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进去!”男人独有的恬淡嗓音,听出来确实令人很舒服,只可惜,他不可能会是她的若有缘人。凌茹云想起这,心中一黯,门不适当户不对,即使他不愿意自己高攀不上,她也不不愿意甘愿与不凌茹云想到这,心中一黯,门不当户不对,就算他愿意自己高攀,她也不愿意委身与不适合她的环境,还不如找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呢?。...

“阿木,进来!”

男人特有的沉静嗓音,听起来确实令人舒服,可惜,他不可能是她的有缘人。

凌茹云想到这,心中一黯,门不当户不对,就算他愿意自己高攀,她也不愿意委身与不适合她的环境,还不如找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呢?

门外的阿木一听到BOSS在喊,立马跑进来将包装严实的素清轩的外卖放在桌子上,“冷总,公司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先走了。”接着,弯了弯腰打了个招呼,好像没有出现过那样消失了。

这种情况下他肯定要识相点躲起来,不然BOSS怎么解决终身大事呢?

冷东卿将大盒子打开,里面还有很多个小木盒子,修长的双手将那些小木盒子一一打开,摆在桌子上,有清新的小米粥,香甜可口的红枣银耳汤,香糯的山药点心,美味喷香的小笼包等等,每一样都十分精致美味。

这一幕让凌茹云的脑子里面浮现四个字——秀色可餐,既是美食,也是人。

冷东卿端起那碗小米粥,用勺子尝了尝温度后,勺起一小勺,往凌茹云的嘴巴里面送。

凌茹云尴尬地把脸朝另外一个方向拧去,一醒来又是强吻又是喂食的,这男人太会撩了吧。她怎么感觉心脏砰砰跳的,一定是荷尔蒙的作用!

“你这样子,我就默认为你是想让我用嘴巴喂食了?”

冷东卿最擅长威胁女人了,尤其是想这个胆小如鼠的小女人,果然,一听到这句话,那女人乖乖把头拧过来,乖乖喝掉送到嘴边的粥了。

他直接无视那面前这女人像土拨鼠那样气鼓鼓腮帮子,一边喂食一边唠叨,“你刚刚醒过来,先吃一碗小米粥缓缓胃,如果还饿的话,再吃一点其他的点心,但是不能吃太多哦,会对你的胃造成负担的……”

“好了,好了,怎么唠叨得像我爸似的!”凌茹云刚起来,感觉嘴巴涩涩的,边嚼着无味的小米粥边吐槽。

唠叨得像她爸?

冷东卿勉强扯出一丝丝笑容,喂食的手有那么一刻停顿,内心泛起一丝苦涩。

这种称呼还是新鲜,像他这种从小就没有感受过父爱的人,怎么会像她爸呢?

像她这样时而嚣张时而乖萌的性格,从小一直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才会这般有恃无恐吧,就算整个世界都不爱她也没有关系,因为最爱她的人都在身边。

而他,从小就没有人爱,就连唯一将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妈妈也惨遭意外,运气确实不咋地,可能他最大的运气,就是用在遇到她身上了吧。

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突如其来的悲伤,凌茹云感觉心中不安,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爸爸……”

“噗嗤,没关系,我爸还健在,他健康的不得了!”冷东卿突然被她这样的话逗笑,这个傻丫头居然会担心他会因为爸爸而悲伤难过,可惜的是他爸现在好得很,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凌茹云也被他奇怪的反应搞得莫名其妙,感觉冷东卿和他爸爸之间有着一段复杂的事情,她还是乖乖吃饭,不提为妙。

因为凌茹云的事情,冷东卿已经耽误了很多工作,依依不舍地命令她乖乖躺好,让李萌萌过来医院陪夜,邵桦也过来看了一下,因为身份特殊,也不多做逗留了。

“萌萌,我这到底是怎么了?起来的时候胃很不舒服,但是大家都不肯告诉我原因。”

