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离魂。清明时长假,凌茹云和爸爸妈妈一同回老家祭拜祖先,自从5岁那一年她溺亡后,家人就最终决定搬去B市,这是她第一次再次踏回故土。大巴士在山间小清明假期,凌茹云和爸爸妈妈一起回老家祭祖,自从5岁那年她溺水之后,家人就决定搬到B市,这也是她第一次重新踏回故土。。...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清明假期,凌茹云和爸爸妈妈一起回老家祭祖,自从5岁那年她溺水之后,家人就决定搬到B市,这也是她第一次重新踏回故土。

大巴士在山间小路上摇摇晃晃地行驶着,干净的车窗上一片片绿色稍纵即逝,而凌茹云却无心观赏窗外的山清水秀,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自从那天被班长秦昊然表白之后,她当场以性格不合的理由拒绝了,吓得差点连教室都不敢去,好在大四了大家并没有多少课程,避免了一时尴尬。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可能就答应了,毕竟她对秦昊然还是有好感的,长得帅气性格又好,而且还是乐于助人的学霸。

但是现在,凌茹云却没有感到一丝丝的激动,相反,更让她想起了那个坏坏的男人。

冷东卿真的很霸道,从来不顾及她的感受,但是那一份炙热的爱意,又让她一点点沉沦。想起那天冲动的话语,凌茹云就不由得懊恼,虽然是她的心里话,但也挺伤人的。

这么多天了,那个坏家伙都没有联系她,肯定是在生气,或者不想再理会她了吧。

呵,对啊,他身边那么多女人,随便找一个都比她好看比她好,又怎么会真的非她不可呢?

想到这,凌茹云的心中就像被人偷了心似的,空空如也。

“囡囡,在想什么呢,快下车啦!”妈妈陈琴一个大嗓子就把凌茹云从沉思中扯出来,回到现实。

“哦,到了?”凌茹云呆呆地回了一句,赶紧收拾东西跳下车来。

暗黑简约的房间里,一俊美男子明明睡沉,脸上却显出隐隐痛苦,额头渗出密密细汗。

在梦中,他看见依旧年轻的妈妈,和他8岁的时候一模一样,在不远处喊他回家吃饭,笑容温柔。

然后,妈妈的笑容渐渐消散,画面变成妈妈和爸爸一直在吵架,一直吵,一直吵,小小的他吓得想要躲起来,有时候躲在衣柜,有时候躲在厕所

最后,妈妈的身影如雾般,在他面前慢慢消散,不管他怎么哭,怎么喊,也喊不回来。

画面一转,是一个风景如画,依山傍水的小村庄,他一看到那个小女孩就开心地笑了,却记不住她的脸。

不料,女孩子脚下汹涌地泵出来好多水,变成大河,瞬间淹没了她,这一次,他依旧没有办法去挽救,想喊她的名字,却泪流两行,无语凝噎。

东卿因为昨晚喝得太多,第二天醒来脑袋昏昏沉沉的,想起那个熟悉的梦,不由得叹息:“又做这个梦了。”

对于过往,父亲总是默不作声,以前他还经常问,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再问了,在父亲的价值观里,每一样事物都是有价值的,而人生就是把有用的东西留下,没用的东西统统摒弃掉。

对啊,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怎么会不懂呢?

冷东卿坐在床边,修长的手指中夹起一根烟,萦绕的烟云淡淡地笼上他俊朗的五官和忧郁的眼神。

当初,妈妈就是这么离开的,自从爸爸生意失败,因为妈妈在父亲事业失败之后毫无作用而惨遭嫌弃,爸爸就去找初恋情人的帮忙, 妈妈终日忧郁,心事重重,在接他放学的路上意外车祸身亡,赔付金却成为了父亲东山再起的资金。

后来,他被送到外婆家一段日子,那段日子真的很特别,因为他并不孤单,有一个朋友给了他温暖。

可能现在太过孤单,很想身边有一个人,用笑意温暖他。

云儿,难道就那么讨厌他么?那天说的话,都是她的真心话吗?

