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不安份的向楠站出来大声嚷嚷,“大家别关顾着吃啊,昨天难得聚在两块,要高兴啊,要不玩个游戏?也没赞成的就准备好就了啊!”便向楠叫提供服务员统一分发给每个人一颗骰“注意听了啊,由于呢今天有两位新朋友,我们就玩简单一点的游戏。这个游戏比赛内容就是比大小,由前一局输的人,喊最大的喝,或者最小的喝,如果同时有两个人或两个人以上符合条件,他们就继续进行PK,直到得出胜负为止,听明白了吗?”。...

酒过三巡,不安分的向楠站起来嚷嚷,“大家别光顾着吃啊,今天难得聚在一块,必须开心啊,要不玩个游戏?没有反对的就准备开始了啊!”

于是向楠叫服务员分发给每个人一颗骰子,一个骰盅。

“注意听了啊,由于呢今天有两位新朋友,我们就玩简单一点的游戏。这个游戏比赛内容就是比大小,由前一局输的人,喊最大的喝,或者最小的喝,如果同时有两个人或两个人以上符合条件,他们就继续进行PK,直到得出胜负为止,听明白了吗?”

其实在场的人都很清楚游戏规则,大家齐刷刷地盯着凌茹云和李萌萌,这两位清纯可爱的学生妹听懂游戏规则了吗?

这一对姐妹花在众人的暮光之下,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哼,不就是比大小,赌谁的运气好么,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好,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就开始吧,第一局由我来喊,大的喝!”

大家纷纷摇出自己的骰子,凌茹云和林美欣的骰子最大,都是5点。

于是两人再进行一次PK,最后林美欣3点,凌茹云4点输了。

林美欣笑意盈盈地在凌茹云面前的杯子,斟上满满一杯白酒,单手做请状,“请吧。”

眼眸中遮掩不住幸灾乐祸的表情,平民就是平民,连运气都比不过她,呵。

“要不我替茹云喝吧。”坐在中间的邵桦一时心急,拿起凌茹云的酒杯准备一口闷。

“没事的,我自己可以。”

凌茹云赶紧把那一杯酒抢回。

不就是一杯酒么?她还没有到需要别人替喝的地步,更何况,她不愿意再欠她多一点人情了。

于是她准备仰头喝掉,又有一个讨厌的声音出现。

“丫头,别喝那么猛,以为自己海量呢?”

坐在角落里面的冷东卿幽幽地冒出一句话,令众人微微一怔。

这什么情况?

万年冰山居然会担心小姑娘会喝醉?

还是看不起人家,嘲讽小姑娘来着?

冷东卿的“关心”却换来凌茹云的一记白眼,“要你管!”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这人早就被KO了。

竟然夺走她的初吻,还在这里假惺惺的坏家伙!

“没人管你,还以为自己多厉害呢!”

冷东卿因为伤势并未完全恢复,又难以拒绝邵桦的盛情邀约,本就不方便,又看到好兄弟和凌茹云互动频繁,心里面闷闷的,懒得说话,却在凌茹云要喝酒的一刻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他好想霸道地将她搂入怀,咬住她像小贝壳一样的粉嫩耳朵,警告她:臭女人,以后不许乱喝酒!

万一喝醉了被人占便宜了怎么办?

“反正不需要你关心,谢谢!”

这时候凌茹云心中更加视死如归,必喝无疑了。

就在两人隔着大圆桌子你一言我一句,进行“眼神交流”的时候,向楠赶紧站起来打圆场,“那就喝半杯,半杯好吧,女孩子们都喝半杯,爷们喝一杯,注意咯,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没人注意,林美欣礼貌的笑意闪过几乎疯狂的妒意。

旁人不知道,她林美欣又怎会不知道,冷东卿的一言一行是什么意思呢?

八成是喜欢上了。

可为什么是那个什么都不如她的贱丫头?

玩了几局,几乎大家都喝了一点酒,其中邵桦喝得最多。

他在国外一直都是喝洋酒,回国之后配合大家喝白酒,酒劲特别容易上头。

这一局又是邵桦输,正准备举杯闷的时候,向楠阻止了他。

“搞什么名堂啊大少爷,不要命了,一口闷一口闷的,我们这个游戏还有一个规则,可以选择不喝酒,来大冒险啊!”