凌茹云噘嘴抱怨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的伤害似的。

“云儿,你别多想,就是工作太累了,那个林美欣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就是个毒妇,以后咱们不帮她工作哈。”李萌萌刻意提醒凌茹云不要再和林美欣来往,一想到好友遇到的事情,都心有余悸,幸好没有酿成大错,不然,她都不能原谅她自己。

“没有那么严重,就是店里面的工作人员有点奇怪,一开始凶巴巴地要我做这做那的,后来又一副讨好的样子担心我没吃饭,拿来橙汁和外卖,可能是太饿太困了吧,喝了杯橙汁就睡到现在了。”

“你是说,有人给你拿了食物,然后你喝了杯橙汁就睡着了?”李萌萌立马想到医生说的那些导致人昏迷的成分,心想这其中肯定是有着直接关联。

“对啊,就是那个前台,一开始好像看不起人似的,还安排我扫厕所,后来就变脸特快,拿来好吃的给我,怎么了萌萌?”凌茹云看到闺蜜一脸凝重的样子,感觉不妙,好奇地问。

“没,没什么。”大家都怕云儿难过,都瞒着她,怎么可能跟她说这个呢,不过李萌萌心中暗戳戳记下了,想着有机会跟冷东卿说一下。

想起那个霸道冷酷的男人,似乎对云儿有着不一样的情愫,一时间,八卦的细胞上头了,调侃地问,“云儿,那个叫冷东卿的男人似乎很喜欢你耶,我们刚赶到店里的时候,那人就横抱着你跑出来,实在帅呆了!”

“……”凌茹云一听到那个坏家伙的名字,心中一阵羞耻,听说他将晕倒的她一直抱着出来,又有一种暖暖的感觉贯彻全身,“哪有这样的事情,你都说我晕倒了,哪里还知道这件事情啊。”

但是凌茹云无意间泄露的女人家的羞涩,是瞒不过好友的眼睛的,这两个人肯定有问题!

李萌萌灵机一动,“啊,云儿,你的嘴唇怎么那么红!难道刚才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做了什么坏事?”

凌茹云一惊,难道暴露了?

她慌忙捂住嘴巴,眼神闪缩,“怎么会,那个,那个可能是刚才吃的 小米粥有点烫,对,就是被烫红的……”

看到好友有口莫辩的样子,李萌萌一下子没憋住笑出来,“行啦,行啦,我逗你玩呢,看你心虚的样子!对了,冷总说明天早上过来接你出院,我们早点睡早点起来收拾吧。”

“哼,不需要他接我出院,我自己有手有脚的,难道不能走吗?

说完拿被子把自己捂起来,假装睡觉的样子。

直到李萌萌熄了灯,在陪床上缓缓睡着,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凌茹云的双眼才慢慢睁开,心里面乱乱的。

她该怎么办?

难道明知道不合适,还是要接受吗?

其实她并不相信冷东卿会喜欢她,为什么会选择她,可能是一时兴起而已,她害怕,万一接受了习惯了那人霸道的爱,失去的时候该如何面对,那,还不如不开始?

只是,她内心某一处地方,开始写上一个人的名字。

书评(418)

我要评论
  • 微微张&颈不肯

    凌茹云目光游离,红润娇唇微微张开,一双嫩如葱白的小手纠结地拧在一起,却死鸡撑硬颈不肯低头。

  • 3秒钟&想到本

    她用了3秒钟的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想到本来到嘴的卤煮就这么飞了,恨恨地说:“不对,应该是你赔我外卖才是!”

  • 、滴答&落下来

    手中的卤煮以完美的抛物线弧度不偏不倚地落在透明前车窗上,汤汁犹如抽象派画作散开,滴答、滴答落下来。

  • 的膝盖&不住那

    凌茹云不顾渗出血印的膝盖,手再长也接不住那个已经惨不忍睹粉身碎骨的卤煮外卖,又惋惜又气愤。

  • 了一个&咬她耳

    她一想到美味的卤煮化作乌有,就心里就郁结不已,难得一次自己那么勤快,亲自出去买吃的,却遇到了一个奇葩,一想到那个弄掉她外卖,还咬她耳朵的死变态,心里面就窝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