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正一脸冷冷一笑的望着对面一个衣着时尚的高富帅,高富帅显然没想起这女的反应时这么大,脸色铁青的骂道:“出玩还和老子装什么纯!在这里装什么,出都出了,老子不小心蹭女孩没想到高富帅居然这么无耻,气急的她没有多想,狠狠的又是一个耳光朝着高富帅打了过去!。...

此刻正满脸冷笑的看着对面一个衣着时尚的高富帅,高富帅显然没想到这女的反应这么大,脸色阴沉的骂道:“出来玩还和老子装什么纯!在这里装什么,出都出来了,老子不小心蹭一下怎么了!”

女孩冷笑道:“老娘胸大也不是给你摸的!未经老娘许可你就是猥亵妇女,信不信老娘现在就去告你!”

高富帅看着也不是善茬儿,“嘿,你倒是去告,你要是能告到我我跟你姓!”

贪婪的看了女孩一眼,手指故意擦了擦,身边他的同伴顿时哄堂大笑。

女孩没想到高富帅居然这么无耻,气急的她没有多想,狠狠的又是一个耳光朝着高富帅打了过去!

“啪!”

高富帅显然没想到女孩性子这么暴烈,捂着红肿的脸颊,恼羞成怒的大吼道:“臭女人,敢打我!给我上!”

一看事情要闹大,围观的众人顿时往后退,只剩下女孩儿孤零零的一个人对抗着高富帅和他的同伙。

雷厉微微一皱眉,走上前去挡在女孩儿身前,“朋友,大家都是出来找乐子的,别给自己惹麻烦,这事就算了吧!”

高富帅现在就是红了眼的公牛,哪里能听得进劝,毫不客气道:“你他妈属狗的啊?用得着你多管闲事,滚一边去,小心连你一起收拾!”

说完当先冲了上来,身后跟着两个一起出来玩的同伴。

雷厉轻松的一把攥住了高富帅的手腕,心里泛起一股恼怒,“最后一次告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去你md!”高富帅如此回应!

雷厉本来只是想救下这个女孩,但是高富帅这句话却是惹怒了他。从小就是孤儿的雷厉对于亲情的渴望是其他人不能想象的,父亲母亲在他心中的地位高于一切,但是高富帅却是直接出言侮辱他的母亲……惹上被激怒的“暴龙”,只能为他祈祷了!

“啊!”

围观的众人根本没有看清雷厉的动作,高富帅就好像自己碰到了什么一般,极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顿时砸在了来不及闪躲的围观人群身上,惹来一群骂声!

对付这种人,雷厉甚至都懒得用什么招式,简单的两脚就将高富帅的两个同伴打倒在地。

收拾完麻烦,雷厉转身对女孩说道:“你现在最好马上走。”

谁知道女孩毫不客气的妩媚的翻了个白眼,“谁让你多管闲事?这三个废柴老娘收拾他们绰绰有余。”

得,吃力不讨好!

雷厉无奈的耸耸肩,准备离去,却听到女孩继续说道:“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微笑,雷厉挤开人群走了出去,回到了坐位。

继续等待了一会后,就在满脸春风的陆峥走了回来。

雷厉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陆峥摸着脑袋嘿嘿笑了两声,说道:“老大,听说刚才有人捣乱让你给干了?

“嗯。”雷厉哼了一声,陆峥兴奋的道:“怎么没让我遇上,你是不知道,退伍回来这一年快把我给憋死了!”

雷厉默然,陆峥这爱管闲事的性子,看来还真是自己计划的合适人选。

“走吧,没意思。”雷厉长身而起朝外走去,陆峥一口喝光了剩余的酒液,连忙跟了上去。

走出酒吧,晚风一吹,头脑顿时清醒。正准备打车的雷厉耳朵一动,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转身朝酒吧前面的停车区走了过去,陆峥不知道雷厉要干什么,紧紧跟了上去。

“靠,你个大男人还要脸不要?在酒吧丢了面子居然还找人来报复我?真跟个娘们似的!”

听到这彪悍狂野的声音,雷厉微微一笑,这丫头片子嘴还挺毒。

果不其然,随后那个高富帅暴怒的声音响起,“都给我上!好好教训这个丫头片子,每个人我再给你们加一千!”

雷厉的脚步紧走了几步,就见到了女孩和高富帅带着的一群人在那里对峙!

那女孩已经摆开架势准备开打了,脸上没有寻常女孩见到这场面的害怕惊恐,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又是一个极品!

高富帅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走过来的雷厉,顿时大喜过望,指着雷厉他们两个大声叫嚣,“对,还有这个孙子,一并给我打了!能打多狠打多狠!出什么事我担着!”

那一堆人顿时分出了五六个人朝着雷厉他们冲了过来。

还没等雷厉出手,脸上早就兴奋不已的陆峥唰的一下就冲了上去,雷厉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

看都看没那边已经注定结局的战果,雷厉走到女孩的身边说道:“看来还是我给你惹的麻烦!”

女孩看到雷厉到来,脸上泛起一阵喜色,摆摆纤细的小手,“没事,这帮混蛋太卑鄙,怨不得你!”

一眼瞥见了陆峥那边的战况,顿时惊讶道:“你那个朋友太强悍了吧,这才多长时间,一打五,居然赢了!”

书评(332)

我要评论
  • 刚才那&之力的

    刚才那些凶恶的好像恶魔一般的小混混,就好像破烂布娃娃一般,毫无还手之力的就被打倒在地,一个身形鬼魅的男人,不断的出现在小混混面前,简单的一拳,一脚,没有人可以躲开,干脆利落的打倒在地!

  • 车站,&怯”的

    提着背包走出车站,依靠着那点仅有的记忆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雷厉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情。

  • 像暗夜&了进去

    脚尖轻点,雷厉就好像暗夜中妖精一般,身形鬼魅般的不断闪动,仅仅一眨眼的瞬间,雷厉就奔了进去。

  • &了绝望

    听着这么不堪入耳的言辞,女人脸上的表情一阵波动,眼神中已经慢慢出现了绝望。

  • 黑色背&一个圈

    就在巷子里,好几个个身穿黑色背心,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混混大声的哄闹着,松松垮垮的围着一个圈子,戏谑的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高挑身影。

  • 想到自&缓了一

    不过一想到自己待会就要去的地方,雷厉的心里顿时多了几丝沉重,脚下步伐不禁缓了一缓。

  • 起,雷&之心。

    细碎的脚步声不断响起,雷厉眉毛一挑,这么多人往说话声音那里奔去,而那女人的求救声也越来越急促,微微勾起了雷厉的恻隐之心。

  • 悦耳的&,早已

    就在雷厉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从里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悦耳的声音!八年军旅的铁血训练,早已经将雷厉的感官训练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灵敏程度。

  • ,淡漠&这些小

    雷厉就好像没事一般,淡漠的看着黄毛等三个混混,刚才他已经很小心的控制力道,毕竟以他那怪物一般的身体,全力一拳,恐怕这些小混混就没命了!

  • 道:“&话让你

    为首的黄毛小混混嘿嘿淫笑道:“乖乖的和哥们回去,听话的话让你少受点罪,不然的话,嘿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6.187.155','2021-06-18 16:42:01','','classid=14','0','55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