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眼前男主光环护身的冷东卿,琨哥一阵心肌梗死,偏偏他们手上有人质,并且人数较多,怎么气势上就如果弱鸡呢?琨哥朝地上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跟身旁的小奸滑说,“去,随即,她的瞳孔逐渐放大,眼前那个高大俊朗的声音在熟悉不过了,她皱着眉,摇着头,示意冷东卿赶紧走,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和这里几十号人干仗呢?。...

看着眼前男主光环护身的冷东卿,琨哥一阵心肌梗塞,明明他们手上有人质,而且人数较多,怎么气势上就那么弱鸡呢?

琨哥朝地上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跟身旁的小滑头说,“去,把冷总的老相好带过来!”

凌茹云感觉自己直接被人拽起来,走了几步,那人直接把她的眼睛上面的黑布摘掉,一股强烈的白光刺痛她的双眼,不由得紧闭双眼。

随即,她的瞳孔逐渐放大,眼前那个高大俊朗的声音在熟悉不过了,她皱着眉,摇着头,示意冷东卿赶紧走,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和这里几十号人干仗呢?

小滑头剪了极短的寸头,咋一看和蹲号子的造型有点相像,这种造型使他看起来更加暴戾残忍,他用力一揪凌茹云身后的麻绳结,气急败坏地说,“慌什么,到时候给你们两个一起上西天,做一对苦命鸳鸯啊!”

看到这一幕,冷东卿的一直淡定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但是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他薄薄的嘴唇一动,“老琨,都是大老爷们,做不成生意而已,何必拿小姑娘出气呢?”

“我们之间可不止这一点恩怨吧,在B市,冷总很狂啊,直接毁了我们的据点,还把我们的兄弟整得缺胳膊少腿的,这口怨气,吞不下啊!”

冷东卿依旧淡定,“大家都是成年人,难道不应该为自己行为买单吗?是你们有错在先,偷袭我们,难道就应该赔偿一下吗?”

“呸!你的地头,怎么说都是对的罗,睁大眼睛看一看,这里是M国,你女朋友在我手里,信不信我一刀给她划成两块!”旧事重提,琨哥阴险的脸上变得十分狰狞,一把亮晃晃的长刀举起来,反光在脸上,看起来心惊肉跳的。

“一群没用的家伙!”冷东卿斯文地吐出这几个字,一下子引起了一群人的怒火。

“你说什么?”

“你们没出息啊,有什么冲我来,但是奉劝你们一句,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也达不到什么好处!”冷东卿瞥了一眼那个被五花大绑的女孩,脸上弄了污迹,依旧十分美丽,她虽然惊慌害怕,但是依旧镇定从容,甚至示意他赶紧离开。

发现她头上有一片难以明辨的血迹时,冷东卿紧紧攥住拳头,极短的指甲掐进肉里,生疼的感觉丝毫难以减弱他的愤怒!

可恶,威廉怎么还不来,看来,只能先出手了!

“不如,用我来换她吧,这样,你们比较划算一点!”

随即冷东卿往前踏出几步,强大的气场吓得这群混混一阵胆颤,说到底,他们只求财,顺便出一口恶气罢了。

小混混们战战兢兢地盯着一步步往前的年轻人,明明手上没有任何武器,而且孤身一人,为什么杀气那么重?

琨哥随即将身后的一个小弟甲踢到冷东卿面前,丢过去一根麻绳,喊道,“把他的手捆起来!”

小弟甲捡起麻绳,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将那个浑身煞气的年轻人的双手捆在身后,如果冷东卿动手,那么他就是第一个被干掉的人了,好怕怕啊!

冷东卿丝毫不挣扎,一脸淡定从容的模样,被推到琨哥面前的时候,锐利的眼神还把琨哥吓了一跳。

胆子小的人真的不适合做混混啊, 万一惹上一个厉害的人物,怎么死都不知道!

“琨哥,现在我为阶下囚,你想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吧!”

冷东卿毫无表情的面孔下,其实内心有一点慌乱,他不知道威廉什么时候才能到,能做的就是用好的条件忽悠他们,好延迟增援时间。

“啧啧,呼风唤雨的冷总也不过如此嘛,条件好说,好说,只要你把公司的股份分一半给我们,然后无条件支持我们在B市重建据点,这个女人,就可以领回去了!”琨哥一副恬不知耻的模样,令冷东卿心中冷笑。

一半的股份?

他白手起家的金融帝国,就白白送到一群没有脑子的小混混手上,简直耻天下之大笑。

但是嘴上却说道,“那你打算怎么拿?捆着我的手拿吗?”

琨哥也没有想到冷东卿如此配合,盯着他手上的麻绳,思考良久,“你,写一个股份转让书和保证书,保证让我们顺利拓展海外市场,不然的话,一刀了结了这个小妞!”

琨哥身后的小滑头色眯眯地添一嘴,“琨哥,一刀了结那小妞可惜了,还不如给弟兄们乐呵乐呵呢!”

琨哥反手就是一巴掌,怒喝道,“精虫上脑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而冷东卿的心中狠狠地给小滑头记上一笔,竟敢打他的女人的主意,死有余辜!

他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鱼仓外不寻常的声音,“砰”的一声,小滑头直接被爆头了。

就在这一瞬间,冷东卿纵身一跳,被捆绑的双手灵巧地伸到前面来,他敏捷地踢开应声倒下的小滑头,贴身护住凌茹云。

突如其来的响声把那群小混混吓得够呛,在猛烈的火力攻击面前,长刀根本没什么优势,地上“哐啷”一片响,一群人作鸟兽散开状,纷纷躲起来。

琨哥被气得火冒三丈,顾不得骂人,不怕死地举起长刀往冷东卿身上一劈,迎面被冷东卿一个高踢腿把他手上的长刀震掉。

一群穿着军绿色迷彩服的人鱼贯而入,一部分人将冷东卿和凌茹云团团保护起来,另一部分人迅速制服企图反抗的琨哥等人,以及将躲起来的小混混捉出来。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就在短短几分钟之内,阶下囚的身份迅速转变。

一个身材起码一米九的金发碧眼大高个外国人,抽着雪茄,慢慢悠悠地走进来,被里面的鱼腥味惹得皱起眉头,右手食指轻轻捂住鼻子,嘚瑟地说道,“一群没用的小流氓,今天我威廉亲自出动,就是你们最大的荣幸了,统统给我往死里整!”

阿木连忙跑进来,解开自己BOSS的手,幸好BOSS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手上有一点点勒红而已,相比之下,凌茹云就比较严重了。

她头上的伤口久未包扎,血迹沿着脸颊往下流,映衬得一张小脸更加苍白,看起来触目惊心。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手中的&抛物线

    手中的卤煮以完美的抛物线弧度不偏不倚地落在透明前车窗上,汤汁犹如抽象派画作散开,滴答、滴答落下来。

  • 味,作&,是不

    凌茹云抱着一本厚厚的英语版《飘》看得津津有味,作为21世纪新新女性,是不屑于依附在男人身上的,不过书中的情节却十分扣人心弦,英语版的更有另一番风味。

  • 你个臭&死变态

    “你,你个臭流氓!死变态!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凌茹云气呼呼地在后面喊!

  • 的卤煮&的事情

    不过她看到好闺蜜一回来无精打采的样子,说好的卤煮也没有带回来,看来是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了,也识趣不再问。

  • 上就毕&所谓少

    “好。” 凌茹云专注于读本,马上就毕业了,这样珍贵的学习机会就很少再有了,而她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对所谓少爷家的豪华派对一点也不感兴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