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晓敏明白,他不高兴了,避无可避怎奈之下抬头,正好对上他深深地的黑眸。心里一顿,林熙瑶的话语犹如利剑,再次刺入她的胸膛。像你这样的女人多的是,自我以为能让洛展瞧上几眼就像你这样的女人多的是,自以为能让洛展瞧上一眼就不得了,还妄想得寸进尺!。...

夏晓敏知道,他生气了,无可奈何之下抬起头,正好对上他深深的黑眸。心里一顿,林熙瑶的话语如同利剑,再度刺入她的胸膛。

像你这样的女人多的是,自以为能让洛展瞧上一眼就不得了,还妄想得寸进尺!

既然是出来卖的,就不要装清高!

夏晓敏心口霍然发酸,眨着眼睛看向一旁。

“你到底怎么了?林熙瑶对你说什么了?”钟洛展面色铁青,那个臭女人,要是说了什么惹她不快的话,他绝不放过她!

“没说什么。”夏晓敏再次说道。

钟洛展起身,一把扣住夏晓敏的下巴,“没说什么你跟我这么反常?”

“没有反常。”夏晓敏下意识地跟着钟洛展的话说道。

恨死了这个样子的夏晓敏,钟洛展手下用力,弄痛了夏晓敏。

“夏晓敏,你少跟我摆臭架子,你还没资格。赶紧说!”

夏晓敏皱眉,好痛!

钟洛展对她从来不会有温柔!那么对林熙瑶呢?也是这个样子的吗?

林熙瑶的话再耳边再次响起,加上心里的委屈难受,夏晓敏终于忍不住咆哮:“说了没有就是没有,钟洛展你有病啊,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你要那么想知道就去问你的女朋友,她一定很乐意告诉你!”

她的脸不知道因为气愤而染上红潮,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在对上钟洛展探究的眼神之后,小脸更是红的不可思议。

钟洛展黑眸一深,眼底拂过一抹柔光,直接抬起夏晓敏的下巴,重重吻了下去。

唇瓣相叠,摩擦,钟洛展不顾她的挣扎,依然撬开了她的贝齿。正要长驱直入时,夏晓敏趁机咬了他的嘴唇,一股腥味在两人唇齿之间弥漫开来。

钟洛展被迫放开了夏晓敏,抬手抹了一下嘴唇!

又咬她,这个女人是属狗的吗!

羞愤的夏晓敏眸底沾着水雾,猛地退了两步。

“钟洛展你个大爷的!有了女朋友还来招惹我这个有老公的人!你要是没事做,出门左转医院大门不送!”

看着愤怒的夏晓敏,钟洛展也红了眼,一把拉过夏晓敏的手腕,恶狠狠的盯着她,狂傲的开口,“夏晓敏,你以为我只是没事做么?笨女人,还不是因为我……”

钟洛展的话嘎然而止!

他惊恐的闭上嘴,把他刚才差点就要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吞了进去。

这太不可思议了,他怎么可能会对这种女人感兴趣?

一点都不聪明,甚至笨得要死,而且还贪慕富贵!

他钟洛展怎么会爱上这种他最不齿的女人?

不可能,这一定是幻觉!

夏晓敏却因为钟洛展的话愣住了,一时间怔在原地呼吸紊乱。

有什么莫名的情愫在她的胸口蔓延。

心,不规则的跳动。

一切,都是因为他那句没有说完的话。

“还不是因为什么?”夏晓敏抬眸,心跳如鼓,不知是期待还是担忧地问了出来。

钟洛展却硬是避开她的视线,一脸的不自在。

夏晓敏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脸上竟还染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这让夏晓敏心中一阵悸动,竟有些焦急地期待这个答案。

“没什么,我要睡觉!”钟洛展冷冷发话,抬手将病房的灯关了。

夏晓敏伸手推搡,就听见钟洛展低沉的嗓音自头顶传来,带着魅惑的威胁道,“别动!你要再乱动,我不介意在这里要你!”

