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男人,我下命令你,立刻离开了这里!”“我不叫臭男人,我叫冷东卿,除了,我一点儿也不臭,不信你回来闻一下?”他躺在柔软细腻的床上,闻着床上她独有幽静的芳香,觉得非常舒适又坦“我才不要闻……”凌茹云差点就把“万一你又来撩拨我怎么办”这后半句话说出来了。。...

“臭男人,我命令你,马上离开这里!”

“我不叫臭男人,我叫冷东卿,还有,我一点也不臭,不信你过来闻一下?”他躺在柔软的床上,闻着床上她独特清幽的芳香,感觉舒适又坦然。

“我才不要闻……”凌茹云差点就把 “万一你又来撩拨我怎么办”这后半句话说出来了。

哼,看在那人还是个伤患的份上,暂且不跟他计较!

“我肚子好饿啊,要吃东西,浑身都好痛啊!”

冷锋秒变可怜兮兮的样子,明明刚才就要吻上了,人算不如天算啊,到嘴的鸭子也跑路了,哪里舍得离开?

凌茹云心一软,转身下楼将老爹刚炖好的沙参鸡汤,二话不说就端上来,完全忽略老爸在后面叨叨:“女孩子大晚上吃那么多会长胖的!”

“喏,给你吃,喝完快点走!”

凌茹云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心都碎了,是老爸给自己辛辛苦苦炖的汤,便宜这个臭男人了!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你这份爱和关怀吧!”

凌茹云无奈地看着他,就像看一个傻瓜似的,无言以对。

当初看他一副冷酷霸道总裁似的,没想到私底下那么 逗比嘴贫,她还能说什么?

说好的高冷人设呢?

看着冷东卿美滋滋地喝着鸡汤,像是在吃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似的,一个大Boss,肯定经常吃到美味珍馐,他这般吃味,难道是因为她?

此刻,凌茹云心中泛起一丝莫名的情愫,又自觉他们之间不合适,立马否定掉了。

她不过是普通的女孩子,而他……

潇洒俊朗,事业有成,如今他这般对她,或许,只是一时兴起而已,过一段时间,就会把她忘记了吧。

喝完参汤,冷东卿舔着脸,就像一只哈巴狗似的,“好好喝啊,我还要!”

“G,U,N!”女人不再给他好脸色看了。

冷东卿才依依不舍慢慢吞吞地钻出窗户,空中飘来一句:“我还会回来的!”

凌茹云气得青筋凸起,这家伙每次来都没有好事情,上次偷吻她,这次喝了她的参汤,居然还想着有下次,看来要用巨铁焊住窗户了,看他怎么钻进来!

….

这段时间,凌茹云的日子过得十分安稳,其中邵桦约过她几次,都被她一一推掉了。

既然不爱,何必纠缠?

虽然很感激邵桦的救命之恩,但是要她以身相许,抱歉,她做不到。

她从来没有想过和邵桦、冷东卿这样的B市风云人物有任何纠缠,本就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勉强在一起,只会引发更多的矛盾。

她凌茹云下半辈子要找的人,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夫妻俩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就知足了。

一直以来,她的性格冷淡,没什么朋友,知心的不过二三人。

所以李萌萌比她更开朗洒脱,更受大家欢迎,就连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令人羡慕。

现在李萌萌和邵桦一起去登山散心,早早就出门了。

其实,只要邵桦来约,就算是逃课,李萌萌也会准时赴约,好在大四的课程已经很少了,时间相对自由一些。

凌茹云一个人窝在宿舍里,一边看书,一边胡思乱想,突然有点孤单。

毕业之后,就算关系再好,也很难像以前那样,天天黏在一起逛街吃饭睡觉了吧?

突然,铃声响起。

“喂,你好?”

“丫头,出来吃饭。”一个沉稳又带着明朗的男音传来耳中。

“你是???”凌茹云一脸疑惑,这是谁啊,一开口就要吃饭?

