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惜打了一辆车回去,摸出钥匙打开门,屋内没关灯一切都是她离开了前的痕迹。林一根本就也没回去,封景琛简言之送到家了根本是撒谎。她有心无力地走入卧室,躺在床上身体止忍不住的发颤林一根本就没有回来,封景琛所谓到家了根本就是说谎。。...

林惜打了一辆车回家,掏出钥匙开门,屋内没开灯一切都是她离开前的痕迹。

林一根本就没有回来,封景琛所谓到家了根本就是说谎。

她无力地走进卧室,躺在床上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脑中不断循环盛乔那句,“你爸妈已经死了!”

“对不起……对不起……”林惜眼泪跟不要钱般不断落下,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之前因为林一的存在逼着自己撑下去,可现在知道父母已经去世,林惜只感觉自己要死了,连呼吸都压抑着可怕。

她掏出手机开始搜索一切有关邮轮触礁的报道,最后停留在三年前的一条新闻上,“遇害者还包括前林氏的总裁跟夫人,目前遗体还未找到。”

林惜闭上眼睛不断地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

另一边,宴会因为林惜的出现多了一场闹剧,可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下去。

结束之后,封景琛坐在车上,助理从副座转过来,“封总,小陈说小少爷现在一个人在商场闲逛。”

封景琛狭长的眸子轻抬,“他没回家?”

助理吞了下口水,有些害怕地开口,“小陈说小少爷上了地铁,本来以为他回去了,可是好像下错了站迷路了,现在一个人在商场待着。”

“带他回来。”

“小少爷不让,一直跟在保安身后,还说……”

“说什么?”

助理瞅了眼自家老板,“说根本不认识小陈,说自己被带走肯定会被卖掉。”

“所以保安也一直护着小少爷,要不是小少爷说不出家里的地址,现在应该已经被送回去了。”

封景琛伸手揉了揉眉间,“过去。”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商场门口停下。

封景琛下车径直往保安室走去,远远就看见林一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的捧了杯奶茶,“保安叔叔,我妈妈是协和医院的医生,你待会送我去医院也行。”

保安笑着点头,“好,等叔叔下班就送你过去好不好?”

“林一。”

一听到这个声音林一瞬间从椅子上跳下来,躲到保安身后伸手抓着他的衣角,“叔叔,这人一直假冒我爸爸,你一定要救我。”

保安特别有正义感的将林一护在身后,仰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是谁?”

“他爸,刚才麻烦你了。”

助理说着就从上前两步,从钱包里抽出一叠人民币,“今天谢谢你照顾小少爷。”

保安狐疑的看了他们一眼,衣角又被林一扯了两下,他正色道,“别想用钱贿赂我,买卖孩子是犯法的事情,我已经报警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去跟警察说吧。”

保安的话音刚落,就有警车停在门口,接着进来两位警察,“刚才是谁报的警?”

“我。”林一脆生生的应道,“警察叔叔,我不认识这个男的,可他硬说是我爸爸想把我带走,你一定要救我。”

封景琛眼皮抽了两下,冷冷地撇了儿子一眼,“孩子跟我闹矛盾。”

“有什么去警局再说!”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起手就&想挥了

    封景琛气的发抖,扬起手就想挥了过来,林惜却先一步躲开,“这病我治不好,一个善意的小提醒,我觉得封少下次可以对着程露的照片试试!”

  • 年,卑&埃当中

    她爱了那么多年,卑微到尘埃当中,又因为另一个女人被封景琛送进监狱,她太累也太委屈了。

  • 样的场&景琛缓

    没想到两人再次相见会是这样的场合,封景琛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的心尖。

  • &,眼泪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林惜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刚张开鼻子便是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转。

  • 知自己&动手,

    五年前她爱的沉重又卑微,可他明知自己怀孕依旧毫无人性的动手,甚至连进了监狱都没让林惜好过。

  • 脸上一&盯着她

    男人转过身,皮肤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白皙,几近完美的脸上一双狭长的凤眸阴翳的盯着她,就如同极地的寒冰,似乎一个眼神就能将人冻在原地。

  • ,林一&只是个

    林惜尴尬的咳嗽一声,林一很早熟甚至可以说到了心智近妖的程度,可毕竟只是个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6:57:32','','classid=14','0','60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