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茹云只好笑笑不回答,突然想起自己跑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生怕爸爸妈妈找不到要着急,于是连忙站起来,“李婆婆我得马上回去了,不然我妈要说我,下次再来找你聊天啊!”随即一个急转...

凌茹云只好笑笑不回答,突然想起自己跑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生怕爸爸妈妈找不到要着急,于是连忙站起来,“李婆婆我得马上回去了,不然我妈要说我,下次再来找你聊天啊!”

随即一个急转身,撞上了一堵坚硬结实的“墙”。

“哎呦!好痛!”凌茹云赶紧捂住自己被撞得通红的小鼻子,正准备抬头骂人,突然瞅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居然是冷东卿,“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 身穿黑色衬衣搭配黑色西装裤,英俊潇洒,修长的身材和绝美的面孔令人心动,手上提着各种营养品保健品,和他一身行头完全不搭。

天呐,他怎么出现在这里?难道一直在跟踪她?

这男人怎么这么死缠烂打?

这时候的凌茹云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也是瞬息万变,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还因为别人不理睬而失落呢。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这是你家?”

冷东卿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一惊一乍的女孩,心中多日的雾霾一扫而空,本来想过去找外婆的,却被女孩突然转身一撞,连他胸口都有点隐隐作痛,而凌茹云的鼻子也是红通通的。

“……”凌茹云扑闪这带泪珠的大眼睛,突然无言以对,总不能夸张地说,他就是个跟踪狂吧?

“没,没事,我走了。”凌茹云立马怂了,转身准备离开。

“去哪里?”突然一只大手搂住凌茹云的纤纤细腰,强行将她扳正面对着他,“溜得像只兔子似的,难道你就那么不愿意看到我?”

眼前的冷东卿和平时不大一样,平时是那种目中无人的傲慢,而现在,却有一种落寞的感觉,让凌茹云心中一软。

“我,我要回家。”凌茹云低着头不敢面对眼前这个攻击性那么强的男人,心中一阵疑惑,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冷东卿挑着眉“审问”面前这个不敢看他的女人,“你家在这里?”

本来他看到这个小女人的时候,心中一阵狂喜,这些日子想去找她,却想起她说的那番话而犹疑不决。

今天偶然间遇到,她就是这样低着头不愿意看他?

眼角的欣喜的光芒一下子消失不见。

“不是,我真的害怕爸妈担心。”

“那你给你爸妈打电话,说暂时不回去了!”

凌茹云:“……”

这个男人,真的是死性不改!

就在两人胶着的时候,突然一个调皮、老迈的声音响起,“囡囡,你就在我们家吃了饭再回去吧?”

“啊,李婆婆真的不用了……”凌茹云觉得脸红红的,十分不好意思。

“叫你留下来吃饭就留下来吃饭!”那男人臭着脸说道。

凌茹云:“……”

又不是他家,怎么那么不客气啊?

随后,冷东卿转身对李婆婆说,“外婆,我来看你了!”

啊?外婆?

听了这句话,凌茹云的嘴巴长得大大的,这是怎么回事?

李婆婆看到凌茹云这个表情就觉得好笑,把她拉过来,“囡囡,这是我外孙,你们小时候一起玩过呢,原来你们一直有联系啊?”

“啊?他就是那个小胖?”凌茹云呆呆看着冷东卿,表示难以消化这种现实。

冷东卿听到这个称呼,一时间不爽,那都是小时候的花名,他现在那么英俊潇洒,高大威猛,和“小胖”这个名字完全不搭好不?

他看着那表情夸张的女人,悄咪咪地用手在她腰间轻轻掐一下。

“哎呦!”凌茹云随即一个粉拳砸过去,那人的手臂和胸口都是硬硬的,砸得她手疼。

随后李婆婆对着冷东卿说,“孙啊,她就是你之前一直有提过的小女孩了,记得那时候她搬走了,你还哭了好几天呢!正好你们都在,就在家里面吃顿便饭吧!”

看着这两个小年轻你来我往地“掐架”,李婆婆识趣地离开,把剥好的豌豆端到里面去,心急火燎地喊儿媳妇多做两道菜。

“哈哈哈,原来你就是小胖,哈哈哈哈……”凌茹云看着李婆婆走开,终于绷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想起小时候那个呆呆的胖嘟嘟的模样,和他现在的高冷范完全不搭边,可能是因为知道冷东卿是自己发小的原因,一方面觉得不可思议,一方面对他多了几分亲切感。

“……”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无情的嘲笑,冷东卿一脸黑,突然脑袋向前倾,啄了一下面前这个女人“毫无遮拦”的嘴巴,得意地笑起来。

被冷东卿突如其来的袭击,凌茹云一脸羞红,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你这个死性不改的流氓,坏蛋!”

“流氓,坏蛋?那你还敢嘲笑我?”

“我哪里想到你就是小时候那个小胖啊,那时候我掉进水里面,你还是哭得最凶的那一个,没想以前就是个软绵绵的性格,现在却变成这个凶巴巴的样子了呢,实在太可惜了!”

“……”冷东卿习惯性地挑眉。

软绵绵的性格?凶巴巴的样子?

“以前那个时候,我才来村子里,被其他小朋友欺负的啊,那时候还是你站出来说不许欺负我,没想到小时候凶巴巴的你,现在却变成……”

“变成什么样子了?”凌茹云眼睛眯成一条线,歪着脑袋去看他,心想这男人肯定说不出个好词。

冷东卿直直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深情款款,“变得有女人味,那么温柔,那么可爱……”

凌茹云没想到他这么说,突然耳根被羞红,连同修长白嫩的脖子也红透了,像一只被煮熟的虾子。

“你,你说话都没有个正形,我,我不同你说了。”

看她又想躲起来,冷东卿将她拥入怀中,声音低沉有磁性,“是真的,以前那段日子,是你给了我快乐和支持,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你走入了我的心,在我心中,你就是那么温柔可爱,就像一个磨人的小妖精,我说的都是真的,可是你那天说的话,可是你真心话?”

“……”听了他的话,凌茹云脑袋变得晕乎乎。

她想起那天说过讨厌他的话,现在好像不那么讨厌了,随后支支吾吾含含糊糊的说,“没有,我没有讨厌你。”

“真的吗?”

“恩……”

冷东卿随即心中一动,印上那一瓣红。

书评(219)

我要评论
  • 不顾渗&碎骨的

    凌茹云不顾渗出血印的膝盖,手再长也接不住那个已经惨不忍睹粉身碎骨的卤煮外卖,又惋惜又气愤。

  • 这样珍&所谓少

    “好。” 凌茹云专注于读本,马上就毕业了,这样珍贵的学习机会就很少再有了,而她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对所谓少爷家的豪华派对一点也不感兴趣。

  • 得帅没&和人品

    果然长得帅没和人品没半毛钱关系,越有钱越抠,她要坚持住,绝对不能怂!

  • &看到自

    冷东卿看到自己的爱车一下子变成“大花猫”,心里面一股无名烈火燃起,看到这个“大头虾”女孩,不由自主想要教训她几句。

  • 辆白色&捷帕拉

    她美滋滋地往学校的方向走,突然转角处出现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帕拉梅拉。

  • 地落在&落下来

    手中的卤煮以完美的抛物线弧度不偏不倚地落在透明前车窗上,汤汁犹如抽象派画作散开,滴答、滴答落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