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阳脸色微沉,随后眼睛一眯笑了出来,笑声中满是狂妄,“的确你了明白了!虽然那又怎样,别忘了,现在的是我占上风!轮财力,我稍逊于你,轮武力,我甩你八条街不只。更云石脸色已经阴沉的好像黑漆漆的锅底,但是却无话可说。正像陈天南说的那样,情况确实是这样!。...

陈天南脸色微沉,随即眼睛一眯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张狂,“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但是那又怎样,别忘了,现在是我占上风!轮财力,我稍逊于你,轮武力,我甩你八条街不止。更何况上边的人看重我的远远多于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云石脸色已经阴沉的好像黑漆漆的锅底,但是却无话可说。正像陈天南说的那样,情况确实是这样!

陈天南站起身,掸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瞥了宋伊和雷厉一眼,“不过今天你既然插手,我给你这个面子,你们的命,暂时先保留,等过几天,我再来取!”

“我们走!”

看着陈天南嚣张跋扈的身影,云石的眼中掠过一道不甘的神情。这时,边上的雷厉突然幽幽的出声。

“你们,是洪门的人吧?”虽是问句,语气却是肯定无比。

云石惊讶的看了雷厉一眼,点点头承认了下来。

“那你们俩现在争的就是北洪门门主一位吧。”

云石不禁再次高看了雷厉一眼,能从寥寥几次见面和几句话中就能敏锐的察觉到真正的核心,堪称妖孽!

“说说看什么情况吧,虽然我不想插手你们洪门的事,但是已经被卷进来了,多做些了解也是好的!”雷厉说道。

云石长舒了一口气,坐下来慢慢的叙说了起来,起因很简单,原先北洪门的门主不知为何突然暴毙,留下这么一大摊子不能没有人主事。于是在几个资格比原先门主还老的元老的主持下,新一代的洪门门主竞选开始了!

陈天南和云石就是脱颖而出的最后两位候选人,云石胜在财力,而陈天南则胜在武力以及上边大佬的赏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陈天南突然财力大增,比我只差一筹,而且他霸道冲杀的作风更得那些老家伙的赏识,弄得我现在很是被动。但并不是没有胜算,我纳闷的是陈天南从哪里到手的那么一大笔钱?”

听到这里,雷厉眼神一缩,脑海中顿时响起了老首长交代自己的任务,意图不明的天文数字般的资金流入国内,意图不轨!

这一刻,雷厉已经给陈天南打上了重大嫌疑的标签,彻查到底!

“联手吧!”雷厉突兀的出声。

“什么?”云石惊讶的看着雷厉,心里甚至有些好笑。

“我说,我们联手对付陈天南!”雷厉一字一句的说道。

看着雷厉郑重的脸色,云石不由抛弃了玩笑的心思,正色道:“怎么对付?商场上的对决暂且不说,就说他手下的那些武力,我手上掌握的力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只管应付他商场的手段就是,那些地下世界的事情交给我,别忘了,我是从潜龙出来的!找两个之前退伍的战友帮点忙,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云石恍然,但随即皱眉道:“但是上边那些老家伙……”

“用什么理由才能让那些老家伙彻底抛弃陈天南!”

“叛帮,抑或叛国!”

“那就这个理由好了。”雷厉喃喃道。

将惊魂未定的宋伊送回家之后,雷厉马不停蹄的来到了位于华海的某个地方。

灰尘扑扑的低矮平房,不时能见到一两座年久失修的倒塌房子,狭窄的街道上污水横流。这座小小的城中村在周围那些高楼大厦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落魄,就好像衣不蔽体的乞丐闯入了华丽的上流社会一般!

这是一座即将拆迁的城中村,大部分都已经搬走,除了那些实在无处可去的人家。

雷厉静静的走在这条街道上,即使漆黑的污水沾染上了他那套价值不菲的西装裤脚也毫不在意,最终,在一座低矮的小房子前停了下来。

看了一眼停在门前的那辆锃光瓦亮的黑色奥迪一眼,雷厉隐隐听到了从房间内传来的吵闹声,微微皱眉,走了进去。

“你给老子听好了,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明天必须搬走!这是最后期限!要是明天还不走,嘿嘿,爷们瞧你长得还可以,带回去给兄弟们乐呵乐呵也不错!”听着这个声音,雷厉瞬间就在脑海里勾勒出了一个满脸淫笑的恶棍模样。

“你们体谅体谅,我和我弟弟除了这里实在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了,多宽限几天好吗?”一个柔弱的女声说道。

而这时,雷厉也推开破旧的木门,走了进去,眼睛一扫,空荡荡的家里就只有简单的几样家具,而两个身穿黑色皮衣混混样的家伙,正围着一个身形苗条的女人恶声恐吓。

“喂,你谁啊?”看到雷厉进来,其中一个斜着眼说道。

“给你们五秒滚出去。”雷厉淡淡的说道。

“呦呵,你他妈从哪冒出来?跑这里来吓唬我们?告诉你,爷们是八荒帮的,我们老大是陈天南!”说完这话,那混混得意洋洋的看着雷厉,就好像陈天南这个名字给了他莫大的勇气一般。

八荒帮!又是陈天南!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黑色背&着被他

    就在巷子里,好几个个身穿黑色背心,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混混大声的哄闹着,松松垮垮的围着一个圈子,戏谑的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高挑身影。

  • 混混嘿&……”

    为首的黄毛小混混嘿嘿淫笑道:“乖乖的和哥们回去,听话的话让你少受点罪,不然的话,嘿嘿……”

  • 阵急促&灵敏程

    就在雷厉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从里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悦耳的声音!八年军旅的铁血训练,早已经将雷厉的感官训练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灵敏程度。

  • &雷厉冷

    雷厉冷冷一笑,微微躬身子,脚底狠狠一踩,“啪”的一下碎石四溅!

  • 不过一&顿时多

    不过一想到自己待会就要去的地方,雷厉的心里顿时多了几丝沉重,脚下步伐不禁缓了一缓。

  • 渺渺绝&惨叫的

    就在云渺渺绝望的闭上双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惨叫的声音,好奇心促使她张开了双眼,却看到了一辈子也难以忘怀的情景!

  • 别过来&镇定的

    “你们,你们别过来,我练过的跆拳道的!”女人强装镇定的说道,但是微微颤抖的双腿暴露了她内心真正的情绪。

  • &,如果

    看着黄毛混混那淫笑扭曲的脸,听着他们口中的下流词汇,云渺渺的心里慢慢绝望,如果真的被那样的话,她宁愿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6.187.155','2021-06-18 16:23:32','','classid=14','0','33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