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村是当地靠海的一个小渔村 ,村里面祖祖辈辈都是以打渔维持生计,再再加将至M国商业经济中心,因为近几年发展中十分迅速,成了了供应城市水产品的主要基地,还干起出口贸易。之之前就有一群来自M国的生意人,与其说是生意人,不就是M国的小混混,想要做进出口贸易的生意,却没那个能力,贪心不足蛇吞象,结果欠下一屁股债,想找冷东卿作为投资人,却被他一口拒绝。。...

小鱼村是当地靠海的一个小渔村 ,村里面祖祖辈辈都是以打鱼为生,再加上临近M国商业经济中心,所以近几年发展迅猛,成为了供应城市水产品的主要基地,还做起出口贸易。

之前就有一群来自M国的生意人,与其说是生意人,不就是M国的小混混,想要做进出口贸易的生意,却没那个能力,贪心不足蛇吞象,结果欠下一屁股债,想找冷东卿作为投资人,却被他一口拒绝。

作为生意人,冷东卿对于这种小打小闹毫无价值的生意一点兴趣都没有,不料他们被拒绝后,恼羞成怒偷袭他们,最后冷东卿还一身血跑到凌茹云家避难,虽然他后来铲平了他们在B市的势力,没想到,这群人死性不改,居然对他的女人下手!

实在可恶!

“阿木,联系威廉!”冷东卿紧紧攥住的手居然有一丝丝发抖,掌心的冷汗湿漉漉的。

“好的,BOSS!”

阿木随即找到威廉的联系方式,拨通之后,把手机递给冷东卿。

“威廉,别来无恙,情况紧急,我需要一支军火猛烈的队伍救急,他们有人质,不要冲动,最好你带头,好,小鱼村会合!”

黝黑的司机瞧着两个人气势汹汹,杀气逼人,小心脏直哆嗦,好可怕啊!虽然他什么也听不懂,但是在阿木目光如炬的眼神下,假装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的样子,专心致志地开车。

小鱼村距离M过商业经济中心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一下车,一股鱼腥味扑面而来,来来往往的都是渔民和生意人,周边商铺是批发各种新鲜的海货。

冷东卿皱着眉头,眼神中迸射出怒火,这股味道实在难闻,居然把他的女人藏在这些个湿漉漉臭熏熏的地方。

想到那个单纯又胆小的女孩,因为他遭受到伤害,冷东卿内心一紧,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凌茹云了。

“叮!”手机又是一响,上面写道,“贴身跟随的助理站在那里别动,麻烦冷总屈尊上了面前这架三轮车。”

冷东卿嘴角鄙夷一笑,好家伙,恐怕就在不远处盯着他们,不但让他孤身一人,还转移地点,反侦察能力还挺强的啊。

随即准备坐上那家破破烂烂的三轮车,开车的是一个四五十的老头,估计也是临时雇佣来的,就算问,也问不出来个啥,灭了他,那群人也可以让他去另一个地方。

“BOSS,万万不可啊!太危险了!”阿木神色慌张地赶紧阻止冷东卿,两个人的话,或许还有个照应,一个人前往,恐怕凶多吉少啊!

“阿木,等威廉!”

冷东卿说完这一句,直接上车,那架三轮车“突突突”地拐进小巷子,消失不见。

凌茹云幽幽醒过来,身体的不适感令她一个激灵,手脚被粗大的麻绳牢牢捆住,动弹不得,嘴巴被胶布贴住,就连眼睛,都被一块黑布遮住视线,她就这样像一个粽子一样捆住,丢弃在地上。

地面上湿漉漉,黏糊糊的,浓烈的鱼腥味使她忍不住肠胃翻腾起来,她想挣扎起来,却听到一阵讥笑声。

“小妞,别费劲了,可怜那一双小胳膊小腿的,心疼死哥哥了,”随即声音变得凌厉,一双粗糙的大手狠狠捏住她的下巴,“不乖乖呆着的话,小心哥哥教你怎么老实!”