直白的话让夏晓敏脸上发烫,真就不敢乱动。

“嗯,乖。”钟洛展揉揉夏晓敏的头发,声音柔和了几分。

在黑暗中摸索到了她的下巴,抬起来,钟洛展再度准确无误地吻住了她的唇。

“唔……”夏晓敏睁大双眼,有些慌张的推拒着面前的胸膛,他话里的意思不是只要自己不动,就没事的吗?

夏晓敏又推又打,可钟洛展就是岿然不动!

“你……”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却被钟洛展把握时机,占领了她口中的香馨。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这个吻深远,绵长。

“放……开……混……蛋……”

唇齿摩擦之间,溢出夏晓敏断断续续的不满!

“你要再骂,我可就真做一个混蛋了!”钟洛展含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夏晓敏惊得赶紧用手捂住嘴巴,以免说错话。

黑夜中瞬间安静了。

夏晓敏担心他会对自己做什么,僵直着身体挺了很久。

然而,钟洛展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大手覆在她的长发上,然后传来匀称平稳的呼吸声。

原来只是想这样入睡吗?不知道为什么,夏晓敏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心情,淡淡的,有些摸不清是什么。

夏晓敏躺在一边不敢乱动,怕惊扰了他。

安静地听着钟洛展的呼吸声,夏晓敏竟有了困意,眼皮越来越沉重,睫毛轻轻颤抖,她的呼吸也变得绵长。

……

“啊!”一声尖叫惊醒梦中人。

夏晓敏被吵醒时,看到的是钟洛展放大的脸,清楚的都能看到他脸上的毛孔——不,这个男人的皮肤好的让女人嫉妒,竟然木有毛孔。

夏晓敏彻底懵了,可没想到还有让她更懵的!

前来查房的护士姐姐就在她的身后,花痴地问:“钟总……是你老公?”

夏晓敏愣住,连忙摇头。

“好吵……”钟洛展嘟囔了一句,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视线里出现从自己床上跃起的夏晓敏,还有她身后站着的护士,眼中闪过一丝迷蒙,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清明。

护士瞬间一脸花痴,大名鼎鼎的景城帝少钟总起床图,太帅太萌有木有!

两手握拳放在嘴巴上,护士兴奋地大叫:“啊,太帅了,太帅了,我会不会长针眼啊。”

夏晓敏三滴冷汗下来。

看到夏晓敏颇为沉重的脸色,护士还以为是自己的花痴样子惹她不开心了,抱着病例戳戳夏晓敏的肩膀,“钟太太,你家老公真帅啊!”

什么?钟太太?这位护士姐姐是不是想太多?夏晓敏正要回身解释一番,正好对上钟洛展的眼睛,尽是看好戏的揶揄之色。

这让夏晓敏更想解释了!

“不,你误会了,我不是钟太太。”夏晓敏跳下床,和钟洛展保持一米安全距离。

护士姐姐低低笑了一声,“哎哟,钟太太,您就别不好意思了,都舍不得钟总非要留下来陪夜,怎么会不是钟太太?你们这是新婚吧?难怪感情好的,一刻都分不开。”

这下,夏晓敏不止是三滴汗了,外加三条黑线!

护士姐姐是听不懂人话是吗?都说不是了!

“不不不,真不是这样……”还想解释的夏晓敏,在看到护士“放心,我不会乱说”的眼神之后,觉得说再多也没用,便将矛头指向钟洛展,“不相信,你问他。”

钟洛展却撑着身子坐起来,含笑不语,算是默认了他和夏晓敏的关系。

夏晓敏更急了,“你……你赶紧解释一下啊。”

“解释什么?”钟洛展假装想了片刻,恍然大悟般地揽过夏晓敏,“晓敏,人家都看出来了,你又何必这么害羞?”然后对护士抱歉一笑,“我们刚新婚不久,娇妻别扭的很,让你见笑了。”

