后一步,色厉内茬的厉声,“这里但是医院,封少会想打女人吧。”“别人怕你我可就怕,这些年他刚起身,许意暖便后退一步,色厉内茬的喝道,“这里可是医院,封少不会想打女人吧。”。...

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甚至连封景琛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刚起身,许意暖便后退一步,色厉内茬的喝道,“这里可是医院,封少不会想打女人吧。”

“别人怕你我可不怕,这些年做出什么事情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我见过不少自私自利的男人,但像你这种疵瑕必报的还是头一位。”

许意暖越说越来劲,“你害的林惜还不够惨吗?非要她死了才能解恨是不是,我要是你绝对没这个脸皮出现在这里!”

封景琛小腹还隐隐作痛,冷着脸看向她,“你又是谁?”

“林一干妈,林惜最好的姐们,她这辈子栽在你手里,还不允许我捞她一把?”

封景琛突然上前一把掐住许意暖的脖子,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这个女人一出现便对他动手还恶语相向。

男人手上力道加大,林一着急的喊了一声,“封景琛,你再不住手我这辈子都不会认你!”

他闻言瞬间松手,许意暖捂着脖子用力喘气,却还是强硬道,“别人怕你封景琛我可不怕,封氏顶了天也就在洛城作威作福,今天这事没完!”

林一挤到两人中间,干妈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火爆,真是让人头疼。

他仰着脑袋才能同封景琛对视,“封少,不要再逼我们了行不行。我跟妈咪只剩下彼此了,她要是死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封景琛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这个女人虽然对他不客气,可能看出同林一感情深厚,林惜会自杀出乎他的意料,也确实没必要留在这里。

入夜之后林惜才醒过来,睁眼便见到林一放大的俊脸,她勉强扯出一抹笑容,“一一?”

“妈咪醒啦,要不要喝水?我去叫医生。”

林惜眸子转了一圈,在医院,她是被救了。

想到这林惜歉意的看向林一,“宝宝,我……”

“妈咪不要说话,林一都懂。”

林一说完就往门外跑去,“护士姐姐,我妈咪醒了。”

孩子走了林惜才注意到边上的许意暖,诧异的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许意暖没好气的在床边坐下,“我再不来你都死了!你丫遇到问题不知道给我打电话还玩自残?有劲没劲!”

她视线落到林惜包扎着的手腕,美眸挂上一层雾气,声音都哑了几分,“疼不疼啊?”

“疼也是疼在我身上,你哭什么?”林惜损了一句,可心里却涌起一股暖意。

许意暖是她的狱友,最艰难的那几年她们朝夕相处着,不过她家境很好,可入狱的原因也不愿多说。

在监狱若是没有她帮衬着,林惜说不定早死在里面了。

所以对于许意暖这个朋友,林惜交心又感激,可实在不愿意过分麻烦她。

“到底怎么回事?林一说是因为封景琛带走了他,儿子走了你抢过来不就行了,不至于因为这个……”

林惜眸子黯淡了几分,“暖暖,我父母死了。”

许意暖惊讶的张大嘴巴,就见林惜继续说道,“封景琛害的。”

“该死!他还是不是人!简直就是人渣,刚刚我就该打死他!”许意暖气的怒骂。

“他来过?”

“就是他跟林一送你来医院的,真是气死我了。”

林惜没再说话,接下来一周的时间她都躺在医院,期间许意暖还请了两位护工轮流帮忙照顾。

这日,许意暖帮着收拾东西,“我带林一回家,你这才出院就要回去上班?”

“没办法,都请了这么久的假,主任很生气。”

林惜将东西递给她,“林一就麻烦你两天,而且我这个情况还得跟医院保密,没有哪个医院愿意收一个重度抑郁症的医生,而我又不能没有工作。”

许意暖按住她的肩膀,“行了,跟我解释这么多干什么,我这段时间也没事干,就在洛城当咱儿子的专职保姆,你快去吧。”

“妈咪放心,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林惜闻言也不再多说,能认识意暖这样的闺蜜是她这辈子的福分。

打了个车到了医院,刚走进妇产科,白晨就惊喜的喊她,“林医生你终于回来了,快点准备一下手术,有个孕妇在来的路上出了车祸,救护车已经往医院赶了。”

“什么?”林惜瞬间将包放下,开始做术前准备。

白晨眼尖发现她手腕贴着创口贴,诧异的问了句,“手怎么了?”

“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划了一下,还好就是破了点皮。”

林惜拉了下衣袖,同她进了手术室,主人亲自主刀本来白晨是准备当助手,现在林惜回来了,这种高难度的手术还是交给她比较放心。

不到五分钟受伤的孕妇被推了过来,一进手术室林惜便全身心的专注。

孕妇伤的不轻,几乎陷入昏迷,这样子的状态根本没办法顺产,好在主任是经验特别丰富的老医生,林惜又在国外进修专业知识充分。

手术下来有惊无险,顺利产下男婴。

林惜松了一口气,白晨也在边上笑道,“还好,我都一身汗了,林医生你怎么这么稳,一点都不慌。”

林惜轻笑,“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慌,一定要冷静才行。”

半个小时后,林惜疲惫的摘掉口罩走出手术室。

“谁是病人家属?”

她扭过头,正好对上一双深沉的眸子,男人穿了一套深蓝色的手工西装,清俊的脸上带着一丝冷意。

林惜不确定的问,“你是病人的丈夫?”

“我是她弟弟,我姐怎么样了?”

林惜看着他的眼睛,男人长的很好看,狭长的眸子盯着她,眸光微微波动,“病人已经脱离危险,顺利产下一名男婴,病人的丈夫现在在哪,有东西需要他签字。”

“我姐离婚了,我来签吧。”

林惜转身,“那你跟我过来一趟。”

十分钟后,男人对着她伸手,“顾睿城。”

“林惜。”她伸手同对方握了一下。

“待会有空吗?我请你吃饭。“顾睿城说着打量着她。

林惜正准备拒绝,眼角却瞥见出现在门口的封景琛,她冲着顾睿城露出一个笑容,甜甜的应了声,“好啊。”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119)

我要评论
  • 男人的&是一酸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林惜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刚张开鼻子便是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转。

  • 着林惜&要把我

    男孩郑重的看着林惜,“妈咪,我说过很多次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很好糊弄的小孩子。”

  • 让林惜&好过。

    五年前她爱的沉重又卑微,可他明知自己怀孕依旧毫无人性的动手,甚至连进了监狱都没让林惜好过。

  • &每一个

    入狱一直到现在五年多以来,几乎每一个夜晚林惜闭上眼睛,都会浮现出封景琛的脸。

  • 到他身&得冷汗

    林惜看到他身体便僵在原地,只觉得冷汗不断的从后背滑落,甚至双手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6.187.155','2021-06-18 15:51:51','','classid=14','0','37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