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伊眼神迷蒙的望着小金牙,实际上昨天上小金牙刚到酒楼的时候,宋伊还也没丧失意识,小金牙那蛮横到极点的手段也被她看在眼里,却也没让她觉得到丝毫的暴力,只觉得到一股股前所未雷厉无意间的一扭头就看到了脸色红红的宋伊,尴尬的笑笑,急忙道:“马上就好,你坐哪里等会吧。”。...

宋伊眼神迷离的看着雷厉,其实昨晚上雷厉刚到酒楼的时候,宋伊还没有失去意识,雷厉那霸道到极点的手段也被她看在眼里,却没有让她感觉到丝毫的暴力,只感觉到一股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而今天早上醒来后看着的娇躯,宋伊脸热的发烫,自己的身子,岂,岂不是被他看光了!

宋伊在卧室扭捏了半天这才换上睡衣走了出来,看着雷厉那宽厚的肩膀,发烫的脸却慢慢的恢复正常。

雷厉无意间的一扭头就看到了脸色红红的宋伊,尴尬的笑笑,急忙道:“马上就好,你坐哪里等会吧。”

看着冷肃的雷厉居然像个孩子一样失手无措,宋伊抿嘴一笑,轻轻点头。

等到雷厉将饭菜摆上桌后,宋伊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好像昨晚的好、事情完全没有发生,品尝了一口后,满脸惊奇的说道:“真的很好吃啊!”

说完不停的往小嘴里塞着,雷厉笑着看她,自己只是吃了一点点。

就在这时,家里的电话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雷厉的心一突突,有种不好的预感。

等接起电话来后,更是印证了他心里的猜测。

“伊姐,你快来酒楼吧,今天一大早就来了一帮人将整个酒楼封了起来,好像是,陈天南来了!”

那边的人说道“陈天南”的时候,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可见这个名字有着多么大的威慑力!

宋伊脸色未变,淡淡的将扣了电话。

雷厉看着她,语气坚定的说道:“我闯的祸,我担着!”

宋伊温柔的一笑,“好!”

迅速的会房间换好衣服,宋伊换上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秀发盘了起来,露出纤细的脖颈,透着一股优雅的味道。

随后两个驱车前往酒楼,在据酒楼不到百米的地方,就看到了一大帮黑衣人将整个酒楼团团围了起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宋伊停下车冷着脸一路向前行,黑衣人想要拦住,被雷厉一脚踹开。

一路直入酒楼,那个大堂经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战战兢兢的凑到跟前说道:“伊姐,那人在里边!”

宋伊点点头,迈开脚步超里边走了进去,雷厉紧紧跟上,脸色慢慢变冷,如果有谁敢对宋伊不利,他会毫不犹豫大开杀戒!

此时酒楼特别安静,空挡的大堂只有十几个黑衣人,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雷厉的瞳孔一缩,这就是陈天南吗?

雷厉尸山血海杀出来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

宋伊走到距离中年人有两米的地方,淡淡道:“说吧,你们想怎么样?”雷厉紧紧的跟在她的身边,眼神死死的盯着陈天南。

陈天南微微睁开眼睛,扫了宋伊一眼,低沉的开口,“你就是害的小齐落得如此下场的宋伊吗?”

宋伊点点头,纤细的手指无声的紧握成拳,虽然表面上一副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怕的模样,但是面对着陈天南这位华海大佬,谁又能风平浪静!

陈天南点点头,眼神看到了雷厉的身上,猛地射出一片寒光,“你就是让小齐四肢齐碎的凶手?”

雷厉点点头,嘴角撇弃一抹嘲讽的微笑,“怎么着?打了小的,老的跑出来争面子?”

陈天南没有受雷厉的激,点点头说道:“很好,都在,也省我事。你,自己脱光了爬上小齐的床,什么时候他玩腻了,你才没事!至于你,打断小齐的四肢,那我就废了你五肢,留你一条命,让小齐来结果你。”

宋伊猛地眼前一晕,努力咬牙让自己不要失态,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身为华海几位巨擘之一的陈天南所代表的巨大力量前,她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

雷厉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眼神满是嘲讽,“陈天南,你以为你是谁?真当自己是华海的地下皇帝了吗?”

“放肆!”

边上的黑衣人愤怒呵斥,气氛顿时变得箭弩拔张!

雷厉浑身肌肉顿时绷紧,真气瞬间运满全身,就带要带着宋伊一路杀出去!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笑呵呵的响起,“陈天南你居然和两个小辈玩这种手段,丢不丢人!”

雷厉倏地看向门口,却看到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出现在那里!

云石带着两个人满脸春风的走了进来,朝着惊讶的雷厉点点头,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在这里耍威风,这派头可比什么老大来了还吓人,原来是你。”

陈天南显然没想到云石会出现在这里,脸色微沉,“你要架这个梁子,云石?别忘了上边定的规矩!没到时间,不许轻启争端!”

云石嗤笑了一声,眼珠陡然变红,“别和我说规矩,陈天南!你自己干了什么自己知道,你已经坏了规矩!”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那淫笑&脸,听

    看着黄毛混混那淫笑扭曲的脸,听着他们口中的下流词汇,云渺渺的心里慢慢绝望,如果真的被那样的话,她宁愿死!

  • &然的话

    为首的黄毛小混混嘿嘿淫笑道:“乖乖的和哥们回去,听话的话让你少受点罪,不然的话,嘿嘿……”

  • 黄毛等&!

    雷厉就好像没事一般,淡漠的看着黄毛等三个混混,刚才他已经很小心的控制力道,毕竟以他那怪物一般的身体,全力一拳,恐怕这些小混混就没命了!

  • 就要去&缓。

    不过一想到自己待会就要去的地方,雷厉的心里顿时多了几丝沉重,脚下步伐不禁缓了一缓。

  • 暴露了&她内心

    “你们,你们别过来,我练过的跆拳道的!”女人强装镇定的说道,但是微微颤抖的双腿暴露了她内心真正的情绪。

  • “这二&说出这

    “这二货不会是精神病吧,居然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你以为你是谁?”

  • 听到了&张开了

    就在云渺渺绝望的闭上双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惨叫的声音,好奇心促使她张开了双眼,却看到了一辈子也难以忘怀的情景!

  • 都死在&走出来

    “马上走人,要不,你们就都死在这里!”雷厉的身影慢慢从阴影处走出来,眼神淡漠的看着这群小混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7:29:51','','classid=14','0','52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