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更年轻人微感惊诧,冷冷道:“原来是你明白。”嘴角轻轻一勾,早在上次和这丫头出的时候,雷厉就觉得到了这丫头的身边有好几股不弱的气跟着,的确是云石在云缈缈身边留的嘴角微微一勾,早在刚才和这丫头出来的时候,雷厉就感觉到了这丫头的身边有好几股不弱的气跟随,看来是云石在云渺渺身边留的暗手。。...

冰冷年轻人微感诧异,冷冷道:“原来你知道。”

嘴角微微一勾,早在刚才和这丫头出来的时候,雷厉就感觉到了这丫头的身边有好几股不弱的气跟随,看来是云石在云渺渺身边留的暗手。

“既然你已经是小姐的保镖,居然还将他弄成这副样子,你该死!”冰冷年轻人眼神一缩,居然朝雷厉攻了过来!

冷哼一声,雷厉不退反进,双手带起道道残影,“砰砰砰”,短短一瞬间,两个人已经交手数回,却是不相上下!

雷厉却是从这个年轻人的拳路中看出一点端倪,“洪拳?你是洪门的人?”

“你居然还知道洪门,那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洪门的手段!”

年轻人眼神一冷,雷厉瞬间发觉他的气迅速的朝着他的拳头集中,那巨大的能量就好像一个小太阳一般耀眼,一拳朝着雷厉呼啸着击去!

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

雷厉没有丝毫退缩,微微调动起一丝大光明真气,毫不相让的一拳迎了上去!

拳出如龙,石破惊天!

“碰!”

一声沉闷的巨响过后,雷厉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好像蜘蛛网一般的纹裂从雷厉的脚下四处扩散。而那名年轻人却是好像被断线的风筝一般,远远的超后边飞了出去,跌倒在地!

“洪拳,不过如此!”

雷厉冷哼一声,抱起地上晕倒的云渺渺,上了那辆蓝色玛莎拉蒂,扬长而去!

云石沉默的看着面色平静的雷厉,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雷厉毫无示弱的和云石对视着。

过了半晌,云石幽幽开口,“看来渺渺这次却是走了好运,亏得有你,渺渺这次才没事,谢谢你。你想要什么?尽避提,只要我云石能做到!”

“这是我应该做的。”雷厉淡淡的说道。

云石眼中对雷厉的赏识又多了一层,拿着一叠纸翻了几页说道:“雷厉,孤儿,华国潜龙特训营毕业学员,因在军中与上级发生冲突退伍。而且你还能将小八的洪拳打破,有你在渺渺身边我就放心了!”

雷厉眼神平静,被调查早已经是预料之中的事,像云石这样的人不可能让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了解的人出现在他女儿的身边,更何况,他看到的只是摆在明面的情况,一些更深层的东西,他也没资格看到!

“这几天渺渺会在家休养,你就不必过来了,这张卡你收着,里边有三百万,算是对你这次救了渺渺的谢礼!”

雷厉接过那张卡,说道:“卡我收下了,这次袭击云渺渺的人是陈天南派来的人,你自己注意吧。”

云石点点头,雷厉转身走了出去。

雷厉一走,云石的面色倏地阴沉了下去,啪的一下折断了手里的笔,“陈天南,你坏了规矩,你这是在找死!”

窗外的乌云翻滚不断,似乎在孕育着某种风暴……

……

雷厉走出云氏大厦,找地方买了部手机,办了个号,给宋伊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的号码。

很快的宋伊就回了短信过来,“这是你的号吗?我记下了,没事的话随便逛逛,晚上我回家做饭!”最后还跟了一个可爱的笑脸。

雷厉心中一暖,收起手机,迈步向前走去!

待到黄昏时分,雷厉手里提着一堆东西回了家,抹了抹头上的几滴虚汗,苦笑道:“真不知道那些女人怎么那么喜欢逛街!”

那些东西里,有雷厉给自己的买的几套衣服,还有一些鸡鸭鱼肉的菜,就这么一点点东西,却让雷厉感觉自己就好像和敌人战了三百回合一样累!

微微休息了一下,换了一身运动服的雷厉提着菜,来到了厨房,熟练的摆弄着。

雷厉的全能可并不仅仅体现在军事技能上,其他的旁门也都相当精通。有一段时间,身为资深吃货的雷厉突发奇想,想学做菜。

于是缠着潜龙里那个号称厨神的厨子,缠了他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才让他开口收雷厉当徒弟,和他学做菜。这也锻炼出来了雷厉一手不亚于那些特级厨师的精湛厨艺!

熟练的将这些菜收拾了一遍,开火倒上油,没一会整个厨房里已经飘起了一阵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

雷厉满意的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品,点点头,心里奇怪为何宋伊还不回家。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雷厉一看宋伊的号,微笑着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宋伊急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雷子,我在酒楼,你快来接我,有人……”

还没说完话,“嘟”的一下就挂断了!

出事了!

雷厉心一沉,来不及换衣服,拿上手机穿上鞋迅速的出门而去,眼睛不自觉的泛起红光,谁敢动宋伊,谁死!

雷厉打了一辆车匆匆来到了酒楼,快速的跑进酒楼,喧哗声顿时扑面而来。

环视了一圈,座无虚席,吆喝声劝酒声不绝于耳,但是却唯独没有看见宋伊的身影。

书评(96)

我要评论
  • 好像一&背后,

    雷厉的身影就好像一条黑线一般,闪电般掠过,背后,一片断手断脚的混混倒地惨叫!

  • 的地方&伐不禁

    不过一想到自己待会就要去的地方,雷厉的心里顿时多了几丝沉重,脚下步伐不禁缓了一缓。

  • 至连说&慢慢在

    耳朵微微一动,雷厉就已经确定里边说话人的位置,甚至连说话那个女人微微颤抖的身形都已经慢慢在他的脑海里成形。

  • 见,取&无垠大

    五年后重回旧地,小时候熟悉的地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钢筋水泥浇筑的高楼大厦,这让参军后常年游走于无垠大漠,荒山野岭的雷厉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不适应。

  • 不断闪&间,雷

    脚尖轻点,雷厉就好像暗夜中妖精一般,身形鬼魅般的不断闪动,仅仅一眨眼的瞬间,雷厉就奔了进去。

  • &说出这

    “这二货不会是精神病吧,居然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你以为你是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7:06:15','','classid=14','0','5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