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厉蓦地,宋伊的话语中透漏出的庇护让他感觉到了一股久违了的深深的感动,而同时,对陈天阳父子的杀机前所未有的非常强烈!老子现在的就仅有这些东西也可以好好珍惜了,你们最好是别惹我!一但来微微一笑,转身回了卧室。。...

雷厉蓦然,宋伊的话语中透露出的庇护让他感觉到了一股久违的感动,而同时,对陈天南父子的杀机前所未有的强烈!

老子现在就只有这些东西可以珍惜了,你们最好别惹我!一旦来了,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

车速很快,一会就到了小区。宋伊开门后脱下外套,进房间拿出了几套衣服,说道:“这些是华子的衣服,你和华子的身材差不多,先这么穿着吧,等改天我有时间了再给你好好买几身。我累了,先休息了。”

微微一笑,转身回了卧室。

雷厉摸着手中柔软的触感,心中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温馨。从小甭儿出身的他能走到现在,全凭他咬着牙一双手拼出来的。

在军队中,他有令人尊重的上司,有宽厚包容的大哥,却从来没有过女性的温暖!

此刻,感受着这股温馨,雷厉发誓,谁敢破坏,他穷尽天涯海角,势必要将他轰杀成渣!

草草洗漱了一下,雷厉躺在柔软的床铺上,看着天花板,心潮澎湃,却怎么也睡不着。

静静的看着时针走过了两个轮回,微微有点睡意的雷厉突然听到了客厅传来一阵微微的响动!

眼神一寒,一个鲤鱼打挺,雷厉跃身而起,好像猫咪一般悄无声息的开门走了出去。

他倒是要看看,谁敢在“暴龙”雷厉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开门一看,雷厉却是有点傻眼。穿着黑色真丝睡裙的宋伊脸色酡红的坐在靠近客厅的小吧台上,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脸色红晕更甚,浑身散发着别样妩媚的魅力!

雷厉刚一走近,就被宋伊给发现。妩媚的桃花眼中散发着开心的光芒,朝着雷厉招手,“雷子,快来,陪我喝两杯!”

话还未说完,一个重心不稳,就要从吧台上摔下来。雷厉一个箭步冲上扶住她,这才没有让她摔倒在地。

宋伊似乎毫无所觉,笑着给雷厉倒了一杯猩红的红酒,举起酒杯,大声道:“干杯!”随即一饮而尽。

雷厉看看桌上已经空空如也的两个红酒瓶,说道:“嫂子,你醉了,我扶你回去。”

喝醉的宋伊光洁如玉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绯红,已经完全稳不住身体,靠在雷厉的身上,呵气成兰,那股女人的体香飘入雷厉的鼻子中,雷厉的大脑轰的一响。

低头一看,宋伊那火爆的身材仅仅一件小睡裙根本无法完全包裹住,精致的身材被完美地衬托了出来。

而短短的睡裙边慢慢往上推去,让人对那之后覆盖的风景恨不得一览为快!

雷厉脑袋一片空白,用自己仅剩的一丝理智将宋伊推开,沙哑道:“嫂子,你醉了,我送你回房休息。”

“我没醉,我还要喝!”宋伊不停地挣扎着,雷厉没办法,拦腰抱起宋伊,大步的朝她的房间走去。

轻轻的将宋伊那轻柔的身子放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后,雷厉转身准备离去,却突然被宋伊一把抓住,用力往回一拽!

雷厉措手不及之下,顿时被拉倒在床上,宋伊就好像八爪鱼版飞快的缠了上来,死死地搂在胸前,嘴里喃喃自语。“华子……”

雷厉只感觉自己陷在了一个轻软如棉的身子上,柔软的手感,雷厉顿时口干舌燥,心跳就好像击鼓一般,越跳越快,眼见的就要将雷厉那最后一丝理智淹没。

这时,雷厉突然听到了宋伊口中喃喃自语,“华子……”

就好像一道闪电一般,突兀的劈在了雷厉的脑袋上,将他混沌的脑袋顿时清明,理智重新回来。用力一挣,就挣脱了宋伊的束缚,飞一样的朝外边跑去。

走到门边,雷厉扭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没将他好不容易回来的理智又给淹没。不安份的宋伊踢开了被子,短小的睡裙已经被卷到了大腿根。

雷厉不敢再回头,碰的一声关上卧室门后,长舒一口气,慢慢回到自己的卧室。

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情形,身体内又泛起一阵躁动,雷厉强自抑制自己不去想,在心底告诫自己,她是大哥风华的妻子,是自己的嫂子!

这样来来回回的说了好几遍后,那股燥热这才慢慢褪去。而折腾了半天的雷厉也感觉到了一股睡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雷厉第二天早上起来,早已经是日上三竿。美美的睡了一觉后恢复了所有精力的雷厉慢慢活动有些僵硬的关节,走出了卧室。

整个房子静悄悄的,雷厉正觉得奇怪,突然看到了客厅茶几上有张纸条,拿过一看。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厉就奔&了进去

    脚尖轻点,雷厉就好像暗夜中妖精一般,身形鬼魅般的不断闪动,仅仅一眨眼的瞬间,雷厉就奔了进去。

  • 不住了&个小混

    “老子还没干过这么美的妞,快忍不住了!”一个小混混擦着双手,眼神贪婪的看着女人。

  • 不过一&的地方

    不过一想到自己待会就要去的地方,雷厉的心里顿时多了几丝沉重,脚下步伐不禁缓了一缓。

  • 断的出&单的一

    刚才那些凶恶的好像恶魔一般的小混混,就好像破烂布娃娃一般,毫无还手之力的就被打倒在地,一个身形鬼魅的男人,不断的出现在小混混面前,简单的一拳,一脚,没有人可以躲开,干脆利落的打倒在地!

  • ,地上&在内的

    眨眼间,地上就倒下了五个人,就只有包括黄毛在内的三个混混愕然的看着那个男人。

  • 是精神&的话,

    “这二货不会是精神病吧,居然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你以为你是谁?”

  • &,“暴

    雷厉无动于衷的听着这些话,薄薄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残忍的弧度,潜龙中的人都知道,“暴龙”雷厉的忠告,无异于冥王告死!

  • 一般,&遇上这

    云渺渺感觉今天晚上简直就好像噩梦之旅一般,自己和家里赌气,悄悄的撇下所有的保镖偷跑出来散心,却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

  • 乖乖的&,嘿嘿

    为首的黄毛小混混嘿嘿淫笑道:“乖乖的和哥们回去,听话的话让你少受点罪,不然的话,嘿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8:47:15','','classid=14','0','35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