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这个周末。一大清早,凌茹云就准时起床送回早饭,和李萌萌哒吃过早饭,急忙拾掇一下,准备好去做兼职。李萌萌哒带着愧意说,“真的对不起啊,云儿,不能够陪你一同去了。”“嗨,没事儿,你我之一大早,凌茹云就起床带回早饭,和李萌萌吃过早饭,连忙收拾一下,准备去做兼职。。...

又到周末。

一大早,凌茹云就起床带回早饭,和李萌萌吃过早饭,连忙收拾一下,准备去做兼职。

李萌萌带着愧意说,“对不起啊,云儿,不能陪你一起去了。”

“嗨,没事,你我之间还用说这些,乖乖呆在宿舍等我回来哦,做完兼职之后请你吃好吃的,么么哒!”

来到林美欣所说的地址,一进门,美容院内部富丽高端,金碧辉煌,宽敞明亮,高大上的装修和粉紫色的布置,给人梦幻又奢华的感觉。

凌茹云跟前台说清楚是来兼职的学生,一边填写基本信息。

名字那一栏写着“凌茹云”。

前台陈娉婷一瞄到那个名字,韩式一字眉微微上扬,细细打量这个气质纯净、恬雅清丽的女孩子。

原来老板娘特别交代要“好生伺候”的,就是这个傻丫头?

这女孩长得还不错,有着令人羡慕的清新气质和精致脸蛋,可惜了,谁叫她惹的是她们那个最霸道小气的老板娘呢?

于是她叫来一位中年妇女,拼命使眼色,“以后你就跟她做!好好给她示范!”

这位中年妇女身穿一身整洁的工作服,不言谈笑,怒眉尖刻,板着一张脸,把凌茹云带到清洁工具室之后,直接扔给她一件清洁工的工作服,凶巴巴地,“来这么晚,赶紧把衣服换上干活去!”

凌茹云愣了一下,她完全不知道林美欣要她“帮忙”的是这个工作,想了想,既然答应了要帮忙,再苦再累也要挺住啊!

她咬了咬牙,迅速换完衣服。

接着那个中年妇女直接扔给她扫把,撮箕,拖把和水桶桶,接着指挥,“一楼、二楼、三楼的楼梯和走廊,全部扫了拖干净,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凌茹云好不容易把三个楼层的地板拖了一遍,中年妇女依旧凶巴巴地,对她的工作十分不满,“会不会干活呢?就长得俊俏点,居然连个地板也拖不干净,算了算了,赶紧去把所有楼层的厕所打扫干净!”

“啊,厕所也是我打扫吗?”

凌茹云有点后悔当初没问清楚林美欣是做什么工作了,现在被人指使来指使去也没办法。

“对,就是你,打扫干净一点,不然中午也别想着吃饭了!哼!”

另一头,林美欣一边敷着特制的面膜,一边通过手机,看着美容院监控里面那个忙上忙下的凌茹云,心情十分愉悦。

来到她的地盘,扫厕所都是高攀了,哼!

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哪有这么容易走的道理啊,看来,还要多加点料才好玩!

下午两点。

凌茹云终于把所有楼层的厕所打扫干净,午饭都没有吃,有点晕乎乎的,可能是低血糖,她身体虚弱地瘫坐在楼道转口的休息处。

这时,陈娉婷左手提着一份外卖,右手端着一杯橙汁,踩着高跟鞋,屁股扭啊扭地向凌茹云走过来,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意。

“哎呀小姑娘,你咋不说清楚是我们林总的朋友啊,我还让你忙活半天,实在对不起啊,刚才我就被林总给骂了一顿,对不起对不起哈。”

“没,没事,大家都是来工作的嘛。”凌茹云对于前台小姐这般突如其来的变脸,一下子束手无策,挥手表示没事。

“小姑娘,你还没吃饭呢吧?来来来,赶紧喝杯橙汁解解渴,这里还有一份盒饭,赶紧吃吧,吃完之后,你到前台找我,给你换到前台去工作哈。”

“好的,谢谢你。”

看着陈娉婷踩着高跟鞋,“叩、叩、叩”地走远,凌茹云才大口大口喝橙汁,哇塞,好甜啊,猛地又多喝了几口。

突然之间,双眼迷离,脑子变得浑浊,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

手机的铃声也响起,她最后的意识拿起手机接了,电话那头的男声在喊:“凌茹云,喂,你在哪里?你说话啊?”

