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上流社会的打架方式。  因为,封林没办法忍受,为了自己的爷爷。  虽然现在的,他就怕了,爷爷的话在这里,起码会饿肚子。  “这个人是谁啊?”  就在这个时候,袁正天飘了回来,望着封臣问着。  “这位是封林的爷爷。”严嫣嫣在一旁详细介绍,毕所以从高中时期开始,封林就变得软弱,为他爷爷变得软弱,因为他不想再看到爷爷下跪为他求情。。...

  封林不是个好孩子,这点封林自己也不否认,小时候的封林可不是这个样子,一旦有人骂他,他会直接上去和人打起来,为这事有不少孩子的家长来告状,看着爷爷那道歉的表情,封林真的不想再次看到。

  所以从高中时期开始,封林就变得软弱,为他爷爷变得软弱,因为他不想再看到爷爷下跪为他求情。

  长大之后的他似乎已经明白了,有些事确实不能用武力来解决,就比如李季凡,他的家人能一句话让爷爷失业,一句话能让自己处处碰壁,这就是上流社会的打架方式。

  所以,封林只能忍耐,为了自己的爷爷。

  但是现在,他不怕了,爷爷如果在这里,至少不会饿死。

  “这个人是谁啊?”

  就在这个时候,袁正天飘了过来,看着封臣问道。

  “这位是封林的爷爷。”严嫣嫣在一旁介绍,毕竟她说话,封臣听不到。

  严嫣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讲了一下,袁正天点点头,既然有了封林这一层关系,所以也同意让他住下。

  对于王丰收的建议,封臣当然很是愉快,住在这样的地方,还有工资,何乐而不为。

  “既然封叔答应了,那以后就住在这里,虽然我算是名义上的老板,但有和封林的关系,你叫我丰收就行。”

  王丰收看了封臣,然后笑了下。

  “好的,我也不推辞,我就叫你丰收吧。”封臣看了看这个空旷的别墅,脸上有些犹豫,但还是讲了出来“丰收,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我觉得你的家似乎有什么不干净东西?刚才坐车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封臣说完又怕王丰收误会,所以补充道“当然,你也别介意,可能是最近我比较累的缘故。”

  “哦?”袁正天此刻满是意外,他笑道“问他原因。”

  王丰收淡淡点头,笑道“没事,其实我也挺相信这些的,不知封叔怎么看出来的。”

  “不瞒你说,我今年已经有七十多岁了,在我小的时候,我爷爷可是一个有名的道士,我跟着他学了不少。”封臣回忆道。

  “那你相信鬼的存在吗?”王丰收问道。

  “相信,因为我曾经见过。”封臣突然说道。

  这不由让封林都大吃一惊,从小到大,他还从未听他爷爷讲过类似的东西,当然,如果是以前,就算是他爷爷讲过,他也不相信。

  “见过?”王丰收又问,“不知是什么场合见面的?”

  “是我得知我妻子去世的消息时看到的,而那个鬼应该就是我妻子。”封臣似乎也打开话匣,回忆说道“我一直认为我睹物思情,可是那感觉真的太真实了,我妻子的鬼魂陪我大概有一个星期左右,然后就失去了踪迹。”

  听了封臣的述说,可能就是他的妻子被搜魂人看到,让其飞升了。

  “告诉他我的存在。”袁正天对王丰收说道。

  王丰收虽然不解,但还是照做了。

  “封叔,可能说了你会害怕,我这里就住着一个鬼魂。”王丰收笑了一下,道“不信你看。”

  封臣顺着王丰收指的方向,看到一本书居然缓缓地浮起来,而且还自动翻开了。

  封臣惊得退后几步,无力的坐在地上,可是他并没有感觉到害怕,眼神中还有着异样的光彩。

  袁正天身子一飘,竖起一指,点向封臣眉心,一层淡淡的青光从他手中散发出去。

  “能看到我吗?”袁正天正色说道。

  “你是谁?是谁在说话?”封臣突然问道。

  这次不仅仅是王丰收,就连封林也忍不住惊呼,自己的爷爷居然也能听到这句话。

  “其实你原先已经算是打开了第三只眼睛,但是你一直认为这是假象,而且没有人为你讲解,你那第三只眼睛最终关上,但你毕竟打开过,如果相信眼前的事实,再用魂力刺激,你那第三只眼睛就能第二次打开,但是肯定远远不如第一次。”

  袁正天讲解着,然后他浮在封臣面前,问道“你能看到我吗?”