脸上的疼痛感使凌茹云不敢再动一下,那人甩开手之后,随着惯性,她也被摔倒在地上,脑袋着地,一种火辣辣的生疼从脑壳之上传来,整个人有点晕晕的。

随后,她听到那个捏她脸的人声音低沉说,“他X的,还不来,老赖行不行啊,万一冷东卿那小子不来咋办,怎么跟弟兄们报仇?”

另外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发出一种轻浮的淫笑声,“嘻嘻嘻,不来也没事,下次找机会再报仇也不晚,正好有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娘们让弟兄们爽一下!”

“啪!”一个巴掌狠狠打在脸上的声音传来,低沉的声音又响起,“没出息的家伙!一个女人能有多大作用,最主要的是能把冷东卿捉过来,不但可以报仇,最好让他把上亿身家吐出来,到时候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是是是,琨哥说得对!”年轻的声音终于正常一点了。

随即,有第三个人的声音随着匆匆脚步声传来,“琨哥,他到了!”

“好,让弟兄们准备!”

躺在地上的凌茹云心中一紧,通过这群流氓的话语,她大概知道这个叫琨哥的就是这群人中的老大,想捉住她要挟冷东卿,而那个“他到了”,难道冷东卿真的不怕死,救她来了?

一瞬间,凌茹云心中绝望,她并不想成为别人拿捏冷东卿的要穴,嘴巴想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嘴巴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一个巴掌拍在脸上,凌茹云感觉有一种火辣辣的痛,耳边响起,“臭娘们,小情人来了激动个啥啊,到时候给你们两个人见最后一面的机会!”

冷东卿转了好几趟三轮车,终于在这个破破烂烂的仓库面前停下,短信让他一个人走进去。

眼前这个仓库,看起来年久失修,估计是废弃的鱼仓,最外面是一格格水泥砌成的鱼槽早已变成脏兮兮的,剩下一点点黑魆魆的水在里面,地上因为常年潮湿,长满了泛绿的青苔,而最里面是几个隔开来的大隔间,毫无疑问,他们就藏在最里面。

那个自称琨哥的人带头站出来,旁边是之前被冷东卿打得哭兮兮的小滑头,身后是黑压压的二十多个小青年,他们手上齐唰唰拿着泛着寒光的长刀。

“冷总今天难得大驾光临,怎么孤零零一个人啊?”琨哥挑着眉头得意洋洋地说。

“……”冷东卿无语,怎么就跟这群脑残纠缠上了呢,还不是他们逼的!还一副傻乎乎不知道的样子,演戏呢吧?

“正好今天我们这有客人,或许冷总想她想得很啊!”

冷东卿喜怒不形于色,冷冽地问道,“人在哪?”

如果她有一点点伤害,那么这群小混混也别想有好下场!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能理解&小云,

    李晴一下子不能理解,出门前兴高采烈的小云,回来就像打了霜似的茄子似的,什么叫卤煮没了?

  • 鸡撑硬&颈不肯

    凌茹云目光游离,红润娇唇微微张开,一双嫩如葱白的小手纠结地拧在一起,却死鸡撑硬颈不肯低头。

  • 已,难&卖,还

    她一想到美味的卤煮化作乌有,就心里就郁结不已,难得一次自己那么勤快,亲自出去买吃的,却遇到了一个奇葩,一想到那个弄掉她外卖,还咬她耳朵的死变态,心里面就窝火。

  • 完美的&弧度不

    手中的卤煮以完美的抛物线弧度不偏不倚地落在透明前车窗上,汤汁犹如抽象派画作散开,滴答、滴答落下来。

  • &的人!

    “明明是你不看人!”凌茹云简直没有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气得要吐血!

  • 室,李&云儿,

    凌茹云沮丧地回到寝室,李晴一看到她,放下手中的课本,笑嘻嘻地凑过去,“小云儿,米饭打回来了,我们美味的卤煮在哪啊?”

  • 傻楞又&女孩,

    冷锋透过后视镜看到呆萌、傻楞又固执的女孩,惹得他想亲自撩一下,本来冷峻的脸放松下来,郁闷的心也开始放松,嘴角不自觉上扬:“有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