“……”

凌茹云想回答,却说不出来话,最后双手无力地瘫软在地,眼睛一闭,失去了意识。

X金融公司总裁办公室。

冷东卿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这女人接了电话又不说话,什么意思这是?

自从上次两人不欢而散之后,“冷战”了一段时间,没想到他冷东卿纵横情场20多年,最后折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身上。

这个丫头实在太无情了,根本不会来找他,如果他不给她打电话的,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见面,没机会在一起了。

可这接了电话却不说话,是为何呢?难道还在气头上?

他的心绪无法冷静,锃亮锃亮的黑色皮鞋在地板上踱来踱去,浑身散发着躁动不安的可怕气息。

特级助理阿木被这种突如其来的低气压惊到,汗毛竖了一身,心里面细细过滤是不是哪里做错事了,一颗心小心地提着。

冷东卿接着拨打电话,第2次,第3次……第14次……

突然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这丫头不是和他置气,是出事了?

这个可怕的念头使冷东卿整个人紧张起来,他镇定地拨打邵桦的电话,“喂,桦,凌茹云那个好朋友的电话是多少?”

邵桦一听心上人的名字,整个人一个激灵,“怎么了?”

“电话多少,快告诉我!”冷东卿早就知道,凌茹云身边那个朋友对邵桦有着不一样的情愫,他们俩也一直有来往。

“139……”

一向沉着冷静的他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从他紧张焦急的语气中,邵桦能够听出来事情的严重性,不由自主地念出李萌萌的号码。

冷东卿快速按下电话, “你好,我是冷东卿,凌茹云今天去哪里了,电话怎么打不通?是不是出事了?”

“云儿今天早早就去美丽有约美容店做兼职了,就是那个林小姐开的那家店,发生什么事情了?”李萌萌被突如其来的电话惊吓到,还未等她说完,对方就已经挂掉电话了。

她赶紧拨打凌茹云电话,一直没接,心里面一咯噔,糟了,肯定出事了。

那边的冷东卿阴沉着脸,美丽有约美容院?

做兼职?林美欣这是想干什么?

如果凌茹云损失半根汗毛,她也不要有好日子过,到时候别怪他不念着多年朋友的情分上!

“阿木,备车,立刻出去一趟!”

书评(230)

我要评论
  • 缺女人&己的颜

    他冷东卿从不缺女人,她们要么心甘情愿和他翻云覆雨谈谈情说说爱,要么混个颇丰厚的分手费各取己需,几乎没有见过不但对自己的颜值视而不见,跟自己讨价还价的女孩子,还扇他耳光!

  • 的睫毛&,看起

    凌茹云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扑闪扑闪的睫毛,看起来柔软可爱。

  • 凌茹云&小手纠

    凌茹云目光游离,红润娇唇微微张开,一双嫩如葱白的小手纠结地拧在一起,却死鸡撑硬颈不肯低头。

  • 了,闷&!卤煮

    凌茹云一听更加沮丧了,闷闷的说:“别提了,遇到了个人渣!卤煮也没了。”

  • 不过是&普通人

    “好。” 凌茹云专注于读本,马上就毕业了,这样珍贵的学习机会就很少再有了,而她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对所谓少爷家的豪华派对一点也不感兴趣。

  • 不愉快&再问。

    不过她看到好闺蜜一回来无精打采的样子,说好的卤煮也没有带回来,看来是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了,也识趣不再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