护士一脸早就看出来的表情,捂着嘴偷笑了一阵,拿出红外线体温计在钟洛展身上嘀了一下,看了看温度,一本正经的说道:“不发烧了,不过要记得休息,别太过火了啊。”

这一番话本没什么的,可偏偏经过了刚才的一段误解,让夏晓敏脸红的都到耳根子了。心里恨不得把钟洛展变成一根黄瓜,使劲拍拍拍……

护士走后,晃过神的夏晓敏从钟洛展的怀里跳出来,愤怒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这又有什么关系?人家要误会就让别人误会就是了。”钟洛展毫不在意地说道,盯着夏晓敏红红的脸,只觉得有趣极了。

夏晓敏又气又急,指着钟洛展反驳道:“怎么没关系了?我可是有夫之妇,清白都被你毁了。”

“你在我面前说清白?”钟洛展意有所指的凝着夏晓敏,唇边荡着似有似无的笑。

夏晓敏气的狠狠剜了他一眼,心想,他怎么不去死的!

“再说了,你不是说你丈夫已经死了吗?既然死了,反正你和我也有了夫妻之实,不如我就委屈点,收了你算了。”钟洛展很好心的提议,却发现夏晓敏红了眼睛。

夫妻之实……

一想到这个,夏晓敏就忍不住要掉眼泪,她好好一个清白姑娘,不就是去送个餐么,怎么还把自己的清白给送了去?

说出去都没人会信!

“夏晓敏,不准哭!”虽然看见她这副样子,钟洛展心里还是为自己“丈夫”的身份感到庆幸,但是她一哭,他就心烦的要命。

钟洛展霸道地命令,“数到三,把眼泪收回去!不然扣你工资。”

夏晓敏也急了,“扣就扣,我还索性不干了。”说完,就往病房门口走。

钟洛展一副“这不明摆着吗”的表情。

夏晓敏犹豫了,这部手机竟然也是全球限量的定制款。而且,最重要的是,它竟然和钟洛展正在用的手机是同一型号。只是颜色不同,他的是黑色的,而她的是白色的。

心中竟有一抹感动,但是夏晓敏还是把盒子推还给钟洛展。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钟洛展一脸傲然,也不勉强:“不喜欢就丢掉,我钟洛展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

书评(122)

我要评论
  • 口之前&,林熙

    “洛展,我来,不是单纯为了见你。”果不其然,被钟洛展猜中了,在他还没有开口之前,林熙瑶先声夺人。

  • 忙里抽&眼么?

    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身为明星的林熙瑶,总是没日没夜地赶通告,连两人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今天,她忙里抽闲,来这里就是为了看他一眼么?

  • 定不再&想想怎

    甩甩脑袋,夏晓敏决定不再去想今晚的事情,她要改变心情,想想怎么赚钱才可以。

  • 她心里&吧!

    嘴上说着没事,可是她心里还是不舒服,心里对自己那个丈夫更是不满,算了,当他死了吧!

  • 薄,哪&的天气

    “真是绝情……”被冻得有些苍白的小嘴嘟囔着,被赶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只有身边被一同扔出来的背包,现在寒秋夜里,她身上单薄,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天气肆虐?

  • 了。”&在门口

    “佣人说已经赶出去了。”声音清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柔和的月光打在门口男子的脸上,脸部的轮廓,线条愈发冷硬。

  • “好吧&次解释

    “好吧。那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得到她的再次解释,陆妮才相信了她的话。

  • 伙伴不&就是吗

    自己的师傅,厨房的伙伴不就是吗?这些年,夏晓敏都能在这个狭小的厨房里感受到满满的人情味。

  • 她,把&买了今

    离开前,夏晓敏知道那个素未谋面的丈夫为了躲她,把她赶走,特意买了今晚的机票回去了法国。

  • &着一双

    “哐当”一声,钟洛展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瞪大着一双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女人,这个他不惜一切代价去爱的女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