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茹云蔫蔫地坐公交车回学校门口,心里想那个性感妩媚女人说的那句“冷总从来不都不不喜欢身材平板的女人”,不管怎么说她身材也不差啊,怎么被人看不起了,心里有一种堵堵的,闷闷的感觉对啊,连她都欣赏身材好的女人,更别提男人了,一定都梦想着泡最娶最美的媳妇。。...

凌茹云恹恹地坐公交车回到学校门口,想着那个性感女人说的那句“冷总从来都不喜欢身材平板的女人”,好歹她身材也不差啊,怎么被人瞧不起了,心里有一种堵堵的,闷闷的感觉,犹如六月天下不来的雨。

对啊,连她都欣赏身材好的女人,更别提男人 了,一定都梦想着泡最娶最美的媳妇。

一想到那个臭男人怀里抱着别的女人,她就很烦躁,很无语,觉得辣眼睛。

果然是凡夫俗子!

什么时候她也要下载个健身软件,好好锻炼一下身材,尤其是“飞机场部位”。

额,绝对不是因为那个臭男人,而是为了未来老公更喜欢她,别的女人更羡慕她!

对,就这样办了!

夜幕降临,李萌萌和邵桦完成了登山,两人一边缓缓向学校的方向走,一边轻声细语地聊天。

“谢谢你,萌萌,这些天一直陪着我,安慰我。”邵桦一副认真脸对着李萌萌。

他的脚步十分均匀,双臂有节奏地进行小幅度摆动,步态矫健轻盈,但是速度很慢,似乎专门迎合身边小矮个女生的走路速度。

“嗨,小事情,你我之间何必言谢呢。况且,登山的时候,我也体验到攀登的快乐,就当是组队游玩了!”李萌萌嫣然一笑,这段日子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候。

虽然两人大部分都是在聊凌茹云,但是能够陪伴在邵桦身边,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还是谢谢你,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前一段时间太消沉了,我会重新振作起来,继续追求云儿的!”一提到那个纯美清冷的爱慕之人,邵桦的眉梢充满了柔情蜜意。

如果他再坚持一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

“那就对了,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其实云儿很善良的,一定会被你的真心打动的!”

李萌萌故作轻松,极力支持他,然而内心早已滴血,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呢?

她内心翻云覆海胡思乱想,就连走路也是漫不经心的,一下子被路边凸起的石头绊倒摔跤,摔得膝盖擦掉一大片皮。

“萌萌,你没事吧。”邵桦一时间惊慌失措,懊恼自己没有及时扶住李萌萌,担心之意溢于言表。

他连忙扶起李萌萌,让她坐在路边的花坛边上,双目焦急地说:“萌萌,你忍一下,我去买点药,一定要忍住啊!”

说完,邵桦一路小碎步跑到校门口附近的药店,买了消毒水、药膏和绷带等,一回来,二话不说就蹲下来给李萌萌清洗伤口,细心敷上抗感染药膏,小心翼翼等缠好纱带,整个过程自然流畅。

他指尖上的温柔,让李萌萌感动不已,积压已久的情感涌上心头,眼眸涌出伤心的泪水,梨花带雨的模样令人心疼。

邵桦慌忙站起来,伸出右手轻抚她的脑袋,细声温柔地安慰她,“不要哭啊,哭了就不好看了,忍一忍就不痛了啊。”

李萌萌一把抱住邵桦的腰部,泣不成声,“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因为你是云儿的朋友啊,也是我的朋友!”

“可是我不想做你的朋友,我哭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我喜欢你,却不敢开口说,看到你为云儿难过,我的心比你还痛,我控制不住对你的感情,我该怎么办,呜呜呜……”

邵桦愣愣地站在那里,他从来不知道李萌萌内心有着这样的想法。

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善良热心的女孩子,从不倾诉自己的烦恼,他们畅所欲言,甚至鼓励他追她的闺蜜,怎么会喜欢自己呢?

此刻,李萌萌也为自己的肺腑之言感到羞耻,说完,轻轻推开邵桦,倔强地拖着自己的伤腿往学校方向跑。

“萌萌!”

