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年妒忌的看一看小金牙被云渺渺搂在怀里的手臂,嘿嘿了两声,阴声地说:“小子,我看你是第三天来妖娆妩媚玫瑰吧?在这里,也没我的不允许,谁也走不了!识趣的,让你姘头陪哥几个雷厉看着这自我感觉超级良好的南哥哭笑不得,他连陈天南都不在乎,他倒是真的想看看这所谓的南哥能对他怎么样!。...

小青年嫉妒的看看雷厉被云渺渺搂在怀里的手臂,嘿嘿了两声,阴声说道:“小子,我看你是第一天来妖娆玫瑰吧?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谁也走不了!识相的,让你马子陪哥几个喝杯酒乐呵一下,要是不识相,哼哼……”话中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雷厉看着这自我感觉超级良好的南哥哭笑不得,他连陈天南都不在乎,他倒是真的想看看这所谓的南哥能对他怎么样!

不过看了看已经明显醉了,整个身体都倚在自己身上的云渺渺,雷厉知道,现在把这个疯够了女人送回去才是正事。

懒得搭理那个什么南哥,雷厉直接往外走。南哥见雷厉无视自己,顿时怒火冲天,大吼了一声,“mbd,愣着干什么,给老子上!”

他自己当先第一个就冲了上去,其他的几个小青年随之面目狰狞的冲了上去。

“哎呦”一声痛呼,去势极快的南哥很快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一路惨叫着滚出老远。剩下几个小青年楞了一下,随即更加凶狠的冲了上去。

“住手!”

就在雷厉准备一个个的收拾回去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声突然出声阻止了剩下几个小青年的行动。

人群分开,一个平头神情阴沉的青年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地上惨叫的南哥,吩咐道:“将他带到后边。”马上从后边上来几个大汉将南哥拎着带到后边。

阴沉青年看了雷厉一眼,眼神中掠过一抹异样的神情,说道:“你可以走了!”

雷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扶着云渺渺走了出去。看到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人群顿时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纸醉金迷。

阴沉青年一路来到后台,夜店的监控室,里边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正满脸惬意的看着录像。如果雷厉在这里,一眼就能认出这个男人,那天跟着陈天南到酒楼里的人,就有他一个!

看到阴沉青年进来,笑呵呵的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小飞,干得不错。”

名叫小飞的阴沉青年点点头,疑惑道:“四爷要这玩意干嘛?要我说,还真不如干那个小子一顿,在咱们八荒的地盘上捣乱,反了他了!”

西装男人嘴角微勾,“这玩意可重要着呢,记录着云石的人主动来四爷的地盘主动捣乱,咱们忍辱负重,主动退让。就算以后出什么事,四爷也大可以拿这个说事,到时候,哼哼……”

小飞脸上慢慢分泌出一丝虚汗,听着西装男人口中那一个个距他遥不可及的人名,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窒闷气息!

雷厉扶着云渺渺走出夜店,走了一段距离,到了一段人流稀少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淡淡的说道:“出来吧。”

四周一片死寂,而雷厉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好似周围真的有什么东西在隐藏着一般。

过了一会,黑暗中悄无声息的走出来三个身着黑衣的男人,把雷厉围在了中间。

雷厉若有所思的看着为首的那个小八的洪门中人,“你的伤好了?”

小八的眼里掠过一丝复杂的神情,点点头承认了事实。雷厉一伸胳膊,将云渺渺朝小八推了过去,“诺,这女人就交给你们了。“

小八连忙将云渺渺接了过来,看着雷厉潇洒的转身走过的背影,抿抿嘴角,带着身后的两个人消失在了黑暗中。

雷厉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上宋伊家的地址靠在后背上闭目养神,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陆峥的号,接通后还没说话就听到陆峥激动的声音说道:“大哥,你快来我这里,他们都来了!”

“都来了?”雷厉身体猛地一震,脸上满是激动,深吸一口气说道:“好,等我过去!”

挂掉电话后,雷厉直接让司机掉头朝着陆峥的住处飞驰而去。到了之后付了车费,雷厉直接上楼来到了陆峥的公寓。

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将自己体内的激动按捺下去之后,雷厉敲响了门!

“砰砰砰!”

三声清脆的响声过后,门就被迫不及待的打开,雷厉开门进去,就看到了满脸激动的陆峥还有四个身材精悍的青年含笑看着他。

“老狂,苏明,荒牛,摩柯!”

雷厉看着他们,嘴里满满的吐出一个个的名字,凡是被叫到的人无不是满脸激动,腰板都不自觉的挺直,就好像当年还在军队当中一般!

雷厉的嘴角慢慢翘起,最终翘起一抹灿烂的弧度,张开臂膀,大笑着和他们拥抱在了一起!

陆峥眼角不禁有点湿润,他们这群曾经并肩作战而后又分散天涯的兄弟,终于又聚在了一起!

稍稍的发泄了见面的兴奋之后,几个人来到沙发那里坐下,雷厉环顾了一下,没有见到陆峥姐姐的身影,估计是在卧室里。

环视了一圈,看着那一双双紧盯着自己的眼睛,雷厉深吸了口烟,说道:“知道我叫你们来的目的了吗?”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一个

    “哟哟,还练过呢,我好怕怕哦。”一个黄毛小混混,拍着胸脯,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顿时惹来了哄堂大笑。

  • 病吧,&你是谁

    “这二货不会是精神病吧,居然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你以为你是谁?”

  • 狠狠一&一下碎

    雷厉冷冷一笑,微微躬身子,脚底狠狠一踩,“啪”的一下碎石四溅!

  • 黄毛艰&,撤,

    黄毛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恐惧到极点的身体害怕的发抖,颤抖着说道:“点,点子扎手,撤,撤吧!”

  • 有的记&,雷厉

    提着背包走出车站,依靠着那点仅有的记忆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雷厉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情。

  • !”女&暴露了

    “你们,你们别过来,我练过的跆拳道的!”女人强装镇定的说道,但是微微颤抖的双腿暴露了她内心真正的情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7:50:37','','classid=14','0','54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