  “看不到,但是却能听到模糊的声音。”

  “嗯,这个应该就是极限了,毕竟你现在身体的质量正在衰退,能听见声音就不错了。”袁正天淡淡摇头。

  “封爷爷你好,我也是鬼魂。”严嫣嫣也在一旁叫道。

  “嗯?还有一个?而且是女孩。哦不,女鬼。”封臣吓了一下,难道这个别墅里全是鬼魂?

  “丰收,你先带着他了解下我们的别墅。”袁正天轻轻飘到天窗前,他看了眼封林,道“小子,你过来。”

  封林点点头,就走了过去。

  “你现在已经是有魂器的人了,我先教你怎么把它取出来。”袁正天淡淡道“张开双手,脑海中想象着自己的兵器,自己的魂器就是自己的灵魂,它和你是相通的,一旦你想要它出现,他就会出现,就比如你想走路,你的腿会自动迈开一样。”

  不出意外,封林的双手突然发出淡淡的光芒,随后,两个颜色不一样的光芒出现在手上,一手是红光,一手是蓝光。

  光芒消散,火铳和唐刀出现在双手上,这还是封林第一次看到自己的魂器。

  “这就是要陪伴我一生的武器吗?”封林眼神中充满炙热,并不知道同时拥有两把魂器意味着什么。

  “不错,现在我给你讲下搜魂人战斗的三个基本要素,第一,也就是最简单的依据,那就是魂力,一个搜魂人的战斗全程都是靠魂力支撑的。”

  袁正天接着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就是技巧,这点事毋庸置疑的。”

  “这不是和那些玄幻小说一样吗?”封林不由说道。

  “你听我说完。”袁正天瞪了眼封林,然后道“前面这两个要素是可以提升的,但还有第三,这个要素就是天生注定的,根本无法提升,那就是能力。”

  “能力?”封林问道。

  “不错,能力,胜负的关键就取决于这个能力,前两点只能算是基础,而能力才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和你所说的玄幻小说不一样,不是说人越年长越强。”

  "原来如此,都有些什么能力?能力是固定的吗?"封林问道。

  “不是,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能力,而自己的魂器也有一个能力,也就是说一般搜魂人有两个能力。”袁正天指着封林道“提醒你一下,你非常幸运,因为你有两把魂器,再加上你,所以你有三个能力。”

  “我去,没想到我这么厉害。”封林忍不住呼喊。

  “再提醒你一下,可不是说一旦成为搜魂人,就能拥有能力,每个人的能力只能由自己去挖掘,有很多人可是一辈子也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能力。”袁正天先给封林打了个预防针,省的他荒废自己这么好的资源。

  封林点点头,有些事既然决定做了,那就要走到底,看着自己手中的紫色火铳和红色唐刀,封林的手握的更紧了。

书评(280)

我要评论
  •   “&你能看

      “什么?你能看到我?”女鬼也被封林的一句话吓了一跳。

  • 废!明&这么大

      “我就叫你窝囊废!明明自己窝囊还不让人说了是吧?长这么大的个整天被人欺负,而且还不敢还手,你不窝囊谁窝囊?”女鬼指着封林骂道。

  • 是血迹&的衣服

      封林脱掉自己满是血迹的衣服,用水清洗下自己的身子,可是洗着洗着,这个穿运动服的女鬼居然正大光明的飘在封林旁边,在看他洗澡。

  • &  可

      可是现在并不是感受自己疼痛的时候,因为他刚才居然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在大街上飘荡。

  • 时,封&天目或

      当看到这些东西时,封林越来越吃惊,原来人类还真的有第三只眼睛,也叫作天目或者玄关,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的第三只眼睛已经逐渐退化。

  • 想努力&本力不

      他想努力站起来,但是鲜血将他和地板牢牢粘在一起,根本力不从心。

  • 看到这&为是刚

      突然!封林再次吓得说不出来,因为他居然从镜子中看到了一位身穿运动服装的女子,这个女子绑着马尾辫,露出干净的脸庞,很是潇洒利落,如果早晨看到这个情景,封林一定认为是刚跑步回来的。

  • 人是自&的感觉

      封林顿时直起鸡皮疙瘩,虽然心里明白这个人是自己精神病产生的幻觉,可是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确实很不舒服。

  • 觉自己&已经开

      鲜血横流,染红衣服,封林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打了一个大洞,他的神志已经开始不清醒了,他只能感觉到周围的人都躲得他远远的,就像见鬼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8:12:45','','classid=14','0','43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