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粥怎么能和这么多美味美味可口的菜肴相比较呢?就像是她,一个女仆,怎么和林熙瑶这个女朋友比?夏晓敏,人家正主都来了,你不走是准备好留着丢脸丢人现眼吗?但是趁着现在的没被意外发现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一幕让她的心翻山倒海地疼,眼底的酸涩已经化为雾蒙,病床上的两个人变得模糊不清。。...

一碗粥怎么能和这么多美味可口的菜肴相比呢?就像是她,一个女仆,怎么和林熙瑶这个女朋友比?

夏晓敏,人家正主都来了,你不走是准备留着丢人现眼吗?还是趁着现在没被发现,赶紧走吧。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一幕让她的心翻山倒海地疼,眼底的酸涩已经化为雾蒙,病床上的两个人变得模糊不清。

夏晓敏慢慢地转身,移动着重重的步子。

“夏晓敏,你要去哪儿?”低沉的声音带着薄怒,钟洛展眼尖地瞧见了准备丢盔弃甲跑掉的夏晓敏,“我的粥呢?!”

闻声,夏晓敏的脚步顿住。

居然被发现了,她脑袋垂得更低,努力憋回去眼里的雾气。

毁了,这回要丢死人了。

“夏晓敏,你怎么这么慢,我都快要饿死了!”钟洛展冷声问道,声音里甚至有怒气。

“我……”紧了紧藏在背后的粥袋,又偷偷瞄了一眼林熙瑶带来的丰盛佳肴,夏晓敏还是决定不拿出来了。

太寒酸!

看到夏晓敏扭捏的样子,霍涛也不说话,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水,坐在沙发里悠然自得的盯着眼前这三人。

“你给我进来!”钟洛展见她还愣在门口,扬手问道:“我的粥呢?”

夏晓敏的视线落在桌上摆满的酒店特级料理上,没有说话。

“洛展,粥多没营养啊,而且你又不喜欢吃粥。还是吃我带来的东西吧!这个护工要是还没吃,倒是可以把粥喝了。”

林熙瑶记得夏晓敏是钟洛展酒店的厨师,却故意把她说成是个护工,总觉得这样才足够体现自己和她不在一个档次上!

护工,啧啧,多么卑微。

要是在以前,夏晓敏一定会说“你大爷的护工,姐姐我是厨师好吗”。可是此刻,夏晓敏却抿着唇,心底涌起深深的自卑。

她虽然是天价女仆,可认真说起来,却比不上护工通过付出辛苦,赚得每一分干干净净的钱。

毕竟,她和钟洛展还有些扯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夏晓敏站在床边,攥紧拳头,心口竟然莫名地有点痛。

林熙瑶的笑意更浓,凑到钟洛展身边,挽起了他的手臂,撒娇道:“我们吃饭吧。”

“离远点!”钟洛展冷然地推开了林熙瑶,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黯然神伤的夏晓敏,“夏晓敏,把粥给我!”

夏晓敏诧异地抬眸,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钟洛展竟然放弃了那些美味佳肴,而选择了她手上这么简陋的粥?

“你有盒饭了……”夏晓敏脱口而出。

钟洛展心里烦躁到想要发火,还没等夏晓敏说完,他一把夺过她身后的粥,坐回床上,打开包装袋之后开始优雅地握住勺子。

他吃的津津有味,就好像他手里的这碗粥就是全天下最好吃的山珍海味。完全没去注意已经气到手发抖的林熙瑶、呆愣在一边的夏晓敏、还有挑眉仿佛看见天下奇观的霍涛。

要知道,钟洛展其实不喜欢吃粥!

一点都不喜欢!

霍涛瞧着钟洛展一口接一口吃得正香,笑着摇头。

洛展啊洛展,你这艘豪华游艇算是沉了!

