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的洛城第一名媛,上流社会的人又有几个不认识了,也是因为林惜被捕入狱除了封景琛的关系才渐渐地被人被遗忘,而如今程泽一句话将所有人的记忆都勾了出来。有个不眼开的人突然惊叫有个不开眼的人突然惊呼出声,“林惜不就是封少的前妻吗?坐牢那个?”。...

当年的洛城第一名媛,上流社会的人又有几个不认识,也就是因为林惜入狱还有封景琛的关系才渐渐被人遗忘,如今程泽一句话将所有人的记忆都勾了起来。

有个不开眼的人突然惊呼出声,“林惜不就是封少的前妻吗?坐牢那个?”

“好像就是她。”

林惜嘴角微微上扬,“是我。”

程泽瞥了眼封景琛,突然大笑出声,“封少还真是大方,为了签下合同连自己的女人都可以送出来玩。”

“她不是我的女人。”封景琛冷淡的接过话,眸子甚至都没有朝她的方向看来。

林惜后背挺的笔直,心里难受更甚,是啊,她从来都不是封景琛的女人,程露才是。

腰上突然多了双大手,男人轻微用力林惜整个人就倒在他的怀里,“哦?那我就不客气了。”

程泽拿起桌上的酒杯,手指轻轻一弹就有一粒药丸溶解在液体里。

他凑得很近,林惜呼吸间还能嗅到对方身上的烟草味,“喝了。”

林惜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酒杯仰头饮尽,刚放下杯子程泽就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知道我是谁吗?”

“被你害死的程露,是我亲妹妹!”

他的声音就像是一击重锤砸在了林惜心上,她慌张的睁大眼睛,将程泽眼里的恨意看的清楚。

“既然封景琛把你送上门,你说我该怎么报复你?”

接下来他说什么林惜都听不太清,只觉得有一把锋利的小刀一下又一下的在割她的血肉。

封景琛恨她,把她送进监狱多年也不解恨,再见面不仅抢走孩子现在还把她送到程泽面前,这是想要了林惜的命。

“就这样喝酒多没意思,我们玩一个游戏怎么样?”程泽突然大笑着开口。

有人应和,“什么游戏?”

“在酒吧当然是喝酒了,干巴巴的只喝酒一点意思都没有,不过……有美人喂就不一样了。这样吧,林惜你含着酒喂我怎么样?”

林惜忍着把酒瓶砸过去的冲动,往封景琛的方向看了眼,见他冷眼看着却不说话。

心已经疼到麻木,这点羞辱又算什么?

林惜拿过酒瓶猛地喝了一口,低头捏住程泽的下巴就准备亲下去,手臂突然被一股大力拉住。

封景琛力气很大,扯着她就往屋外走,包厢的门关上的瞬间将身后的嘈杂也隔绝,林惜这才觉得自己有点清醒过来。

男人没说话,几乎拖着她往前走,林惜只觉得脚步虚浮疲软的可怕,一路被拉到了地下停车场。

封景琛将她抵在墙上,冷峻的脸绷着眸子里的怒火像是要将林惜吞没,他说话间就连下颌角都勾人的好看,“你就这么贱?上赶着去卖?”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我满足你的条件,你把孩子还给我。”林惜说话的同时只觉得一股热气从小腹窜了上来。

她摇了摇头想要冷静下来,可视线越发的迷离,“热……”

封景琛打开车门直接将林惜扔了进去,“这么想要男人老子满足你,把我伺候爽了孩子就还给你怎么样?”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370)

我要评论
  • 嗽一声&,林一

    林惜尴尬的咳嗽一声,林一很早熟甚至可以说到了心智近妖的程度,可毕竟只是个孩子。

  • 颊的长&耳后,

    林一伸出小手将她脸颊的长发别到耳后,肯定的点了下头,“就是,我都听到了。”

  • 入狱一&眼睛,

    入狱一直到现在五年多以来,几乎每一个夜晚林惜闭上眼睛,都会浮现出封景琛的脸。

  • ,指不&身上带

    “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封少夜夜流连花丛,指不定又从哪只鸡身上带来了一身见不得人的病!”

  • 在封景&眼泪给

    她不想在封景琛面前弱了一头,用力的深呼吸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 初结婚&道。

    林惜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当初结婚的那几年,封景琛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她只能从各种娱乐杂志看到他的花边报道。

  • &子就彻

    一见到她,封景琛眸子就彻底变得阴冷,过去所有尘封的回忆瞬间侵袭而来,最后定格在程露被推下海,一尸两命。

  • &查一个

    封景琛望着紧闭的房门,眸子幽暗的掏出手机,“帮我查一个女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8:42:58','','classid=14','0','55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