“我,冷东卿,快点,我在你学校门口呢。”

“我不去。”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传来轻轻的叹息声,“就当做是第一次弄掉了你的外卖,还有上次喝了你家鸡汤的赔偿吧,不愿意就算了。”

“哎,等等,我去!”

凌茹云快速拎起包包,唯恐晚了,冷东卿那个臭男人就跑路了。

从第一次见面,就撞了她的外卖,到吃光了爸爸的爱心参汤,这次不把他吃垮,她就不姓凌!

慕思西餐厅。

精致典雅的意大利风格,华丽璀璨的水晶灯投下淡淡的温柔的光,桌子上面的鲜花娇艳欲滴,看了令人心情愉悦。

难怪被称为B市的约会天堂!

优美的环境使凌茹云食欲大开,她点了鲜果海鲜沙拉、西兰花蘑菇浓汤、西冷牛排配红酒少司,还有绿茶奶酪蛋糕。

菜品陆续上桌,每一份精致诱人,令人食指大动。

而冷东卿笑眯眯地看着忙着吃懒得搭理自己的凌茹云,就一个小孩子一样,看到吃的就开心得不得了,一脸宠溺地看她像小猪一样吃得津津有味。

和其他女人吃饭的时候,她们总喜欢装模作样地去点一些又素又淡的菜,看起来像鸡食一样,吃几口就吃不下,一点食欲都没有。

而这个丫头,看起来吃得那么香,令他觉得今天的菜品,果然美味了不少,不由得多吃了一碗饭。

“对了,我一直很好奇,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和温文尔雅的邵桦是好朋友啊?”

凌茹云腮帮塞得鼓鼓的,恰是可爱,一边吃一边问。

“我这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啊?”冷东卿一听,挑着浓密笔直的眉毛,饶有兴味地问她。

这个评价,他在她心中留下,地位就那么低么?

还是觉得邵桦比他好?

“啊,就是比较酷的意思嘛,嘿嘿。”

坏家伙一个!凌茹云内心在狂吼,但毕竟吃人嘴短,话不能说得太直接。

“我们的爸爸一直都是生意上的伙伴,所以我俩从小一起玩,感情当然好了,就连爱好也相同。”

“什么爱好?”凌茹云瞬间化身好奇宝宝,瞪着一双汪汪眼,脸蛋自然地凑过来,甚至可以看清楚脸上的小绒毛,少女肌肤特有一种嫩白。

在冷东卿突然觉得,这种美好太不真实了,让他好想捏一把面前这个女人的小脸蛋。

冷锋魅惑一笑,眼神灼灼地盯着她,缓缓地吐字,“自然是都喜欢同类型女人,例如,你这样的傻丫头。”

凌茹云不由得翻了白眼,有一种自讨没趣的感觉,内心充满了无力感,真想把手中的这块肉扔过去呼他脸上,如果不是因为在西餐厅这样做太显眼的话。

看到她吃瘪的样子,冷东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书评(324)

我要评论
  • 了,一&是!”

    她用了3秒钟的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想到本来到嘴的卤煮就这么飞了,恨恨地说:“不对,应该是你赔我外卖才是!”

  • 已,难&却遇到

    她一想到美味的卤煮化作乌有,就心里就郁结不已,难得一次自己那么勤快,亲自出去买吃的,却遇到了一个奇葩,一想到那个弄掉她外卖,还咬她耳朵的死变态,心里面就窝火。

  • &…

    凌茹云想起这个月买了不少资料,在学习和鸡腿之间苦苦挣扎,心里面一阵悲凉,呜呜……

  • 么帅,&故意引

    然而冷东卿的内心OS与表面上天差地别:卧槽老子那么帅,还有女孩子不给我面子,和我正面刚?难道,是故意引我注意?小样!

  • 屑于依&更有另

    凌茹云抱着一本厚厚的英语版《飘》看得津津有味,作为21世纪新新女性,是不屑于依附在男人身上的,不过书中的情节却十分扣人心弦,英语版的更有另一番风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