又将视线落在了夏晓敏和林熙瑶,左右看了看在心里做出了一番比较,林熙瑶妖娆妩媚,精致的妆容的确能很快抓住一个男人的心。

而夏晓敏,清纯不施粉黛,就像是一泓清泉,甘甜可口。偶尔一次的淡妆,就足以让人眼前一亮,是那种一眼不会注意,看久之后才能体会她的美。

恐怕夏晓敏就是这样一点一滴渗透了钟洛展的心,只是这两个人何时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怕是有的等了。

霍涛轻笑,回过神来时,正巧看到林熙瑶领着夏晓敏出了病房。

“你不怕夏晓敏被林熙瑶欺负了?”霍涛惊讶,钟洛展竟然同意?

钟洛展放下手里的粥,抬眸看了一眼霍涛,“她不是那么娇弱的人,最后谁会吃亏还不一定!”

看钟洛展这么有信心,霍涛也不再说什么,看了一眼时间,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养伤。”

钟洛展给了他一个赶紧走的眼神,低头继续喝粥。霍涛笑笑,最后凑过去说道:“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钟洛展一愣。

“就是那个让你舍命冲火场的人咯!”说完最后一个字,霍涛已经大步走出了病房。

此时,林熙瑶带着夏晓敏走到医院消防通道的走廊上。

“林小姐,你有什么事吗?”夏晓敏微微蹙眉,如果可以,她不想和林熙瑶单独见面。

林熙瑶上下打量了一下夏晓敏,胸部平平,姿色一般,实在想不通怎么钟洛展这么在意她?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接近洛展?”林熙瑶本就比夏晓敏个子高,加上穿着高跟鞋,此刻竟有些居高临下的架势。

见夏晓敏不屑于和自己说话,林熙瑶火气更胜:“像你这样的女人多的是,自以为能让洛展瞧上一眼就不得了,还妄想得寸进尺!”

林熙瑶越说越过分,夏晓敏也不恼,只是扬起清秀的小脸,毫不畏惧地迎上她的目光,淡淡一句,“是像林小姐这样的吗?”

“夏晓敏,你胡说什么!”林熙瑶恼羞成怒,“我才是洛展的女朋友,他身边那么多女人喜欢他,最终也是选择了我,他今后也是只属于我的!至于你,夏晓敏,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林熙瑶的话就像是一根根绵绵细针,扎进夏晓敏的身体,让她即使有气也撒不出来!

“如果识相的话,自己收拾东西赶紧滚蛋!”林熙瑶最后丢出一句,转身就往钟洛展的病房走去。

夏晓敏看着林熙瑶的背影,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委屈得想哭,眼中点点泪光闪了闪,终是没有落下。

她从来没有去主动招惹钟洛展,从来没有!

是钟洛展来招惹她,还夺取了她的第一次!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有钱人有什么瓜葛。林小姐,你与其不放心我,倒不如看紧了你的男朋友,因为,我从来没想做第三者!!”夏晓敏在林熙瑶身后大吼出来。

林熙瑶嫌弃地哼了一声,骗谁呢,钟洛展会喜欢她这样的豆芽菜?

林熙瑶霍地转身,伸出刷着红指甲的指尖,戳在夏晓敏的肩头,“既然是出来卖的,就不要装清高!”

夏晓敏怒火大盛,瞪着林熙瑶,扒开她的手指,委屈的眼泪硬是被憋了回去。

夏晓敏忽然露出一抹让林熙瑶看得心慌的明媚笑容:“林小姐,你之所以会愤怒,就是因为你嫉妒我。而之所以会嫉妒,就是因为你承认自己不如我。”

两个人的视线中只有厌恶的对方,直到轻柔的铃声响了很久,夏晓敏才反应过来有人给她打电话了。

夏晓敏的手机已经葬身火海,这是钟洛展暂时给她用的一部旧手机——即使是旧的,可还是全球的限量版。

“喂。”夏晓敏尽量平稳了自己的声音,不想让对方听出自己愤怒又羞辱的心情。

虽然表面上看,夏晓敏在和林熙瑶的争吵中占了上风,然而在夏晓敏的心里,她终究是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情,不论是被迫还是主动的,她都和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再也扯不清楚了。

羞耻之心折磨着夏晓敏,若不是林熙瑶还杵在她身前,她肯定已经握着扶梯把手,蹲坐在台阶上,颓然而泣了。

手机那头突然传出暴怒的声音,“夏晓敏,你还管不管我的死活了?”

