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来袁正天爽直的笑声,可能会是看见环首刀他有些睹物思忆了,也可能会是其他原因,虽然袁正天那笑容是许旻内心的。  随着封林身上红光散去,封林的身子有心无力的倒了下去,而这两件魂器也消失了看不见。  袁正天再打开房门,深吸口气,接着就飘到客厅。  “大丰收,于是,又是一天一夜,袁老头的身体也有些晃悠,终于,他的手再次从封林脑袋中拔出。。...

  果然不出所料,当然袁正天触摸到封林脑海深处时,确实摸到了一把魂器的轮廓。

  于是,又是一天一夜,袁老头的身体也有些晃悠,终于,他的手再次从封林脑袋中拔出。

  这一次,袁正天是彻底的呆住了,因为封林的第二把魂器并不是火铳,而是一把唐刀。

  这把唐刀通体暗红,只有刀柄处缠绕着类似花藤的图案,这个图案和蓝色火铳相同。

  “两把魂器,而且是两把不同的魂器,老朽我多少年没见了,哈哈哈哈!”

  空旷的房间传来袁正天爽朗的笑声,可能是看到唐刀他有些睹物思情了,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但是袁正天那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随着封林身上红光散去,封林的身子无力的倒了下来,而这两件魂器也消失不见。

  袁正天打开房门,深吸一口气,然后就飘到客厅。

  “丰收,看你这臭小子那两个黑眼圈,是没睡觉吧?”袁正天笑骂道,“我早就告诉你了,你和我们还是有区别的,别整天不懂得变通。”

  “老爷,这只是义务而已,看你这么高兴,一定是成功了吧,话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流汗了。”王丰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然后笑道。

  “谁说鬼魂就不会流汗了?我先去休息一会儿,这两天消耗的魂力太大了。对了,那个小子昏倒了,等他醒了叫我。”袁正天说完,就往远处飞走了。

  “太好了,没想到封林真的成功了。”严嫣嫣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

  “我就说封林那小子不一般。”

  说着,王丰收就往封林所在的地方走去,而严嫣嫣也跟着飞去。

  看到封林此刻舒服的躺在地上,还有那嘴角的微笑,就知道他做了一个好梦。

  王丰收也不想打扰到他,于是准备离开,可突然间,封林身上那诺基亚特有的铃声响了起来。

  王丰收和严嫣嫣对视一眼,并没有上前,可是铃声一声接一声,基本没有中断过,王丰收只好上前从封林的裤兜中将手机拿了出来。

  手机的屏幕上写着“爷爷”两个字。

  这两天两夜,王丰收已经对封林有些了解,这些都是严嫣嫣讲述的,封林唯一的亲人,也只有这个爷爷了。

  一开始王丰收以为自己的身世最为凄惨,可是没想到这么洒脱的封林居然有着比他更加痛苦的人生。

  王丰收按下了接听键,对面马上一阵咆哮。

  “臭小子!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你是不是要吓死你爷爷?你现在在哪?”

  “你好,你应该是封林的爷爷吧,封林现在有重要的事在忙,暂时不能和你通话。”王丰收用带着笑容的语气说道。

  “你是谁?封林是不是被你们绑架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哪怕是我的命!”

  封林的爷爷封臣今天和往常一样去探望封林,可是刚刚打开门,就在地板上看到了一大团已经凝固的血液,这不由让封臣险些昏倒,他连忙拿出手机,拨打封林的电话,可是打了好几遍都无人接听,这可将封臣吓坏了。

  “你误会了,我是封林的朋友,他现在很好,要不然我现在去接你,封林现在就在我家。”王丰收笑道。

  “可以,我现在就在封林住的地方。”

  封臣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嫣嫣,走,你陪我去一趟封林的家,把他爷爷接过来。”

  王丰收将手机放在封林的身边,然后道。

  开着黑色的商务大奔,王丰收就出发了,他是个低调的人,所以家里并没有成群的豪车,唯一的车也就这一辆,买那些豪车还不如捐给灾民实在。

  王丰收的别墅距离封林家并不远,因为封林的家和学校很近,而学校和别墅区都在郊区,所以仅仅十几分钟,王丰收就来到封林的家门前。

  看着这个仅仅几平米不到的小屋,王丰收也是微微摇头,这样的条件,已经能和自己小时候在老家生活时相提并论了。

  封臣就在门外等候着,他是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头顶还有些脱发,此刻他身穿着环卫工人的服饰,眼神很是担忧。

  当王丰收的车出现时,封臣不由惊了一下,他虽然老,但是这种好车他还是认识的,自己的孙子什么时候和这些人成为朋友了?

