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凌洪福喝多了,陈琴在后座照料着,凌茹云只得坐在副驾驶车位上,而冷东卿是个冷性子,仅有在下车的时候打了打招呼喊了声“伯母”,后始终默而不言。可陈琴哪是能静静地可陈琴哪是能够静静坐着的人呐,尤其是第一次看到自家女儿和一个高大帅气气质高雅的男人站在一起,牵着小手,现在更是贴心地把她一家人送回家,看着前座相衬又暧昧的两人,她假装咳嗽几声。。...

因为凌洪福喝醉了,陈琴在后座照顾着,凌茹云只好坐在副驾驶位上,而冷东卿也是个冷性子,只有在上车的时候打了招呼喊了声“伯母”,之后一直默而不言。

可陈琴哪是能够静静坐着的人呐,尤其是第一次看到自家女儿和一个高大帅气气质高雅的男人站在一起,牵着小手,现在更是贴心地把她一家人送回家,看着前座相衬又暧昧的两人,她假装咳嗽几声。

“妈,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凌茹云对她老妈可是了解透了,憋这么长时间不八卦,已经是极限了,但是又生怕她像人口普查那样子问来问去,令人尴尬。

“呵呵,没,没什么话要说,囡囡,你怎么不跟我介绍一下这位大帅哥啊?”陈琴讪讪地笑着,感觉这个男人有一点冷,与普通人不一样,又不敢贸贸然去盘问。

“大帅哥?”凌茹云瞥了一下那个认真开车的人,恩,侧脸确实挺帅的,幸好爸爸已经喝醉,不然的话会吃醋的吧!

“伯母,怪我没有好好介绍自己,我叫冷东卿,是茹云的朋友。”冷东卿适时的插入一句话,在未来岳母面前,必须要卖乖啊!

陈琴一听,就不乐意了,“朋友?你们小手都牵了哇?难不成你们小年轻的都喜欢不负责任吗?”

“妈……”凌茹云生怕妈妈说出过分的话来。

“是我不对,伯母,我一直在追求云儿,只是她还没有答应,我一定会努力的!”冷东卿随即安慰道。

“哦,原来是这样,”陈琴一听,小伙子还是挺喜欢自己女儿的,心中一悦,话匣子也打开了,“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冷东卿连忙说,“一开始是我不小心弄掉了云儿的外卖,然后请她吃了一顿饭,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

凌茹云忍不住要翻白眼,这男人,挺会避重就轻的啊,明明是他蛮不讲理在先,现在却在她妈妈面前刷好感,但她也没有当面戳穿。

“那你们家还有几个兄弟姐妹啊?”陈琴接着问。

“妈!”凌茹云想起冷东卿妈妈去世的事情,觉得妈妈这样子问下去恐怕不妥,迟早要把人家的族谱都问个遍才休停。

“伯母,我家就我一个孩子。”

冷东卿今天难得的心情好,云儿对他也亲密不少,所以也将陈琴当做未来岳母,对她的问题也是一一回答。

“一个孩子啊,一个孩子好啊,我家云儿也是自己一个人,以后你们两个有个伴了。”

陈琴一听,没有兄弟姐妹,起码没有很多矛盾,都说父母是伟大的,陈琴现在连自己女儿嫁过去的事情都开始考虑了。

随后陈琴问了好几个问题,关于工作啊,家庭啊,冷东卿都是避重就轻,对自己的工作简单介绍了一下,却没有谈起父母亲,可见在他心中,父母亲依旧是一个大疙瘩。

到了凌茹云的家后,冷东卿依依不舍地拉着凌茹云的手,最后命令道,“明天中午,陪我一起吃饭,不然不让你回家!”

