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捕入狱后封少就不合并了林氏,但也给了你父母一大笔钱,前几年我据说你父母出海旅行,结果轮船沉没很多人都没救回去。”林惜闻言身体一软,盛乔急忙地说,“我也没说谎,林惜闻言身体一软,盛乔赶忙说道,“我没有撒谎,你现在去查新闻还能查到,你父母当时都没救回来。”。...

“你入狱之后封少就合并了林氏,但也给了你父母一大笔钱,前两年我听说你父母出海旅行,结果轮船触礁很多人都没救回来。”

林惜闻言身体一软,盛乔赶忙说道,“我没有撒谎,你现在去查新闻还能查到,你父母当时都没救回来。”

林惜松开她,眼睛空洞的看向封景琛,“你干的对不对。”

她癫狂的笑了一声,“封景琛,是你干的对不对!”

封景琛抓过她的手臂就往里面走,林惜只觉得被人抽光了全身力气般,任由她拉着。

直到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封景琛用力的关上门她才回过神来。

“你说我害死了程露,我坐了那么多年的牢,甚至还在牢里生下了林一,还受这么多的苦我都认了!我爱上你是我活该,这都是我命中的劫难。”

林惜抹了把眼泪抬头看他,“可是我爸妈呢?他们做错了什么?即便你最看不上我的那段时间,他们依旧对你视如己出,你现在却害死他们?”

林惜用力的抓住封景琛的衣服,“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啊!你要为程露报仇你杀了我啊!我爸妈是无辜的……”

“为什么!”林惜凄厉的大吼,慢慢跌坐在地上,“到底是为什么!”

“封景琛你的心是铁做的吗?”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轻抿良久才吐出几个字,“不是我做的。”

“那是谁!是他们自己要去的?轮船触礁……”林惜苦笑一声,眼泪顺势滴落在地上,“程露当年落海死了,你现在是让我父母偿命对吗?”

林惜挣扎着站起来,“封景琛,你说这样好不好,都到这个时候了我最后再说一遍。”

“程露真不是我推下海的。”

林惜抓着封景琛的衣领,“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都不重要了。我也把自己的命赔给你好不好?”

“我也不活了。”

她说完就想走却被封景琛先一步抓住,男人手上用力将林惜拉向自己,眸子神色冰冷,“老子也最后跟你说一遍,你爸妈的死不是我做的!”

“那是你把二老送上轮船的吧。”

“我……”

林惜冷笑,“你什么?你说不出口还是编不出理由?”

“你真让我恶心,看见你我就想吐!我林惜这辈子最错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认识你!我恨不得你去死!”

林惜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扎进封景琛的心里,他眸子微微眯起,还未来得及发火就被林惜先一步推开。

“封景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她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也不顾宴会众人的目光,直直出了酒店大厅。

封景琛看着她的背影,良久之后才轻声道,“我难道不知道二老对我视如己出?即便老子恨不得你给露露偿命,可对他们我什么都没做。”

“封氏吞并林氏那还是因为……”

封景琛叹了声气,眼里闪过一抹自责,“送二老上船本意是想让他们放松一段时间。”

“我……并不是故意的。”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412)

我要评论
  • 当初爱&多浓烈

    所有的爱意都被林惜彻底收敛,如今只剩下恨,当初爱的有多深重,现在便恨的有多浓烈。

  • 人的距&而她只

    林惜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当初结婚的那几年,封景琛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她只能从各种娱乐杂志看到他的花边报道。

  • 查一个&”

    封景琛望着紧闭的房门,眸子幽暗的掏出手机,“帮我查一个女人。”

  • 瞬间侵&定格在

    一见到她,封景琛眸子就彻底变得阴冷,过去所有尘封的回忆瞬间侵袭而来,最后定格在程露被推下海,一尸两命。

  • 夜夜流&身上带

    “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封少夜夜流连花丛,指不定又从哪只鸡身上带来了一身见不得人的病!”

  • 发软慢&落到地

    林惜身体抵在墙壁上,只觉得双腿发软慢慢的滑落到地上,方才在男人面前佯装起来的强势瞬间消散。

  • 声音低&是一酸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林惜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刚张开鼻子便是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6:50:20','','classid=14','0','53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