夏晓敏似乎可以想象出一副画面,是钟洛展在病房里对着手机怒吼的样子。

“我马上回来。”夏晓敏挂断了手机,淡淡地瞧了一眼林熙瑶,说道:“钟总说了,让林小姐先回去,他出院了自会去找林小姐。”

她说的是钟总,意思很明显,她不过是个传话之人。

再次在林熙瑶的脸上寻找到了了难堪之色,夏晓敏心中涌起一丝有些开心,先一步走过林熙瑶身边,向钟洛展的病房走去。

其实,钟洛展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夏晓敏就是私心的不想让林熙瑶再回病房。

因为,林熙瑶太吵了吗?

夏晓敏不知道,也不想弄明白这种古怪的心情。

回到病房,钟洛展让夏晓敏把活动桌上的饭菜拿走。

夏晓敏默默地收拾,没有一句抱怨的话。

钟洛展习惯了夏晓敏的一贯活跃,对于她此刻的安静觉得尤为不解。她不只是安静,从进来到现在,头都没有抬一下。

钟洛展盯着她的脸,故意说道:“夏晓敏,我要喝水。”

很快,水来了。

“夏晓敏,我要看电视。”

电视打开了。

……

就这样,钟洛展不知从哪里来的好耐性,一直吩咐着折腾到了晚上。

“夏晓敏,我要晚饭。”

晚饭放到了钟洛展的面前。

“你喂我!”

夏晓敏终于抬起头来,不过也只是淡淡的一眼,“你手没受伤,可以自己吃。”

她不想和他太亲近了,那种奇怪的心跳,让她觉得慌乱。

不行,她一定要和钟洛展保持距离。

钟大少爷在商场阅人无数,怎会想不出夏晓敏的异样的原因,严肃问道:“林熙瑶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夏晓敏一笔带过。

没说什么?他钟洛展要信了才怪!

黑眸一沉,钟洛展哼道,“夏晓敏,抬头看着我!”

书评(158)

我要评论
  • &己心上

    慢慢地踱步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面上没有多日来未见自己心上人的那种激动。

  • 陆妮这&么关心

    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近的人了,可如今看到和自己一起在酒店厨房打拼的陆妮这么关心自己,夏晓敏又觉得,其实自己还有亲人。

  • 使了个&站在她

    使了个眼色给云响,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房间,留下钟洛展与她两人。

  • 的权利&么莫名

    他甚至不给她见他的机会以及解释的权利,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扔了l出来。

  • 门口的&后的人

    还没等门口的云响开口,站在他身后的人却是率先开口了。

  • 婚事,&解释,

    对于自己这桩糊涂而离奇的婚事,夏晓敏没有做太多的解释,也不过是说要回去和自己谈了好些年恋爱的男友结婚。

  • 哪怕承&目标!

    所以,哪怕承担巨额赔款,她也要离婚!这是她现在活下去的目标!

  • 那个素&屋子里

    可是,那个素未谋面的丈夫,是下了决心,让那屋子里的人陷害自己手脚不干净,好趁机把她赶走。

  • ,自尊&那么多

    这些日子里,林熙瑶听到了无数的流言蜚语,尽管钟洛展爱她,可是,自尊心作祟的她不能接受,自己那么多年的努力,被视而不见,对她的评价,就是用身体换取机会。

  • 让人忌&的。

    “我知道。”她当然知道钟洛展做起事来毫不手下留情,甚至让人忌惮,所以林熙瑶绝对相信,对于这个他不喜欢的女人,把她赶出去?当然是有可能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