“大冒险?”现在的邵桦7分醉,眼神呆呆看着向楠,微醉的样子呆萌可爱又撩人。

“对啊,你有什么平时想做,又不敢做的?”向楠对他循循教导。

“我有!”

邵桦傻乎乎将右手举起来,猛地站起来,他环视一圈,最后把视线停留在凌茹云的身上。

“我有一个,特别特别喜欢的女孩子,我想跟她告白,但是,又害怕会吓到她,被她拒绝,因为,我们才刚刚认识。”

而坐在凌茹云旁边的李萌萌心里面一阵紧张,双手攥紧,难道,他要跟自己告白?

邵桦接着说,“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我想送给她香槟玫瑰,带她吃遍美食游遍世界,天天和她在一起,我最想跟她说的是……”

李萌萌的双手掌心直冒汗,甚至不敢抬头看他。

谁料……

“茹云,我,喜欢你!”

“轰!”大家都被邵桦深情直白的言语惊呆了。

虽然都知道他喜欢那天晚上从游泳池里面就出来的女生,但是这般勇敢直接地在大家面前表白,实在难得。

要知道,邵桦在他们这群人当中,是最单纯无害的小温暖,上小学的时候,和女生说一句话都会红到脖子根的小可爱,现在终于长大了,为爱张狂了。

相比其他人的淡定,凌茹云李萌萌这一对闺蜜简直是在风中凌乱。

凌茹云的内心OS:没法好好吃饭了,你喜欢我可惜我不喜欢你啊。

李萌萌的内心OS:为什么,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也很可爱啊?

虽然喝醉,邵桦的意识依有两分清醒。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懊恼不已,连忙跟凌茹云解释,“我知道,你一定觉得太突然了,都是我不好,你不用立刻给我答案,让我慢慢靠近你,直到你愿意为止!好不好?”

凌茹云缓缓放下啃了一半的鸡腿,深吸一口气。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心太软,反而累人。

“谢谢你,但是我并不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对不起,萌萌,我们走吧!”

看着凌茹云和李萌萌离开的背影,邵桦有一种极度落魄的感觉。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但,爱人不由己,不爱不由人。

向楠看着一向开朗阳光的邵桦,还没恋爱就已经失恋了,整个人也变得病恹恹的,温柔地抚摸他的头,“不哭不哭哈,哥哥陪你玩。”

“死开,一言不合就开车!”林美欣一手拍开向楠的手,轻轻拍邵桦肩膀,一副知心大姐的模样,“来,今晚我们不醉不归,不要难受哈小桦桦。”

只要不触碰到她的心中那块敏感地带,林美欣还是讲义气的朋友。

“来,干杯!”

冷锋举起酒杯,心疼邵桦失恋的同时,心中暗暗窃喜。

这丫头,果然不喜欢邵桦。

莫非她喜欢的,就是他这种类型?啧啧,果然有眼光。

书评(275)

我要评论
  • 转角的&时候不

    不对不对,凭什么要她赔钱,难道转角的时候不应该慢速前进吗?

  • 说说爱&价的女

    他冷东卿从不缺女人,她们要么心甘情愿和他翻云覆雨谈谈情说说爱,要么混个颇丰厚的分手费各取己需,几乎没有见过不但对自己的颜值视而不见,跟自己讨价还价的女孩子,还扇他耳光!

  • &话听起

    男子的话听起来更不近人情了,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几度。

  • ,瞬间&要被强

    他俯下身子,高大伟岸的身躯突然凑过来,瞬间遮住了光芒,让凌茹云有一种晕眩的感觉,难道要被强吻索赔?!

  • 不过她&,说好

    不过她看到好闺蜜一回来无精打采的样子,说好的卤煮也没有带回来,看来是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了,也识趣不再问。

  • &可能还

    外卖再好吃也就几十块钱,可能还不够汽车的保养费呢,难道真的要赔钱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