  “你就是封林的爷爷吧,我叫王丰收,是他的朋友。”王丰收把车停下,就连忙下车来到封臣的旁边。

  “王丰收,怎么有些耳熟?”封臣想了下,可是并没有想起来,毕竟这样的人物原本就和他不在同一水平线上,随后封臣连忙问道“我的孙子在哪?”

  “他就在我家,我马上带你过去。”王丰收笑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封臣的手机响了,看着封臣那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就得知是封林打来的。

  封林也是刚醒不久,他看到自己的手机在自己旁边,不由的看了一眼,上面有好几个爷爷的未接来电,而且还有一个接通的电话,所以封林连忙打了过去。

  他之所以能活在这个世上,一切都源自于他的爷爷,为了他的爷爷他能忍受一切。

  他本身并不懦弱,而是他顾忌的太多,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爷爷。

  封林此刻在别墅门外等着,他太了解自己的爷爷了,如果自己不在这里,相信他的爷爷一定不会进来的。

  果然,当封臣看到车停在别墅外,就有些不自然。

  “我这种人进去不太好吧?”封臣看了眼王丰收。

  “没事,你是封林的爷爷,按照辈分我还要叫你一声叔呢。”王丰收笑着说道。

  之后,封臣就跟着王丰收的脚步,进入这个别墅内部。

  当封臣看到封林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封臣不由的笑了起来,他的一生,也就这一个孙子,如果这个孙子先离他而去,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晚年该如何度过。

  “臭小子,你是不是要吓死我,家里那么大一滩血,我还以为是你的呢。”封臣看到封林,忍不住打了封林的脑袋。

  封林只是微微笑着,并没有告诉封臣真相,因为他不想让封臣担心。

  “封林,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下。”王丰收此刻拍了拍封林的肩膀,道“你看我们这儿的地方这么大,正好缺了一个打扫卫生的,也不知你爷爷愿意不愿意。”

  王丰收并没有直接问封林的爷爷,毕竟和他只是初次见面,而且这个打扫卫生的工作又不体面,所以只好让封林代劳。

  “王叔,那真的谢谢了。”

  封林非常感动,如果有这位股神的帮忙,他是真的没有了后顾之忧,现在的他居然有种快去学校地冲动,因为他想将别人欠他的,让他们还回来。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然已经&了。

      封林微微摇头,自己看来是病入膏肓了,居然已经开始和自己幻想的东西对话了。

  • 伤口上&?”

      封林不由苦笑一声,自己也太脆弱了。随后,他一拳打在自己的伤口上,他低吼着“这不是正好吗?”

  • ,算了&没钱治

      “我可能真的被打出精神病了,算了,神经就神经吧,反正我也没钱治。”

  • 跳了起&板瞬间

      封林突然吼一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吓得跳了起来,身体和地板瞬间分离,那疼痛让封林龇牙咧嘴。

  • 抖着,&我……

      女鬼的身子再次贴到屋顶,她浑身颤抖着,就连说话也哆嗦起来,“你……你果然成为了那种人,我……我,你别杀我……”

  • 这么大&不敢还

      “我就叫你窝囊废!明明自己窝囊还不让人说了是吧?长这么大的个整天被人欺负,而且还不敢还手,你不窝囊谁窝囊?”女鬼指着封林骂道。

  • 己精神&。

      封林顿时直起鸡皮疙瘩,虽然心里明白这个人是自己精神病产生的幻觉,可是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确实很不舒服。

  • ,难道&只眼睛

      “不可能!你明明没死!”女鬼满是不可思议,随后,她大惊失色,“窝囊废,难道……难道你开了第三只眼睛,你开了天眼?”

  •   他&了,他

      他微微摇头,然后来到镜子前,看着脸上已经凝固的血液,不由苦笑,仔细检查自己的额头,发现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微微叹口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8:11:53','','classid=14','0','33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