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牙快速的追上出云氏大厦,正好看见了更年轻人钻到了一辆黑色的汽车当中,匆匆忙忙的启动车子蹿了回去。小金牙记住了车牌,环顾一圈快速的找到了了上次摩柯载自己回去的那辆黑色奥迪,雷厉记住车牌,环视一圈迅速的找到了刚才摩柯载自己回来的那辆黑色奥迪,跑过去狠狠的一圈,车窗应声而碎。打开车门,迅速的找到了制动系统的线路,捣鼓了一番,黑色的奥迪发出嗡嗡的低吼,车子启动!。...

雷厉迅速的追赶出云氏大厦,刚好看到了年轻人钻进了一辆黑色的汽车当中,匆忙的启动车子蹿了出去。

雷厉记住车牌,环视一圈迅速的找到了刚才摩柯载自己回来的那辆黑色奥迪,跑过去狠狠的一圈,车窗应声而碎。打开车门,迅速的找到了制动系统的线路,捣鼓了一番,黑色的奥迪发出嗡嗡的低吼,车子启动!

雷厉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就好像出笼的猛兽一般蹿了出去,跟随着刚才那辆逃跑的轨迹迅速飞驰。

没费多大力气,雷厉很轻松的看到了刚才那辆汽车的车尾,远远的吊着,没有太过靠近。

开车的年轻人看来还有些侦查意识,开着车兜了好几圈之后,发现后边没有人跟踪后这才悄然的往市区外驶去。

以他那浅薄的侦查经验自然不可能发现雷厉,雷厉就好像暗夜中的幽灵一般悄然尾随,好似万丈深渊中悄然浮现的庞然大物,冷漠的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行驶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此刻已经远离了市区,人烟稀少,悄然静谧,有种让人喘不过气的滞闷。最后那辆车子一拐,拐进一条平坦的山路之上,半山腰,一连串古典欧式别墅灯火通明,宣示着这里的尊贵和不平凡。

雷厉在山脚就已经停下了车子,徒步上山。那迅捷无声的脚步,还有那熟练到几乎本能的山林生存的经验,让雷厉就好像一个最高明的猎人,悄然的靠近自己的目标。

汽车在其中一座别墅里面停下,年轻人脚步匆匆的走进了灯火辉煌的别墅内部,门随即就被站在门口的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紧紧闭上,眼神警惕的看着周围。

“一个,两个,三个……”

雷厉悄然隐身在茂密的灌木丛中,仗着地势俯视着下方的别墅,眼睛扫了一圈,整个别墅的内部防卫设置已经全部熟记于心,这是更让雷厉讶然起来。

如此周密的警卫,而且还派人想要暗杀云渺渺,那么背后的人,也就呼之欲出了!

不过这并没有能让雷厉胆怯止步,这点场面,还没资格让他退却。

耐心的观察了半晌后,雷厉悄然行动。脚一蹬,就好像狸猫一般无声迅速接近着别墅。

别墅南方,蔚蓝色的游泳池在暗夜的灯光下显得流光溢彩,波光流动间撩动人心扉。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正凑在一起闲聊。

“今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老大发那么大火,把半个客厅都砸了。”

“好像是午夜时光那边出了点问题,小刀他们都被派去处理。”

“小刀都去了?看来出的问题不小啊。”

就在两个人忧心忡忡的谈论着的时候,一只大手突兀的从右边的保镖身后探出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一记手刀随之就砍在了她的后颈,整个人一声不吭的就晕了过去。

另一个保镖显然没料到这种情况,正惊讶的准备大叫,而且已经拔出了别在腰间的手枪,突然闷哼一声,两根白皙的手指不知何时点在了他胸口的位置,愣愣的看了一眼突兀的出现在眼前的男人,毫无征兆的到了下去。

雷厉收回手指,刚刚他微微动用了一点真气,一指点在了那个保镖胸口的穴位上,这才达到了一击击晕保镖的效果!

雷厉有时候都不由感叹,他能得到《大光明经》真的是上辈子做了不知道多少好事才得来的缘分,在他一路走来到现今,《大光明经》已经帮了雷厉太多太多,今天晚上,也不例外!

迅速的将他们两个拖到茂密的灌木丛里,将两个人扒光捆了起来,雷厉还贴心的把他们的臭袜子塞在了他们的嘴巴里,防止他们醒来之后惊动里边的人给他制造麻烦。

换上他们的衣服,戴好耳麦之后雷厉回到了泳池边上,那淡定从容的模样就好像是他本来就是这里的保镖一样,看不出一点异样。

潜入暗杀之类的任务雷厉之前也没少接,是以做起这类事情来也是驾轻就熟,没有丝毫的生涩之处。

环顾了一圈之后,看到左近无人,雷厉径直迈开脚步,离开游泳池这边,朝着别墅走进。走过游泳池,再往里就是一扇复合型的玻璃窗,里边则是奢华的卧室,雷厉很轻松的推开了玻璃窗,悄然闯进了这间豪华的卧室。

打量了一下,宽敞明亮的空间,简约中透着奢华的家具,无不透露着主人独特的品味。

看来陈天南这孙子还有点品味嘛!

雷厉感叹着,脚下却是不停悄悄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前,将耳朵悄悄附在门上,顿时隐隐约约听到了从外边传来的声音。

“怎么……失败……废……物!”

听得不太真切,雷厉微皱眉头,真气蕴于双耳,外边传来的动静,顿时变得清晰!

“我好不容易将你安排进云氏集团,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居然关键时刻掉链子!别和我说什么原因,这件事情办不成,我要你还有什么用?什么,饶你一命?差事都给老子办砸了还敢和我讨价还价!来人,给我拉出去!”

