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就在餐厅此外一个角落,林美欣和闺蜜们在一起吃饭时,几个装扮时尚妆容精致优雅的大美女聚在一起,在人群中非常惹眼。坐在她左手边的莫莉,突然把脑袋凑回来,小声地说:“坐在她左手边的莫莉,突然把脑袋凑过来,悄声地说:“美欣,你看,那边那个不是冷东卿吗?”。...

然而,就在餐厅另外一个角落,林美欣和闺蜜们在一起吃饭,几个打扮时尚妆容精致的大美女聚在一起,在人群中相当扎眼。

坐在她左手边的莫莉,突然把脑袋凑过来,悄声地说:“美欣,你看,那边那个不是冷东卿吗?”

林美欣看到不远处一边吃饭一边聊得开心的两人,笑意马上褪下,妒忌和愤怒瞬间涌上心头。

又是那个凌茹云!

这么多年,她林美欣甘愿做冷东卿的好朋友,就是不愿意做不了情人,也做不了朋友!莫莉就是其中一个被冷东卿抛弃的女人,不过对于莫莉来说,做冷东卿昔日的情人,也是炫耀的资本,更何况,冷东卿给了她40万分手费,以及一家公司的经理职位。

像莫莉这样玩一玩的货色,林美欣根本不放在眼里。

因为她觉得,冷东卿现在只是没有心性未定而已,迟早有一天他会发现,只有她林美欣,才配和他冷东卿肩并肩度过余生。

这个凌茹云却令她感到强烈的威胁了

全因冷锋柔情蜜意的眼神,她从不曾见过。

他分明是对凌茹云动了真心,与之前那些露水鸳鸯情完全不一样。

这种眼神,像一根根箭一样,刺痛了林美欣内心不愿公开的秘密,令她抓狂。

林美欣高傲地抬起头,侧着身子对莫莉,冷冷地说,“看到旧情人了,怎么都不去打个招呼呢?”

“嗨,旧情人就是旧情人,但是分手那一刻之后,就没有关系了啊!”

莫莉又不是笨,可不想被人当枪使,谁都知道冷锋对情人出手阔绰,但是,对于纠缠不清的女人,那叫一个狠。

曾经有一个女的用情太深,见不到他,甚至跑到公司去闹,冷东卿根本不念旧情,直接报警,那女的以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被拘捕了,还在牢里呆5天。

啧啧,那男人心狠起来,令人害怕!

“你上次不是看到我那个限量版的Prada包包,喜欢得很吗?你去打个招呼,好好提醒一下那位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不要陷得太深,那个包包就是你的了。怎么,不敢啊?”

林美欣一边玩弄自己新做的水钻美甲,一边挑着眉头忽悠莫莉。

“瞧你说的,就没有我莫莉不敢的事,看我的。”

莫莉一口答应下来,撩一下自己的卷发,把肩上本就很低的露肩装拉得更低了,F身材魅力值满分!

那个包包售价8万,她只有眼红的份,哪里买得起?

以为是都是千金大小姐,挥金如土啊?

不就是打个招呼吗?

只能怪那个小女孩不知轻重,摊上大人物了呗。

凌茹云两人正聊得火热,突然,冷东卿后面伸出一双雪白修长的手臂,从脖从身体后面,半松着缠住他的脖子,

“猜猜,我是谁,嗯?”莫莉的嗲音魅惑又撩人。

冷东卿本来笑面春风的脸,一下子凝固住了,犹如六月飞霜,他冷冷地说,“我并不想知道你是谁,滚!”

“死鬼,是我,莫莉啊。讨厌,有了新欢,就忘记人家了啊。”

莫莉内心有一点怂,但是想到那8万块的包包,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她走到前面去,低着头贴着冷东卿的耳朵说话,超低的露肩装,尽显雪白肌肤,还有那蜂腰翘臀的好身材,场面十分火爆。

从凌茹云的角度来看,刚好看到诱惑,心里面自呼,卧槽,好身材啊!

