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东卿幽幽醒过来,一瞬间感觉身体一阵划破的痛,痛得他龇牙咧嘴的。昨天为了撤股的事情相约周末谈判,没想起这群人丧失他的资助后,多次谈判不成,恼羞成怒,竟然突袭他。后来,昨晚为了撤资的事情相约谈判,没想到这群人失去他的资助之后,多次谈判不成,恼羞成怒,居然偷袭他。。...

冷东卿幽幽醒来,瞬间感觉身体一阵撕裂的痛,痛得他龇牙咧嘴的。

昨晚为了撤资的事情相约谈判,没想到这群人失去他的资助之后,多次谈判不成,恼羞成怒,居然偷袭他。

当时,他和阿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难以招架那几十个人的大刀,好不容易逃逸出来,最后分头躲避。

刚好在丫头家附近,他的脚不听使唤似的,迷迷糊糊就跑到这个丫头家里面来了。

那天,看了她的地址,知道她每个月底回家,心里便牢牢记住了,本来想找个机会调戏她一下的,没想到却以这么狼狈的样子出现,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特么,太小看那群家伙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冷东卿环视一圈,窗外,天才蒙蒙亮。

这个房子里面布置得十分粉嫩温馨,几乎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样。

全是粉嫩粉嫩的装饰,和她本人那样纯真可爱,就连床上的小被子也是小小的粉粉的。

床边,女孩睡在一张小小的瑜伽垫上,盖着一张浅蓝色的小毛毯,想必为了方便照顾他。

她的眼睛安安静静地闭着,不像白日那般嚣张,长而卷的睫毛宛如一把小扇子,在她脸上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微微的鼾声,在空气中融化成好闻的味道。

真像一只挠人心肝的小猫咪!

冷东卿原来沉闷冰凉的心,忽然一暖。

这丫头还挺讲义气的啊,不但把自己的小床让给他睡,还把他那么好看的身体包成五颜六色的“木乃伊”?

“木乃伊”?

他的赔偿,今天就还了吧!

冷东卿忍着身上的疼痛,俯身下去,用唇轻轻贴住熟睡的女孩那柔嫩透红的小嘴巴。柔软美好的触觉,使他耳朵微微发烫,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好想再深入一些,擭取多一点甜蜜,又担心把她吵醒,只好作罢。

丫头,下次再见!

等到凌茹云起床的时候,发现那个“坏家伙”早就溜走了,留下血迹斑斑的床单,和一个纸条,上面一行潇洒自如的字体:“谢谢你的吻,这个赔偿我收下了——夜访来客!”

“特么,果然是坏人,大坏蛋!我就不应该救他,应该报警!把他捉走!”

居然被袭吻,好歹是她的初吻,怎么可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说没就没了呢?

不对,不是这个意思,她凌茹云的初吻怎么可以被那个坏家伙蛮横地夺走了!要亲也要留给自己喜欢的男生啊!

凌茹云气愤地把纸条揉成一小坨,狠狠地地砸到垃圾桶里面,心中依旧不解恨!

B市外语学院。

看到风尘仆仆的凌茹云一回到宿舍,李萌萌立马拉着闺蜜的手,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昨天和邵桦约会的事情,最后还一顿猛夸,“他真的好绅士,好温柔啊!”

凌茹云感觉整个身体被掏空,一想到那个坏家伙就恨得得牙痒痒的,虽然心中不愤,但是看到闺蜜少女怀春的样子,也很替她开心。

她郑重其事地轻拍几下李萌萌的肩膀,语重深长地说,“萌萌,你好好加油,一定要坚持不懈地把你的男神追到手,我去睡觉了!”

随后立马爬上自己的上铺,或许睡着了,就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了吧?

但是李萌萌却不打算放过她,“好云儿,邵桦说,邀请我们下周末一起参加朋友聚会,我们一起去吧,好不好?”

“你去吧,我不想去。”

“云儿,你就当是陪我一起去吧,去嘛去嘛,要不,我请你吃一个星期的卤煮。”李萌萌使出终极大招,没有什么是一顿美食搞定不了的,不行的话,那就一个星期!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不过在我睡醒之后,我希望可以看到一碗热气腾腾的卤煮!”

