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想的?”林惜抹了一把眼泪责问他。“我也不是你这辈子最恨的女人吗?凭什么就要这样子对我?”封景琛撇了下嘴角,手一扬是一巴掌还了回家去,林惜被他打的一个趔趄“我不是你这辈子最恨的女人吗?凭什么又要这样子对我?”。...

“这就是你想要的?”林惜抹了一把眼泪质问他。

“我不是你这辈子最恨的女人吗?凭什么又要这样子对我?”

封景琛撇了下嘴角,扬手就是一巴掌还了回去,林惜被他打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所以你想爬上程泽的床?”封景琛上前两步,一把抓过她的手将林惜拉近自己,“一样是被人睡,被我上了不好吗?”

林惜盯着他的眼睛,只觉得陌生的可怕,眼前这个男人早已不是她曾经爱的那副模样。

如今在彼此眼里,两人都只剩下最丑陋的样子。

“把儿子还给我。”

封景琛嘴角微微上扬,“我们事先怎么说的?你让程泽签下合同,我就让孩子跟你回家。”

“是你把我带走的!”林惜吼了一声,她也看出来了,封景琛压根就没准备将孩子还给她,无非就是找借口折磨她。

“所以,你想被他上?”

“我被谁上跟你都没关系,求你把林一还给我好不好?当年你把我送进监狱我都不曾求你一句,现在我恳求你,把儿子还给我吧。”林惜哑着嗓子,努力忍住不让眼泪继续落下。

“跪下。”封景琛看着她,冷漠地吐出两个字。

林惜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却见封景琛继续道,“跪下求我。”

林惜苦笑一声,疵瑕必报的封景琛又怎么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羞辱她的机会呢?

“我求你,你就能让我把林一带走?”

封景琛不语就这么看着她,林惜缓缓屈膝跪下,语气哀求道,“林一从小没有离开过我身边一天,没有我在他肯定吃不好睡不好,封景琛我知道你恨我,但能不能看在林一也是你儿子的份上,别让他难过?孩子是无辜的。”

“明天是老头子生日,一开始也是他撮合你嫁给我,想要林一,明天晚宴自己过来。”

他说完转身就走,封景琛本想同以前一样羞辱她,可刚刚对上林惜眸子的瞬间却突然心软,他将这一切的原因都归咎到林一头上,因为孩子是无辜的。

林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直到车子发动快速离开,才无力地跌坐到地上。

回到家已是深夜,林惜坐在窗边看着繁华的城市,突然有一跃而下的冲动,并且这个想法突然在心里生根发芽,一个声音在脑袋里蛊惑她跳下去,快点跳下去。

林惜鬼使神差的往窗户边上走去,她低头往下看了眼,接着一只手抓着栏杆用力的深呼吸。

“不,我不能死,我要是死了林一怎么办?爸妈现在也不知道身在何处,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林惜关上窗又走到床边坐下,她颤抖的拿过桌上的药瓶,倒出几粒药丸塞进嘴里。

她躺在床上忍不住颤抖,后背不断地出虚汗,已经很久没有动过轻生的念头了。自从林一懂事以来,林惜即便会有控制不住病情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想要从楼上跳下去。

她心里一阵的后怕,如果真的走了,孩子又该怎么办?

一切都是封景琛害的,这个男人就像跗骨之蛆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明天所谓的宴会,还有一场硬战要打。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420)

我要评论
  • 门,眸&”

    封景琛望着紧闭的房门,眸子幽暗的掏出手机,“帮我查一个女人。”

  • 罩在林&惜面前

    靠近而来的身影,瞬间形成巨大的暗影笼罩在林惜面前,“你还敢出现?”

  • 没想到&踏在她

    没想到两人再次相见会是这样的场合,封景琛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的心尖。

  • 埃当中&监狱,

    她爱了那么多年,卑微到尘埃当中,又因为另一个女人被封景琛送进监狱,她太累也太委屈了。

  • 怀孕依&甚至连

    五年前她爱的沉重又卑微,可他明知自己怀孕依旧毫无人性的动手,甚至连进了监狱都没让林惜好过。

  • 颊的长&”

    林一伸出小手将她脸颊的长发别到耳后,肯定的点了下头,“就是,我都听到了。”

  • 境的磨&他的爱

    每一次的疼痛每一次折磨,都无止境的磨光了对他的爱意,林惜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爱不起了。

  • 林惜狭&可写着

    林惜狭长的眸子冷冷的盯着他,“病历上可写着了,勃起障碍,阳痿这种病可真不好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6.187.155','2021-06-18 15:42:47','','classid=14','0','51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