冷东卿心中烦闷,掏出手机,“阿木,今天我要去个地方,把所有工作推掉,不用订票,我自己开车去,恩,好。”

祭完祖之后,爸爸妈妈和许久未见的乡亲们热络地聊天,凌茹云悄悄溜出来,百无聊赖走着。

眼前一条蜿蜒清澈的小河流,就像母亲的双手一样,环绕着整个村庄。

小时候觉得这条河真大真宽广啊,简直是小朋友们的天堂,嬉戏玩水,摸鱼捉虾,一玩就是一天。可惜那年发生事故之后,就再也没有在这条河边玩耍过了。

随后,凌茹云拐入一个小巷子,古朴的建筑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好像坠入了时间的逆流中,而她还是童年里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

突然脚边洒落一地的豌豆子,原来,前面一户人家门口外,有一位老婆婆坐着竹凳子上剥豆子,不知咋的,洒落一地。

她连忙弯腰把那些散落零散的豆子一一捡起来,手不够用干脆扯出T恤的下摆做成一个小兜装起来。

“老婆婆,你的豆子!”凌茹云穿着简约清新,笑起来月牙弯弯的,有一种乖巧伶俐的感觉,“咦,您是不是李婆婆?”

“你是?”李婆婆带着老花眼镜,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确实十分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我凌茹云啊, 记得以前有一个小胖的孩子住在你家,我还来过你家好几次呢,后来我掉进水里了,家人就决定搬走了,隔了这么多年才回来看看。”凌茹云遇见熟人,边比划边说,有点激动。

李婆婆推了推快掉下来的老花眼镜,“啊,我想起来了,是囡囡啊,小时候就是村子里最好看的小姑娘,现在长大了还是那么好看,有男朋友了么?”

“哈?没,没有男朋友,哈哈。”凌茹云被李婆婆突如其来的问话怔住了,突然觉得老太太真可爱,“记得以前小朋友们最羡慕就是小胖了,因为他有一个最好最好的外婆,每次到他家玩还有大白兔奶糖吃。”

“呵呵,有什么好羡慕的,就算长大了,来我这也有糖吃!”李婆婆回忆起这些琐碎又美好的回忆,感觉暖暖的,“对了,囡囡,自从你搬走之后,小胖一直有提起过你呢,有时候过来还会问你怎么样了。你可别看他以前小时候胖嘟嘟的,现在老帅老帅了,还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呢!”

凌茹云听着听着,娇羞起来了,双颊上飞起两朵红晕,“李婆婆,你不要拿我来打趣了。”

“我哪有打趣你啊,我这个老太婆看得可清咯,他肯定喜欢你这种的女朋友。”李婆婆将近70岁,但是身体硬朗,聊起天来精神头十足。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车一下&心里面

    冷东卿看到自己的爱车一下子变成“大花猫”,心里面一股无名烈火燃起,看到这个“大头虾”女孩,不由自主想要教训她几句。

  • 凌茹云&得更大

    凌茹云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扑闪扑闪的睫毛,看起来柔软可爱。

  • 流氓!&!不要

    “你,你个臭流氓!死变态!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凌茹云气呼呼地在后面喊!

  • 穿过人&色泽,

    凌茹云熟练地穿过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买到熟悉的诱人的卤煮,它油亮的色泽,再配上粒粒饱满的米饭,简直不要太好吃了!

  • 泡椒的&老

    “云儿,不如我们吃吃泡面泡饭吧!老好吃了,你要吃泡椒的还是红烧的,要不就老

  • 卿从不&丰厚的

    他冷东卿从不缺女人,她们要么心甘情愿和他翻云覆雨谈谈情说说爱,要么混个颇丰厚的分手费各取己需,几乎没有见过不但对自己的颜值视而不见,跟自己讨价还价的女孩子,还扇他耳光!

  • 外卖再&,难道

    外卖再好吃也就几十块钱,可能还不够汽车的保养费呢,难道真的要赔钱吗?

  • &一次应

    凌茹云一瞬间有点怂了,毕竟,人家那个车看起来很贵的样子,清洗一次应该也很贵吧。

  • 她美滋&捷帕拉

    她美滋滋地往学校的方向走,突然转角处出现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帕拉梅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