“没问题!”

两人忍不住对笑起来。

凌茹云瞬间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有闺蜜和美食相伴,管他坏家伙还是臭流氓呢!

由于昨晚房间里多了一个陌生人,磨蹭到半夜才睡着,她现在困得眼皮直打架,用牙签撑都撑不起,流着口水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至尊酒店豪华包间内。

上次邵桦的生日宴上,邀请了各种身份的人,而这一次的周末聚会不一样,邀请的都是他比较亲密的几个好友,分别是向楠、冷东卿、林美欣,还有凌茹云李萌萌这一对姐妹花。

凌茹云进门后第一眼,就瞄到坐在最角落的上那个人,心中一咯噔,怎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伤都好了么?

真是阴魂不散!

冷东卿饶有兴味地盯着她,原来邵桦一见钟情的女孩子,竟然是她!

看到邵桦殷勤地对待凌茹云,心里面五味杂陈,果然是兄弟,连审美都是一样的。

特么自己当初还鼓励邵桦,坚持不懈去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脑子秀逗了吧?

当初自古两兄弟争一个女人,总会三败俱伤。

等到大家都落座,邵桦站起来,举起第一杯酒,谦虚地说:“上次的生日宴会中邀请的人实在太多了,怠慢了各位好友,我,先敬为快!”

说完,一杯白酒下肚,邵桦本来白皙的俊脸,微微泛红。

今天,终于请到了凌茹云和自己的好友们见面,他心里既紧张,又激动。

“这就是你英雄救美的女孩子啊,真不错。”

林美欣坐在邵桦左侧,紧贴着他的耳朵,说着悄悄话,看起来十分暧昧。

看到好友中最乖巧的邵桦居然有一见钟情的女孩子了,她心中真不是滋味。

一直以来,她都是这三个青年才俊中的小公主,早就习惯了众星捧月,突然闯进来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占了,换谁能高兴?

论相貌,林美欣自以为已经相当精致漂亮了,更可况她是B是餐饮大王的小女儿,这家至尊酒店也是她家的。她也争气,毕业后就开了一家私人高档美容会所,要身家有有身家,要能力有能力,这些阿猫阿狗还期望攀上她?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林美欣依旧表现出一副很友好的样子,笑意盈盈地对凌茹云说:“你好啊,上次在生日派对上就见过你,今天终于有机会正式认识了,我叫林美欣。”

“你好,我叫凌茹云。”

而坐在凌茹云旁边的李萌萌憋坏了,看到林美欣俨然女主人的嘴脸,还和她的男神咬耳朵说悄悄话,气得她牙痒痒的,满桌美味都吃不下。

“萌萌,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你别气坏自己哈,喏,你男神夹的菜,赶紧吃!”

凌茹云不声不响地把邵桦夹过来的满满一大碗菜,推给李萌萌,悄声安慰她。

书评(495)

我要评论
  • &的卤煮

    不过她看到好闺蜜一回来无精打采的样子,说好的卤煮也没有带回来,看来是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了,也识趣不再问。

  • &!”凌

    “你,你个臭流氓!死变态!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凌茹云气呼呼地在后面喊!

  • 藏了一&窗帘,

    初夏,姑娘们开始穿上花裙子和超短热裤,展示藏了一冬一春的魅力。微风温暖拂过碎花窗帘,凌茹云和李萌萌双双挤在宿舍的小床上。

  • 那个弄&掉她外

    她一想到美味的卤煮化作乌有,就心里就郁结不已,难得一次自己那么勤快,亲自出去买吃的,却遇到了一个奇葩,一想到那个弄掉她外卖,还咬她耳朵的死变态,心里面就窝火。

  • 回来了&,我们

    凌茹云沮丧地回到寝室,李晴一看到她,放下手中的课本,笑嘻嘻地凑过去,“小云儿,米饭打回来了,我们美味的卤煮在哪啊?”

  • 东卿的&还有女

    然而冷东卿的内心OS与表面上天差地别:卧槽老子那么帅,还有女孩子不给我面子,和我正面刚?难道,是故意引我注意?小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