邵桦跑上去拉住她的手,“你腿受伤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想,我们以后也没有理由再见面了。”

“你……我送你回去!”

说完,邵桦直接一个公主抱,把李萌萌抱在半空中,大步流星往学校里面走。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听到李萌萌伤心的告白,心里面乱乱的,看到她哭泣又倔强的样子,又莫名感到心疼。

而凌茹云走着走着,漫不经意发现前面两个一高一矮的背影十分熟悉,定神一看,原来是好闺蜜李萌萌和二少爷邵桦。

他们似乎在热烈地“讨论”,然后李萌萌就被邵桦霸气浪漫地抱起来了!

这惊人一幕正巧被跟在的凌茹云看到,心里面又惊又喜,好样的,萌萌加油!

为了不打扰他们两人的浪漫时光,凌茹云远远跟在后面,直到李萌萌被送到寝室楼下,邵桦离开,才出现在闺蜜面前。

“行啊,萌萌,进展神速啊!哎呀,你怎么受伤了?”

凌茹云惊呼,赶紧上前扶住闺蜜。

“云儿,我喜欢上他,是不是一个错误?”李萌萌一脸落寞状,泪痕未干。

“怎么会呢?有的一见钟情是一时冲动,有的一见钟情是命中注定,我想,你们最后一定在一起的!你千万不能灰心沮丧啊!”

“真的吗?”李萌萌眼中闪过一抹光,很快就黯然消失了,只是,他喜欢的人,不是她。

“真的!”

凌茹云扶着李萌萌上楼,刚刚回到宿舍,就接到一个电话。

“你好,我是凌茹云。”

“你好啊,小妹妹,我是林美欣。”

“你好,林小姐,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奇怪,林大小姐怎么突然给她打电话了?

这是吹的什么东南西北风?

“啊,是这样的,我那家美容院呢,周末生意实在太火爆,一时请不到合适的兼职帮忙,姐姐想着你和你朋友不是大四吗?周末应该有时间吧?可不可以过来帮一下姐姐呢?工资方面,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自从上次,听了莫莉添油加醋的描述,两个人的眼神举止多么的暧昧,气得林美欣咬牙切齿,夜不能寐。

好你个凌茹云,等你到我的地盘,看我怎么治你!

“这个啊,萌萌她腿受伤了,只有我一个人,行么?”

“行,谢谢你啊茹云!我的店在XX大道美丽有约美容院,这是我电话,找不到可以给我打电话,那就这样说定了,周末见!”

林美欣挂完电话,得意地狞笑起来,真是天助我也,没有小帮手那敢情好,让她更容易下手!

书评(370)

我要评论
  • ,瞬间&,难道

    他俯下身子,高大伟岸的身躯突然凑过来,瞬间遮住了光芒,让凌茹云有一种晕眩的感觉,难道要被强吻索赔?!

  • 竟,人&一次应

    凌茹云一瞬间有点怂了,毕竟,人家那个车看起来很贵的样子,清洗一次应该也很贵吧。

  • 不要啊&,不要

    不要啊,不要啊,她虽然没有男朋友,也不至于渴望到乐意被一个陌生人亲吧?

  • 回到寝&放下手

    凌茹云沮丧地回到寝室,李晴一看到她,放下手中的课本,笑嘻嘻地凑过去,“小云儿,米饭打回来了,我们美味的卤煮在哪啊?”

  • 说完,&树叶。

    说完,冷东卿快速地咬了一口那个粉嫩的小耳朵,潇洒地转身开车离开,地上只留下几片翻转的树叶。

  • 甘情愿&但对自

    他冷东卿从不缺女人,她们要么心甘情愿和他翻云覆雨谈谈情说说爱,要么混个颇丰厚的分手费各取己需,几乎没有见过不但对自己的颜值视而不见,跟自己讨价还价的女孩子,还扇他耳光!

  • 天有一&个服务

    “对了,别说我不够仗义哈,过几天有一个单子,是一个有钱人家少爷过生日,非要办一个化妆舞会,要请几个服务员,你去不去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