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峰所以长年吸烟,指甲都被熏成焦黄,只看那只黄手一个浑身哆嗦,“瞧你说的,我是差钱的人吗?”冷东卿眼眸一沉。自从冷峰把简言之公司交到他后,他而已主要负责日常打理一下,所有的自从冷峰把所谓公司交给他之后,他只是负责打理一下,所有的进账都是落在冷冷峰手上,这家金融公司,完全是他白手起家做起来的,每个月还给冷峰10万生活费,虽然他不喜欢冷峰,但毕竟冷峰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也不会亏待。。...

冷峰因为常年抽烟,指甲都被熏成焦黄,只看那只黄手一个哆嗦,“瞧你说的,我是差钱的人吗?”

冷东卿眼眸一沉。

自从冷峰把所谓公司交给他之后,他只是负责打理一下,所有的进账都是落在冷冷峰手上,这家金融公司,完全是他白手起家做起来的,每个月还给冷峰10万生活费,虽然他不喜欢冷峰,但毕竟冷峰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也不会亏待。

只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有可能是冷峰背后那个戚梅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管好你那个多嘴的女人吧!阿木,送客!”

随即,冷东卿打开电脑,工作起来了。

“你,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连婚事我都做主不了是吧?跟你妈一样冥顽不灵,就知道跟我窝里横!”

冷峰一想起回家之后,那个难缠的妇人,再加上冷东卿长大之后,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一气之下,连冷东卿的妈妈也拉出来骂了几句。

不料,却激起冷东卿最深处的愤恨。

他揪住冷峰那皱巴巴的衣领,眼神就像一把刀子一样,恨不得把冷峰的心脏都挖出来,“不许你说她,你没有资格!”

冷峰被他突如其来的暴力吓到,被松开之后,哆哆嗦嗦地走了。

阿木敲了敲门进来,“BOSS,查到了凌小姐的去向了。”

“去哪?”

“就在4天之前,凌小姐乘坐班机飞向M国,以学校交换生的身份去的,应该就在M国外语学院。”

“订票,最快的那一班飞机。”

“BOSS……”阿木面露难色,“今天和明天都有重大会议和决策,你不在的话恐怕难以进行!”

“恩?”冷东卿的目光从电脑上移出来,冷冷地说,“公司雇佣他们,是帮我分忧解难的,如果事事都需要我去做,我去盯,要他们有何用?”

“……”阿木犹豫了一下,随即回答,“好的!”

原本他解释一下BOSS的决策英明,无人能敌,但是想一下,这一个星期以来,与BOSS 相处如同伴虎,动不动就原地爆炸那种,现在后脊背都是冷飕飕的,还是让BOSS解决私人问题再说吧!

不然的话,全公司上下都不好受!

M国外语学院。

凌茹云认真地在课堂上做着笔记,之前她一直纠结着考验还是做其他,后来她决定出国做交换生,也为自己大学四年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做交换生的好处就是不但在履历上镀金,而且对于外语口语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锻炼机会,毕竟理论和实践总是有很大的差别,考试成绩再好,都比不上出国和外国人聊聊天。

在这里,凌茹云交到了几个好朋友,外国人其实都比较热情友好,三言两句就能做好朋友,所以,她化名珍妮,和他们打成一片,也不会有太多的羁绊和孤单。

“铃铃铃……”

下课声响起,凌茹云和其中一个好朋友Kity有说有笑地走出来,并且用英语做简单的交谈。

“你觉得外语老师今天是不是特别帅?”Kity其实是一个打扮得酷酷的女孩子,身材高大,头发短短的,而且喜欢比她大看起来比较阴柔的男孩子。

咋一看,凌茹云有点小鸟依人地搂着Kity的手臂,两人有说有笑的,俨然一对情侣。

“不会吧,我觉得一般,可能是我一直都在记笔记的原因吧,没有留意看,你喜欢的话可以约他出来玩啊?”凌茹云回想一下,那个外语老师其实长相一般般,身高才和Kity差不多,相貌比某人差远了。

“我想要周末约他出来喝一杯,你来不来?”

“我不去了,我还要复习功课。”凌茹云想起酒吧乌烟瘴气的样子,心想还不如在宿舍做作业,很多功课她都跟不上进度。

“好吧,你这样下去永远摆脱不了单身的,嘿,珍妮你看,那个高高帅帅的男人一直都在看你耶!”

凌茹云顺着Kity指的那个方向望去,那人高高瘦瘦的,站在逆光之下,只能看清楚如同刀削一样的立体棱角,她有点迷糊了。

怎么在异国,也有与他这般相似的人呢?

还是说,她思念成狂?

她摇了摇头,准备离开,却被Kity拉住,“哎,珍妮你看,那个帅哥正在向我们这边走过来耶,天呐,虽然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看在颜值,我也愿意和他出去喝一杯的!”

“这位小姐,你介不介意 我和你朋友说一些话?”

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骤然响起,凌茹云准备离开的脚步突然像灌了千斤铅一样,定在那里。

是他,是他来了!

虽然第一次听用外语说话,但凌茹云在一秒钟内就听出来了。

“好的,那,你们聊!”

Kity无所谓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她觉得珍妮这么好看,有男生搭讪也是正常,在M国,只要你喜欢谁,随时都可以上前搭讪,就算被拒绝,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

冷东卿上前,紧紧搂住凌茹云,“你为什么突然跑到M国来,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凌茹云低着头,浅笑一声,“呵,我为什么要告诉冷总呢?我又不是你公司的员工,更不是你的女朋友,你找我的话,我只能想起一件事情。喏,还给你。”

随即,她挣扎出来,将那个日夜摩挲的铂金戒指轻轻摘下来,她知道戒指环内,刻着“L♥L”,却是巨大的讽刺。

“你……”冷东卿按住那只拿着戒指的手,低声怒吼,声音就像一声闷雷一样,“你要我怎么做,才可以不这样闹脾气?难道就因为一个牙齿印吗?”

“我哪敢啊,冷总,我不过是你身边微不足道的一个女人,或者说,都不算!”

凌茹云想起那天晚上,林美欣说给她听的那一番话,胸口一阵疼痛。

20年的感情都可以随便舍弃,更何况他和她认识只有短短几个月呢?

“云儿,你不要闹脾气了好不好,跟我回去好不好?”冷东卿的语气软下来了,整个人看起来有点颓,这些天他找不到她,感觉就像回到了8岁那年,他失去了妈妈,也失去了好朋友,失去了所有爱他关心他的人。

“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你可以去和林美欣结婚,你可以去找任何一个女人,为什么是我,我输不起啊!”凌茹云突然觉得这些天的安逸都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所有伪装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不至于&一个陌

    不要啊,不要啊,她虽然没有男朋友,也不至于渴望到乐意被一个陌生人亲吧?

  • 睹粉身&碎骨的

    凌茹云不顾渗出血印的膝盖,手再长也接不住那个已经惨不忍睹粉身碎骨的卤煮外卖,又惋惜又气愤。

  • 你个臭&茹云气

    “你,你个臭流氓!死变态!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凌茹云气呼呼地在后面喊!

  • 气得要&吐血!

    “明明是你不看人!”凌茹云简直没有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气得要吐血!

  • 她美滋&辆白色

    她美滋滋地往学校的方向走,突然转角处出现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帕拉梅拉。

  • 和人品&钱越抠

    果然长得帅没和人品没半毛钱关系,越有钱越抠,她要坚持住,绝对不能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