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厉眼神一缩,“那就这样,那就给我帮你们回去吧!”话音未落,闪电般的一条腿朝着那名小混混踢了过去的,正中胸口!那小混混惨嚎一声,整个身子平着抛飞了回去,撞在墙壁上,张雷厉满脸冷笑,瞅准了空档,一个手刀狠狠的斩在了混混无力的手腕上,混混如遭雷厉,捧着剧痛的手腕哇哇惨叫!。...

雷厉眼神一缩,“既然这样,那就让我帮你们出去吧!”话音未落,闪电般的一条腿朝着那名混混踢了过去,正中胸口!

那混混惨叫一声,整个身子横着倒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张口喷出一大口血,痛苦的惨叫着!

剩下的那个混混没想到雷厉出手这么狠辣,从后腰一抹,一把闪亮闪亮的西瓜刀出现在手中!

刀在手,好像给了他莫大的底气,恶狠狠的说道:“居然敢和我们八荒帮作对,老子砍死你!”

提着刀哇哇乱叫着冲了上去。

雷厉满脸冷笑,瞅准了空档,一个手刀狠狠的斩在了混混无力的手腕上,混混如遭雷厉,捧着剧痛的手腕哇哇惨叫!

雷厉一手提着一个,“碰碰”两声将他们扔了出去,“滚!”

两个混混忙不迭的拖着剧痛身体上车一溜烟的跑了。

雷厉回到屋子,看着那个略带恐惧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微微一笑,“我是峥子的战友!”

一句话顿时消除了女人所有的戒备,柔弱的一笑,“快请坐,峥子出去了,我给你倒杯水吧。”

雷厉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这个应该就是陆峥的姐姐了。

一身极为平凡甚至有些土气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却透露出一股柔弱恬静的气质。微微扎起的马尾露出了线条柔和的鹅蛋脸,眉如远山青黛,浑身上下透露着中国古典女子的优雅韵味!

突然一个急促的男声迅速传了进来,“姐,那些人又来了?”一个男人的身影迅速的钻了进来。

雷厉站起身,看着那个身影,含笑道:“峥子!”

陆峥一愣,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脸颊,顿了一下,顿时疯狂的跑上前死死的抱着雷厉,“大哥!”

雷厉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眼睛微微湿润。过了半晌放开后,雷厉打量了陆峥一下,满意的说道:“不错,没退步!”

随即正色道:“我现在有点难出需要你帮忙,来吗?”

“好!”陆峥毫不犹豫的点头,“我这条命就是你捡回来的,只要你说,我绝对做!”

“好兄弟!”雷厉重重的拍拍陆峥的肩膀!

随后,陆峥姐弟收拾了一下,随着雷厉离开了。

片刻后,几个电话打到了不同的地方,收到电话的人马上收拾行李前往华海!

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雷厉给云石打了个电话,让他帮着张罗一套房子,这对云石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给他们姐俩安顿好住的地方之后,时间也已经不早,三个人吃了顿饭之后,陆峥的姐姐陆娜回家,雷厉和陆峥另找地方谈事。

有韵律的音乐在整个酒吧当中飘扬,现在刚刚入夜,酒吧里的人气就已经有了火爆的趋势,这是龙海区酒吧一条街当中相当著名的一间酒吧,“火焰”,雷厉和陆峥谈事的地点就在这里。

点了写东西后,雷厉一边喝酒,一遍将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和陆峥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这件事全看你自己是否愿意,我不强求。”

“我干!”

陆峥的毫不犹豫让雷厉有点惊讶,陆峥咧嘴一笑,“我的这条命都是老大你当年在F洲捡回来的,更何况退伍回来以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适应不了现在的社会,我想还是以前那样更适合我吧。”

雷厉点点头,“好,那等过几天人手到齐之后咱们再论。”

“还有谁啊?”陆峥好奇的问道。

“保密。”雷厉神秘一笑,扭头看向舞池,“倒是你小子,我看你刚才就已经憋不住了吧,下去玩去吧,别过火。”

“得嘞!”陆峥兴奋的喊了一句,一溜烟没影了。当年在潜龙的时候,这小子就是一个著名的留情种子。

雷厉慢慢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冷眼看着酒吧里群魔乱舞的人群。

看了半晌觉得没意思,雷厉准备找到陆峥说一声先回去,刚走进舞池,一眼望去全部是扭来扭曲的人群,哪里还有陆峥那小子的人影,。

估计这小子凭借着他那张俊俏的脸蛋已经勾搭上不知道哪个良家,去哪里鬼混了。

雷厉正准备退出去,突然一声能刺透人耳膜的女声尖叫响起,一记响亮的耳光声音随后响起,“靠,你个王八蛋!”

舞池里的人就好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兴奋的围了过去,来这里的都是来找刺激的,看到有热闹,哪里还不凑上去,估计心里还巴不得闹的更大一点呢!

雷厉恰好站在比较中央的位置,人堆一围过来,正好把他围在中间。

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一身白色短裙,长发披肩,素面朝天,光溜溜的大腿、光溜溜的脚丫,踩着一双很简约的凉鞋。

这丫头脸蛋儿很漂亮,身材也惹火。特别是那修长而富有弹性的大腿,将之打造成了一个让人见而忘忧的人间仙女。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的脸蛋&品牌裹

    尖尖的瓜子脸,肤如凝脂,明眸红唇,一头瀑布般的的黑色长发微微有些散乱的披在肩上,娇艳的脸蛋上满是慌张,修长高挑的娇躯被低调奢华的高级品牌裹满。

  • 听话的&,嘿嘿

    为首的黄毛小混混嘿嘿淫笑道:“乖乖的和哥们回去,听话的话让你少受点罪,不然的话,嘿嘿……”

  • 你以为&你是谁

    “这二货不会是精神病吧,居然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你以为你是谁?”

  • 就要去&,雷厉

    不过一想到自己待会就要去的地方,雷厉的心里顿时多了几丝沉重,脚下步伐不禁缓了一缓。

  • 你们就&走出来

    “马上走人,要不,你们就都死在这里!”雷厉的身影慢慢从阴影处走出来,眼神淡漠的看着这群小混混!

  • 恐惧到&极点的

    黄毛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恐惧到极点的身体害怕的发抖,颤抖着说道:“点,点子扎手,撤,撤吧!”

  • 边说话&都已经

    耳朵微微一动,雷厉就已经确定里边说话人的位置,甚至连说话那个女人微微颤抖的身形都已经慢慢在他的脑海里成形。

  • 时候熟&消失不

    五年后重回旧地,小时候熟悉的地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钢筋水泥浇筑的高楼大厦,这让参军后常年游走于无垠大漠,荒山野岭的雷厉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不适应。

  • 不断闪&眼的瞬

    脚尖轻点,雷厉就好像暗夜中妖精一般,身形鬼魅般的不断闪动,仅仅一眨眼的瞬间,雷厉就奔了进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7:31:31','','classid=14','0','35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