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门再打开,林惜踩着高跟鞋径自往外走,守在门口的保安见状两步,却被身后的毕子杰给挥叫住。林惜房门办公室的门,屋内沁人的冷气溢了出,夹着淡淡的清新自然香气。很宽敞的林惜推开办公室的门,屋内沁人的冷气溢了出来,夹着淡淡的清新香气。。...

电梯门打开,林惜踩着高跟鞋径直往外走,守在门口的保安上前两步,却被身后的毕子杰给挥手叫住。

林惜推开办公室的门,屋内沁人的冷气溢了出来,夹着淡淡的清新香气。

宽敞的室内铺散着明媚的日光,丝丝缕缕的缠绕在办公桌前的男人身上。

他伏案低头,专注于自己面前的工作,并没有注意到林惜的存在。

林惜快步走了过去,用力的在桌上一拍,“我儿子呢?”

男人抬头,黑发黑眸清澈又锋利的盯着林惜,良久之后才冷漠的吐出一句话,“是我的儿子。”

林惜气的发抖,五年前那一脚又一脚踢在她肚子上,恨不得将她跟孩子都打死的男人,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说是他的儿子!

“你还真有脸!你承认的难道不是只有程露吗?我一个害死她的凶手,生的孩子可配不上你封少!”

封景琛起身走到她身前,眸子里的冷意像是要将林惜吞没。

她变了很多,五年前在他面前的那副讨好跟爱意全然不见,此时挺直腰板,似乎又成为了世人眼里骄傲的林惜,洛城第一名媛。

并且她面对自己的眼神空落落的只剩下了悲哀,跟看向他时掩饰不住的害怕跟恨意。

封景琛突然觉得特别的烦躁,一股怒气直冲到头顶,他直接伸手掐住林惜的脖子,“你怎么敢再提起她?”

林惜只觉得赖以生存的氧气越来越少,几乎下意识的屈膝狠狠的顶在男人的身下,在封景琛吃痛躬身的同时,手肘用力的砸在他的后背上。

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流畅的就如同刻在骨子里一般。

刚从门外进来的毕子杰瞬间顿住,不可置信的吞了下口水,他看到了什么?封景琛被林惜打了?还毫无还手之力?

从前的林惜顶多胡闹跟着家里的长辈学过几招防身术,可刚刚的动作却是她在监狱里日积月累下意识的保命手段。

被关进监狱的那一刻,林惜就没有了活下去的欲望,直到确定孩子并没有流产,她才强迫自己放下情绪,一切以孩子为重。

可总有人不让她好过,想到这林惜眼里的恨意越发明显,她一把抓过封景琛的衣领,“林一呢?”

封景琛气笑了,他仗着身高俯视着林惜,“能耐啊,敢对我动手?”

“这都是你在监狱里学得?几年不见还真小看你了。”

林惜对于他的恐惧几乎深埋在身体里,此时下意识的倒退一步,声音也不自觉软了几分,“我只要林一,你把他还给我,这辈子我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做梦!真以为做几年牢就能弥补你当年犯下的错?”

林惜强势,可封景琛却愈发强势,他上前两步直接将她抵在墙角,“不仅是林一,就是你爸妈,你都别想见到。”

林惜只觉得双腿发软,后背紧紧贴着墙壁才让自己站稳,封景琛就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恶魔,他深知自己的所有软肋,握着这些把柄让她连气都喘不过来。

她凄惨的笑了笑,“你想怎么样?”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180)

我要评论
  • 住的在&转。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林惜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刚张开鼻子便是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转。

  • 林惜却&好,一

    封景琛气的发抖,扬起手就想挥了过来,林惜却先一步躲开,“这病我治不好,一个善意的小提醒,我觉得封少下次可以对着程露的照片试试!”

  • 入狱一&,几乎

    入狱一直到现在五年多以来,几乎每一个夜晚林惜闭上眼睛,都会浮现出封景琛的脸。

  • 每一次&不起了

    每一次的疼痛每一次折磨,都无止境的磨光了对他的爱意,林惜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爱不起了。

  • 的白大&发扎在

    封景琛看着门口的女人,只披了一件寻常的白大褂,黑色的长发扎在脑后,即便未施粉黛也美的张扬。

  • “整个&连花丛

    “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封少夜夜流连花丛,指不定又从哪只鸡身上带来了一身见不得人的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8:39:05','','classid=14','0','33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