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在同一时间,林一起封景琛站在门口,孩子不解的看了眼虚掩着的门的大门,“妈妈怎么不关门歇业呢?”封景琛也在身后皱眉头,“进来看一看。”“妈咪,你在吗?”林一脆硬生生的叫道。屋“妈咪,你在吗?”林一脆生生的喊道。。...

几乎在同一时间,林一同封景琛站在门口,孩子疑惑的看了眼虚掩的大门,“妈妈怎么不关门呢?”

封景琛也在身后皱眉,“进去看看。”

“妈咪,你在吗?”林一脆生生的喊道。

屋内无人回应,林惜不在封景琛也跟着进来。

视线转了一圈,很简单的两室一厅的格局,却收拾得特别干净。

浴室隐约传来水声,林一眼睛一亮就往前方跑去。

“妈咪,你在吗?”

等了一会依旧没有回应,封景琛视线下移,看着溢出门外的水渍。

直接推开浴室的门,只看了一眼就捂住林一的眼睛,他转身郑重开口,“去卧室,拿一套你妈妈的衣服过来。”

林一很聪明,知道肯定是出事情了,转身就往卧室跑去。

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看到这一幕封景琛还是觉得心脏被揪了起来。

浴缸的水被染的通红,林惜整个人浸在水里,他快速的上前两步先探了下鼻息,确定还有呼吸之后才松了口气。

封景琛抬起林惜的手,扯下边上的毛巾用力围在她的手腕上,接着掏出手机叫了救护车。

林一拿着衣服站在浴室门口,整个人都在颤抖,他红着眼睛质问,“妈咪……她还活着吗?”

封景琛只觉得心脏狠狠颤了一下,孩子话里隐忍着的害怕跟悲伤像是要将他吞没。

能问出这种话就证明,林惜并不是第一次自杀。

救护车很快赶了过来,父子俩也跟着上车,林一小手用力的握拳坐在角落一言不发。

封景琛即便再怎么恨她,现在看着林一这副模样还是觉得不是滋味。

“林一……”

“是你害的。”林一红着眼睛抬眸,精致的小脸带着浓重的怨气,“你知道我们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妈妈都已经快要好了,你又把我带走刺激她!”

林一抹了把眼泪,“你怎么这么讨厌,过去这么多年让我跟着妈妈受苦,现在又凭什么要带走我!”

封景琛薄唇轻抿没有说话,医护人员还在抢救,孩子的质问让他无言以对。

对于林惜是无尽的恨意,那对于林一就是抱歉。

随着手术室的门关上,封景琛安静的靠在墙角,良久之后才走向林一在他面前蹲下。

“抱歉,我不知道会这样。”

林一坐在长椅上,双腿还荡在空气中,他低着头接话,“我知道,所以我让你送我回家,就算从二楼爬下来都想回来,就是害怕出现这样的事情。”

他抬头,小眼通红,“封景琛,你离我们远一点好不好?”

封景琛一下子没有接话,他没有想到林惜会自杀,难道是因为在宴会对她的羞辱?还是知道了父母去世的消息?

他用力的呼出一口气,第一次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两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刚出来林一就快步跑过去,“我妈妈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需要继续住院观察,同时也需要人二十四小时陪护。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林一抢着回答。

医生低头看了他一眼,“需要大人哦。”

“我。”封景琛低沉的接过话。

“现在还不能探视,先过来缴费再到办公室说一下病人之前的情况。”

交完费用之后,封景琛父子俩一块进了医生办公室。

“现在尚不清楚病人自杀的原因,所以必须时刻有人陪着。病人手腕上还有旧伤,所以应该不是第一次自杀吧。”

林一抿嘴不语,见封景琛看向他才轻声开口,“去年有过一次,医生说妈妈有重度抑郁症,妈咪也一直在吃药都快好了,可是……”

封景琛手抖了一下,重度抑郁症?不止一次自杀?

“病人接下来千万不能够再受刺激了。”

医生说着看向封景琛,“一定要照顾好,这次是发现的及时,下次也许就没那么幸运了。”

从办公室出来,林一问封景琛借了手机就躲到一旁打电话,“干妈,是我林一。”

“你能来一趟医院吗?洛城二院住院部。”

挂掉电话之后林一把手机还了回去,“你给谁打电话?”

据他所知,林惜在洛城已经没有别的亲戚,坐牢五年应该也没朋友才对。

林一也不接话,因为林惜现在需要安静不准探视,他便乖巧的坐在门口的长椅上。

封景琛叹了声气,给助理打了个电话,“送一份饭过来,要雁归楼的,地址发你手机。”

两人坐在同一条椅子上,却相顾无言。

“你妈这样多久了?”

林一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接话,反问道,“封少有女朋友吗?”

“叫我爸爸。”

林一就这么看着他,封景琛败下阵来,无论是在商场还是生活上都那么强势的一个人,如今却在一个五岁的孩子身上败下阵来。

罢了,欠他的。

“没有。”

“那个女明星盛乔又是谁?”林一又问。

封景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只是朋友。”

“封少朋友真多。”

明明只是个才五岁的孩子,说话却故作老成,封景琛失笑一声,“放心,我不会随便给你找后妈。”

林一突然跳下椅子,往走廊挥了下手,“干妈,这边!”

他定睛望了过去,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的修身短裙,将身材勾勒到极致,踩着高跟鞋小跑过来。

许意暖在林一面前蹲下,直接将他抱了起来,“想不想干妈?”

“想。”林一甜甜的应了一声。

“你妈妈呢?”

林一眸子瞬间沉了下去,指了下病房,“在里面,医生说现在还不能探视。”

“怎么回事?”

林一凑到她耳边轻轻说一句,许意暖便将孩子放下,抬眸望向边上的男人。

“封景琛?”

说话的女人很漂亮,如果说林惜是那种带着攻击性的美,而她就是大方又自然的长相。

她往前走了几步,仰头看向封景琛,突然屈膝狠狠顶在他的小腹,男人吃痛闷哼一声下意识的弯腰。

许意暖手肘便一下砸在封景琛的背上,“长得倒是人模人样,办的没一件人事!”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475)

我要评论
  • 披了一&施粉黛

    封景琛看着门口的女人,只披了一件寻常的白大褂,黑色的长发扎在脑后,即便未施粉黛也美的张扬。

  • ,林一&了心智

    林惜尴尬的咳嗽一声,林一很早熟甚至可以说到了心智近妖的程度,可毕竟只是个孩子。

  • 每一次&境的磨

    每一次的疼痛每一次折磨,都无止境的磨光了对他的爱意,林惜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爱不起了。

  • &着林惜

    男孩郑重的看着林惜,“妈咪,我说过很多次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很好糊弄的小孩子。”

  • 来的身&暗影笼

    靠近而来的身影,瞬间形成巨大的暗影笼罩在林惜面前,“你还敢出现?”

  • 弱了一&眼泪给

    她不想在封景琛面前弱了一头,用力的深呼吸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 怀孕依&好过。

    五年前她爱的沉重又卑微,可他明知自己怀孕依旧毫无人性的动手,甚至连进了监狱都没让林惜好过。

  • &眼睛,

    入狱一直到现在五年多以来,几乎每一个夜晚林惜闭上眼睛,都会浮现出封景琛的脸。

  • 然一个&声音从

    “他就是我爸爸吗?封景琛?”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前响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6:58:43','','classid=14','0','5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