“我记得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冷锋怒怼,搞事情是么?

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找死!

“对哦,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以前,不也是心贴着心啊,相识一场,打个招呼也很正常嘛。”

莫莉妖媚地用右指食指腹,轻轻抚摸他的瘦削俊美的脸颊,再滑到下巴。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帅起,却比以前冷酷无情多了!

“哟,这里还有一位小妹妹啊,是冷总的远方亲戚吗?你好啊,我叫莫莉。”

莫莉目光落到对面的女孩身上,开始转移话题, 话锋直指凌茹云,还伸出芊芊玉手来表示友好。

凌茹云怯怯地看着这位魔鬼身材的女子,这就是每个女人都渴望的前凸后翘的身材吧,好看死了。

她呆呆地伸出手来,握了握手,乖巧地说:“没有没有,我不是你所说的冷总的远方亲戚,只是普通朋友,偶然认识而已!你好,我叫凌茹云。”

“哈,我还以为你是他侄女呢,因为冷总可从来都不喜欢身材平板的女人啊,更别说坐在一起吃饭了,哈哈哈,对不起啊,因为实在太好笑了。”

莫莉有些得意忘形了,殊不知玩笑开大了,早已动了冷东卿的逆鳞。

“看来,现在这份工作,你是看不上眼了。”

莫莉马上怔住了,狂笑凝固在描红抹绿的脸上,看起来相当搞笑,“啊,没有没有,真的只是和冷总您打个招呼而已,我撤了,你们慢慢聊,拜拜!”

莫莉秒怂,心想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她挥挥手麻溜走人。

她可不像林美欣家境优渥,中产阶级的她还得靠工资养活自己,给弟弟挣上大学和买房子的钱呢!

万一真把冷东卿惹怒了,他有本事让她做上公关经理的职位,同样有本事让她一场空。

冷东卿恼怒不已,本来今天的约会十分顺利的,谁料杀出个程咬金来,可恶!

凌茹云心中泛起酸酸的感觉,但是被八卦冲昏了头脑,一副八卦脸,“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啊,啧啧,有眼光!”

“哪种类型,我喜欢的是你这样类型的!”冷锋更恼了,执拗地回驳。

这女人是嘲笑他么?还是希望他喜欢那样的女人?

“要我也喜欢前凸后翘的,你傻啊!”

“我就是傻,也要喜欢你!”冷东卿固执地认为,这一次,他认定了!

“唉,你也不过是暂时喜欢我而已,不说了,跟你谈不下去,饭也吃了,你我也两不相欠了,再见!”

凌茹云感觉对方就像一头牛一样,任别人怎么弹琴说道理,统统没有用,只好采取躲避战术,拎起包包就走人。

冷东卿好想追上去,却恼怒不愿意低头示弱,他最气的是,所有情话在她眼里,难道就是玩笑话吗?这令他好有挫败感。

书评(319)

我要评论
  • &不至于

    不要啊,不要啊,她虽然没有男朋友,也不至于渴望到乐意被一个陌生人亲吧?

  • 没半毛&钱关系

    果然长得帅没和人品没半毛钱关系,越有钱越抠,她要坚持住,绝对不能怂!

  • 不过她&带回来

    不过她看到好闺蜜一回来无精打采的样子,说好的卤煮也没有带回来,看来是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了,也识趣不再问。

  • 么勤快&了一个

    她一想到美味的卤煮化作乌有,就心里就郁结不已,难得一次自己那么勤快,亲自出去买吃的,却遇到了一个奇葩,一想到那个弄掉她外卖,还咬她耳朵的死变态,心里面就窝火。

  • ” 凌&习机会

    “好。” 凌茹云专注于读本,马上就毕业了,这样珍贵的学习机会就很少再有了,而她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对所谓少爷家的豪华派对一点也不感兴趣。

  • &目光游

    凌茹云目光游离,红润娇唇微微张开,一双嫩如葱白的小手纠结地拧在一起,却死鸡撑硬颈不肯低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