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茹云陡然完全停止的动作,令冷东卿突然忆起前天早上的事情,心中一阵懊悔。这该怎么作出解释才好呢?自家媳妇但是一个小醋坛子。么跟她说,是因为他教训林美欣上一次害她的事情,这该怎么解释才好呢?自家媳妇还是一个小醋坛子。。...

凌茹云骤然停止的动作,令冷东卿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心中一阵懊恼。

这该怎么解释才好呢?自家媳妇还是一个小醋坛子。

难道跟她说,是因为他教训林美欣上次害她的事情,所以被咬了?

他说不出口。

凌茹云盯住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不了解他。

可能是因为他最近总是在她面前晃悠,宠着她护着她,所以一时忘记了,其实这个男人对于别的女人来说,简直就是明晃晃的诱惑,只要他轻轻挥一挥手,就有大把的女人挤破脑袋跟他示好。

在凌茹云充满疑问的眼神之下,冷东卿毫无表情,一动不动,压根没有解释的想法。

他轻声咳嗽一声,“云儿,你要相信我,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的。”

“哦,我想的是哪样的?麻烦冷总跟我解释一下?”

凌茹云也不甘示弱,嘴角牵强地笑着,泪水盈眶,却忍着不掉下来一滴。

她从来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之前一再拒绝是觉得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应该掺和在一起,没想到最终她还是沉沦了,而对方始终有恃无恐,夜夜笙歌?

她突然恨自己没有管好那颗不安分的心。

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云儿……”

冷东卿用宽厚的手掌,握住她的脸颊,想要抹去泪水,却发现她一直坚忍着,“难道,这段日子里,你感受不到我的爱意吗?我甚至为你一句话而伤心难过,为你一个笑容而开心得像个傻子!”

“呵,那么,对于冷总来说,随便一个女人也可以左右你的心情,甚至,咬你一口!”

随即,凌茹云一个转身,毫无迟疑的离开。

离开,是她最后的尊严。

为的,是不让他看到落下的泪水。

背后,冷东卿狠狠地用拳头捶了几下桌子,餐桌上的洋桔梗花应声倒下,本应该完美浪漫的约会,却在这种压抑的,无声的氛围中,衰败落幕。

凌茹云边走边啜泣,身后却紧跟着一个人,亦走亦趋。

她惊觉那脚步声应该不是冷东卿追过来的声音,突然有点惊慌,赶紧加快脚步,不料后面一只手拽住她,吓得她大喊起来。

“救命啊,放开我!”

“呵呵,茹云妹妹,你咋这么胆小呢?我啊,林美欣。”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凌茹云才松口气,回头一看,林美欣弯腰笑着,可见刚才她有点惊吓过度了。

“美欣姐,是你啊,我还以为是……”

“放心,我又不是流氓!”

“茹云妹妹,听说你在我店里工作的时候身体不舒服,今天我过来,特地跟你说一声对不起的,当时我不在店里,又不知道情况,早知道就不敢叫你过来受苦了。”林美欣笑意盈盈,看似诚恳,实则试探着说。

“哪里,哪里的事,美欣姐平时工作那么忙,是我不好意思,没帮到忙,还给你添麻烦了。”

凌茹云对林美欣突如其来的道歉感到惊讶,想了想,之前只是晕过去了,然后冷东卿和萌萌都不让她做兼职,而她却没有和林美欣打招呼,别人却跑过来道歉了,一时过意不去。

林美欣心中打赌,冷东卿一定隐瞒着她做的坏事,不让那个傻白甜知道,从凌茹云见她的反应来看,确信了这个想法,而且她并没有错过凌茹云那明显的泪痕。

她装作知心大姐姐的模样,十分担心地说,“茹云,你这是,哭过了?跟姐说,是谁欺负你了,姐揍他去!”

“美欣姐,我没事。”

“你啊,就是小姑娘一个,除了为小男生伤心,还能为啥呢?来来,这边坐下。听姐姐一句劝,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像我和东卿在一起这么多年,却一点名分都没有,今天高兴就陪你玩一下,明天不开心,懒都懒得见你,唉……”

林美欣拉着凌茹云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下,长吁短叹地聊起冷东卿。

一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凌茹云就惊呆了,“你,和他?”

“对啊,我们认识已经20年了,感情也非常深厚,冷伯伯也想着让我们早日成婚,可是东卿心性不定,我也没有办法……”

说着说着,林美欣就捂着脸,假装哭泣起来了。

凌茹云呆呆地坐在那里,她想起那个男人霸道的吻,霸道地跟村民说,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还有,那个不明所以的牙齿印。

不曾想,她居然是他和林美欣之间的第三者,或者说,是小四,小五?

心中有一种绞痛的滋味,是凌茹云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她匆匆和林美欣道别,然后落荒而逃。

最后,她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一个星期之后,X金融总裁办公室。

冷东卿感觉内心有一头愤怒的狮子在怒吼,原本俊美的脸扭曲成一幅抽象画,周边的空气温度骤减,凌茹云在短短一个星期内不明所踪,李萌萌根本不肯说,而耳边那个聒噪的声音,却像苍蝇一样,嗡嗡的就是不停歇。

冷东卿眼神阴沉地盯着眼前这个男人,他一直在说,一直在说,好像只有他说的才是对的,然后逼迫他去做那些可笑的事情。

从小到大,不都是这样吗?

自从父亲冷峰生意失败之后,就一直在抱怨妈妈不中用,理直气壮地和戚梅苟合在一起,妈妈意外去世之后,父亲甚至拿着妈妈车祸的赔偿金,去取悦那个女人,从而获得盈利。

冷峰东山再起了,但是他再也没有妈妈了。

现在冷峰却一副关心慈父的模样,关心他的人生大事,甚至擅作主张地答应林家的婚事?!

“你看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这B市,还有哪家姑娘像林美欣那样子和你感情深厚的呢?你不要再玩了,赶紧成家立业吧!”

冷峰一边抽着烟,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这儿子咋就像个冰块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说吧,林美欣给了你多少好处?难道我每个月给你的钱还有你公司的钱都不够用吗?”冷东卿决定不想再浪费时间了,直入主题。

书评(92)

我要评论
  • 挥过去&,不偏

    凌茹云忍不住拧过头闭上眼睛,嫌弃地用左手掌挥过去,不偏不倚,冷锋那一张俊脸泛起了红。

  • 放下手&,“小

    凌茹云沮丧地回到寝室,李晴一看到她,放下手中的课本,笑嘻嘻地凑过去,“小云儿,米饭打回来了,我们美味的卤煮在哪啊?”

  • 凌茹云&资料,

    凌茹云想起这个月买了不少资料,在学习和鸡腿之间苦苦挣扎,心里面一阵悲凉,呜呜……

  • 不过是&也不感

    “好。” 凌茹云专注于读本,马上就毕业了,这样珍贵的学习机会就很少再有了,而她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对所谓少爷家的豪华派对一点也不感兴趣。

  • 傻楞又&,嘴角

    冷锋透过后视镜看到呆萌、傻楞又固执的女孩,惹得他想亲自撩一下,本来冷峻的脸放松下来,郁闷的心也开始放松,嘴角不自觉上扬:“有趣。”

  • 飞了,&应该是

    她用了3秒钟的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想到本来到嘴的卤煮就这么飞了,恨恨地说:“不对,应该是你赔我外卖才是!”

  • 块钱,&真的要

    外卖再好吃也就几十块钱,可能还不够汽车的保养费呢,难道真的要赔钱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