凌茹云觉得好笑,偌大一个人了怎的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只好笑着答应了。

将他们送回家之后,冷东卿再返回办公室,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阿木依旧在办公室等他,特意为他准备了一杯咖啡,看到大BOSS的神情没有以前那么冷酷了,一猜便知道,肯定跑去找某人求安慰去了。

“BOSS,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了,林家决定妥协。”

“恩,好。明天有什么安排。”冷东卿抿了一口咖啡问道。

“早上8点,高层领导会议,早上10点,带队控盘,下午1点出发到机场去M国,下午3点进行项目洽谈,5点半……”阿木拿出手机噼里啪啦念了起来,看到BOSS做一个停止的手势后 停下。

“把下午的行程去掉,找一个可靠的人去M国洽谈,另外,在慕思餐厅顶层,安排一桌晚宴。”

“好的。”阿木快速的应允下来,心中已经在筛选合适的人选了。

冷东卿哪里不知晓那个小女人支支吾吾想要说什么呢,只是他更乐意在正式浪漫的氛围下,请求她成为他生命中的另一半。

如果这是一种偏执,那他承认。在特定的环境之下,这种庄重的仪式感,便是他想给的幸福。

为此,他还忙碌着在网上去看合适的花和蛋糕,虽然这些事情阿木都能办好,但他依旧想要自己亲手去挑选,总觉得,自己挑选的比较有心意一点吧。

至于礼物,他早就准备好了。

正在他忙着去选那些眼花缭乱的鲜花和蛋糕的时候,突然办公室闯进来一个满身酒气的女子,那女子身穿黑色透视连衣裙,装扮时尚,却因为略凌乱的发丝遮挡了脸蛋,和摇摇晃晃的步伐,令人好感下降。

冷东卿蹙起眉头,女子身后的阿木紧紧跟过来道歉,“对不起BOSS,她强硬要闯进来,我不好阻止她。”

他本来愉悦的心情被打断,脸庞在灯光之下映出阵阵寒意,“你过来做什么?”

那女子抬头,将挡住眼睛的乱发捋到脑后,原来是林美欣。

只看她鄙夷一笑,“现在我还不能过来找你了吗?我们是20年的朋友了!”

“如果你想说这些的话,可以走了,我还有工作要忙。”

冷东卿淡淡地说,眼神却不曾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她惊慌,她绝望,她觉得不可思议,倔强的脸上流淌下来两条“小河”,眼神盯着那个爱恋这么多年,有那么绝情的男人。

她不由得哈哈大笑,“哈哈哈,你居然为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整我是吗?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是你让我爸爸强制关掉美容院,你凭什么?这是我的心血啊!”

冷东卿听到这里,才眉头一挑,依旧淡淡地说,“你既然知道了,那我也无须多做解释了,说完了吗?”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头发凌乱的林美欣急红了眼,那美容院是她炫耀的资本,虽然是她爸爸的钱投资的,但起码在别人面前,她不是米虫,不是依靠家人才能活下去的千金大小姐,担得起“才女”的名号,谁料冷东卿轻飘飘一句话,爸爸就强制性关掉 了,就连店铺都卖出去了。

“我以为林大小姐已经很聪明,早就知道为什么了呢。”

“你,不就是为了凌茹云这个傻白甜吗?是她自己傻,喝了别人给的药,差点被别人上手了嘛,那是她愚蠢,活该,关我什么事?”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坚持住&不能怂

    果然长得帅没和人品没半毛钱关系,越有钱越抠,她要坚持住,绝对不能怂!

  • 手将她&好想挠

    只是,这个陌生男子只是伸手将她的刘海轻轻挽在耳后,耳边沉静的男音十分暧昧,温热的气息惹得她耳朵痒痒的,好想挠一下。

  • 渴望到&吧?

    不要啊,不要啊,她虽然没有男朋友,也不至于渴望到乐意被一个陌生人亲吧?

  • &的,什

    李晴一下子不能理解,出门前兴高采烈的小云,回来就像打了霜似的茄子似的,什么叫卤煮没了?

  • 云儿,&美味的

    凌茹云沮丧地回到寝室,李晴一看到她,放下手中的课本,笑嘻嘻地凑过去,“小云儿,米饭打回来了,我们美味的卤煮在哪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