一通疯狂的咆哮过后,年轻人的声音凄厉的响起,“老大,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老大……”声音渐渐远逝,慢慢消失不见。

雷厉眉头一挑,刚才咆哮的那个声音,分明就是陈天南!

沉默了半晌之后,一个有些苍老,口音有些别扭的男声响起,“陈先生,现在的情况不知道你准备怎么处理?”

陈天南冷哼一声,“云石那王八蛋居然敢先下手为强,袭击午夜时光,害我损失那么多,老子和他没完!”

那个苍老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说道:“陈先生,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我们希望你能尽快的解决你们洪门内部的问题,这样才有利于咱们下一步合作,你说呢?”

我们?合作?雷厉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两个字眼。

“这个我知道,只不过我这次损失了这么多,就连那批刚刚从金三角运出来的货都被云石他们全部吞没,而我这边还要继续对付云石,资金上有点吃紧,你们是不是?”

“追加投资的事情我会汇报给上边,让他们裁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陈先生,我们和你合作的前提就是你能迅速的统一洪门并且帮助我们完成我们的计划,上边的人,不希望拖得太久!”

“这个我晓得,只要你们资金一到账,我马上连同我这边的势力,朝云石发动攻击,他撑不了多久的。”

陈天南得意的一笑,随即奇怪的问道那个苍老的声音,“你们上次给我,让我往午夜时光里安得那个炸弹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引爆一分钟后会迅速爆炸吗?怎么我从警局里的线人那里得到的消息炸弹并没有引爆,反而失效了呢?”

什么?

雷厉的眼睛豁然睁大,那个磁力炸弹,是他们安装的!

听到这里的雷厉有些按耐不住,悄悄的将门推开一条小缝,顿时将外边的情况一览无遗。

宽大柔软的沙发上,神情冷肃的陈天南和一个高鼻深目,头发斑驳的外国老头对视着!

外国老头,我们,合作,磁力炸弹,外来资金……当这几个关键词从雷厉脑海中流淌过后,雷厉豁然开朗,想通了所有的关键!

他当初为什么被安排假装退伍来到华海?

就是那个老首长布置下来的秘密任务,有关外来资金意图扰乱国内经济秩序安全,雷厉当初甚至还怀疑过云石,只是没想到真正的嫌疑人是陈天南!

将所有的一切都关联起来的雷厉此刻想通了所有的关隘,为什么陈天南要这么性急的对付云石,原来是幕后的东家不满意,嫌他进度太慢,所以他这才出手!

而那外国老头听到陈天南的质问过后,眉毛一挑,眼神中露出了一抹不相信的神色,说道:“陈先生,这不可能!那是我们集团新开发出的最新型号的磁力炸弹,一旦启动,那么没有任何人可以拆除!而且自从被开发出来之后,还从来没有过失效的前例!”

“但是炸弹失效是事实。”听到外国老头斩钉截铁般的话语,陈天南眉头一皱,特意加重语气说道!

外国老头咧嘴一笑,浓密的胡须散开,露出了他洁白的牙齿,“陈先生,恕我不敬,也许是你的手下并没有按照我们的规则程序来安装导致的出错,罪不在我们!”

陈天南大刀眉一挑,想想手底下那帮人什么德行,粗手粗脚的,还真的有可能是外国老头说的那样!

不争气的兔崽子!

陈天南暗骂了一声,脸色有点不好看,本来就因为对方势大,在合作中处于弱势方的陈天南又在对方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面子,心情怎么可能好的起来!

外国老头看事情商量的差不多了站起身来,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我那我就告辞了!但是,陈先生,我必须郑重的告诉你,现在贵国政府内的一些人已经察觉到了我们大量资金的流入,正在调查!如果你不能尽快的解决你们的内部问题,让他们抓到了我们的尾巴,那会给我们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事情真的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那么我们也就只好撤资离场!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丢下这句话,外国老头就扬长而去!

被他这顿话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陈天南看到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房间,暗骂了一声,“妈的,一个臭跑腿的拽什么拽,惹恼我老子砍死你!”

雷厉才懒得管陈天南被人当面威胁是如何的憋屈,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后,心满意足的他就准备撤离。

这时,突然一阵凄厉的喊声冲天而起!

“来人,有人闯进来了!”

雷厉的身形一顿,瞳孔骤缩,那两个被他捆起来的人,被发现了!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恐惧到&抖着说

    黄毛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恐惧到极点的身体害怕的发抖,颤抖着说道:“点,点子扎手,撤,撤吧!”

  • 么不堪&入耳的

    听着这么不堪入耳的言辞,女人脸上的表情一阵波动,眼神中已经慢慢出现了绝望。

  • 发微微&,娇艳

    尖尖的瓜子脸,肤如凝脂,明眸红唇,一头瀑布般的的黑色长发微微有些散乱的披在肩上,娇艳的脸蛋上满是慌张,修长高挑的娇躯被低调奢华的高级品牌裹满。

  • 一个小&巷子的

    就在雷厉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从里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悦耳的声音!八年军旅的铁血训练,早已经将雷厉的感官训练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灵敏程度。

  • 失在原&!

    雷厉脚尖轻点,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这顿时让那些哈哈笑着的混混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及回神,一声惨厉的尖叫已经响彻了天地!

  • ,脚底&啪”的

    雷厉冷冷一笑,微微躬身子,脚底狠狠一踩,“啪”的一下碎石四溅!

  • 望的闭&促使她

    就在云渺渺绝望的闭上双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惨叫的声音,好奇心促使她张开了双眼,却看到了一辈子也难以忘怀的情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8:10:31','','classid=14','0','49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