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无疑问,昨天早上把陈天阳了开罪到死,姑且无论自己了将他儿子的四肢全部被打断,等他此事明白自己将他传宗接代的希望都给废了后,还不明白要怎么发狂!陈天阳能在华如果单单只是他一个人,等不到陈天南来找他,雷厉早就一个人单枪匹马将陈天南给灭了。以他现在的力量,地上最强不敢说,最起码难逢敌手。质变到了一定境界,数量就成为了毫无意义的存在。。...

毫无疑问,今天晚上把陈天南已经得罪到死,暂且不论自己已经将他儿子的四肢全部打断,等他事后知道自己将他传宗接代的希望都给废了之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发疯!

陈天南能在华海乃至华中闯下赫赫威名,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预防他即将到来的疯狂反扑!

也许可以借助一下云石的力量,雷厉若有所思的想到。

如果单单只是他一个人,等不到陈天南来找他,雷厉早就一个人单枪匹马将陈天南给灭了。以他现在的力量,地上最强不敢说,最起码难逢敌手。质变到了一定境界,数量就成为了毫无意义的存在。

但是有了宋伊,雷厉就不得不小心的行事,如果宋伊有个三长两短,雷厉怎么有脸去见风华!

“嘤咛!”

一声微微的女声打断了雷厉的沉思,忙扭过头一看,见宋伊正在不停的扭动着身体,还以为她不舒服,雷厉连忙上前。

一走进,一股女人体香混合着幽深的香水的浓烈香味扑面而至,就好像看到了一位绝世美女在朝你招手。

摸摸宋伊的额头,雷厉微微皱眉,怎么这么热!

“嗯…啊……热……”

宋伊轻轻的出声着,药力渐渐地显现出了它的效果,闭着眼睛居然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雷厉脸色大变,看着宋伊愈发酡红的绝美脸蛋,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脸色却是变得越来越凝重!

妈的,卑鄙!

雷厉轻轻放下宋伊的手腕,心里暗骂。那个陈少给宋伊喝的酒,里边居然是加料的!

要不是雷厉赶到的及时,估计还真就让他得逞了!

就这么一会功夫,一直喊热的宋伊就已经将吊带裙的两根吊带给扯了下来!

加料的酒虽然棘手,但是雷厉得到的《大光明经》中涵盖百家,各种旁门精通不已,自然有解法,但是宋伊现在的状态却是让雷厉一下子麻爪,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看着宋伊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越来越多,雷厉眼神踌躇之后变得坚定起来,救人要紧!

将已经失去意识的宋伊抱起背对着自己坐下,雷厉双手平身,直直的抵在宋伊的后心。

刚一触手,那滑润细腻的触感顿时让雷厉心中一荡,但随即心神马上专注在解毒上!

雷厉默默运气,将自己体内的大光明真气通过后心传入到宋伊的体内,顿时开始四处围剿混在血液里的。

宋伊眉头微蹙,表情略显痛苦,红唇微张,“啊……”

这一声声音差点没让雷厉真气搬运出现岔子,努力的用自己的意志力使自己的精神专注在解毒上,却没想到宋伊居然一声接一声连续不断的开始出声!

一声一声就好像传说中的天魔舞一般,不断的冲击着雷厉的心灵,让雷厉的防线不断地得到冲击!

雷厉满头大汗的,眼神中理智的底线不断的在消退,在终于将最后一股的残留消灭干净后,唰的一下弹身而起,站在床边不断的喘着粗气。

而宋伊的身体没了支撑,软软的瘫倒在床上,脸上的酡红慢慢开始消退,白腻的肌肤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呼吸均匀的睡去。

雷厉犹豫了一下,将毛巾重新湿了一遍,轻轻的将宋伊的衣服脱下,准备给他擦擦身子,眼睛却一下看呆了!

平坦的腹部犹如一块纯天然的美玉,洁白无暇,纤细又不失肉感,隐隐泛着熠熠光泽。

雷厉能听到自己激烈的心跳声,他的理智正一步步的退缩。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拿着毛巾随便给宋伊擦了一遍,给她盖上被子,近乎于落荒而逃一般蹿出了寝室。

靠在墙根上,雷厉大口的喘了几口气,摇摇头,顿时浑身筋疲力尽,比和那几个老妖怪大战几百回合还要累!

迈起脚步走向了自己的卧室,房子顿时静谧了下来。

雷厉一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宋伊那凹凸有致的火爆身材不时的浮现在脑海里,还有那一声,最后实在无法忍受的雷厉干脆爬起床来,进浴室用冰凉的冷水一遍一遍的冲洗着脑袋,这才慢慢把发热的脑袋温度给降了下来!

天明之后,雷厉干脆也不会去睡觉了,在厨房乒乒乓乓的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待到宋伊一觉睡醒,穿着睡衣脸色红红的走出卧室之后,就看到雷厉穿着围裙在厨房忙得团团转。

书评(168)

我要评论
  • &拍着胸

    “哟哟,还练过呢,我好怕怕哦。”一个黄毛小混混,拍着胸脯,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顿时惹来了哄堂大笑。

  • 人强装&情绪。

    “你们,你们别过来,我练过的跆拳道的!”女人强装镇定的说道,但是微微颤抖的双腿暴露了她内心真正的情绪。

  • 都知道&厉的忠

    雷厉无动于衷的听着这些话,薄薄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残忍的弧度,潜龙中的人都知道,“暴龙”雷厉的忠告,无异于冥王告死!

  • 突然传&声音!

    就在雷厉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从里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悦耳的声音!八年军旅的铁血训练,早已经将雷厉的感官训练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灵敏程度。

  • 云渺渺&想到会

    云渺渺感觉今天晚上简直就好像噩梦之旅一般,自己和家里赌气,悄悄的撇下所有的保镖偷跑出来散心,却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

  • “马上&慢慢从

    “马上走人,要不,你们就都死在这里!”雷厉的身影慢慢从阴影处走出来,眼神淡漠的看着这群小混混!

  • 好几个&着被他

    就在巷子里,好几个个身穿黑色背心,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混混大声的哄闹着,松松垮垮的围着一个圈子,戏谑的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高挑身影。

  • 为首的&罪,不

    为首的黄毛小混混嘿嘿淫笑道:“乖乖的和哥们回去,听话的话让你少受点罪,不然的话,嘿嘿……”

  • 雷厉脚&还没来

    雷厉脚尖轻点,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这顿时让那些哈哈笑着的混混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及回神,一声惨厉的尖叫已经响彻了天地!

  • 冷一笑&石四溅

    雷厉冷冷一笑,微微躬身子,脚底狠狠一踩,“啪”的一下碎石四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7:27:30','','classid=14','0','44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