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晓敏轻轻地白了他几眼,在心里骂了一声真难侍候,走到边拿起来水果刀,坐在椅子上给他削皮。但是她心有怨气,但一想起钟洛展也算自己的救命恩人,咳咳,但是命没救上,但好虽然她心有怨气,但一想到钟洛展也算自己的救命恩人,咳咳,虽然命没救上,但好歹也是为了自己接连受伤,也就心甘情愿地认真削皮了。。...

夏晓敏轻轻白了他一眼,在心里骂了一声真难伺候,走到一边拿起水果刀,坐在椅子上给他削皮。

虽然她心有怨气,但一想到钟洛展也算自己的救命恩人,咳咳,虽然命没救上,但好歹也是为了自己接连受伤,也就心甘情愿地认真削皮了。

这个就站在窗口,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她的皮肤白皙如透明,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恍惚,好似不是真的。

钟洛展静静地凝望着夏晓敏,不知为何,竟移不开视线。

钟大少爷自己也纳闷,夏晓敏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女人,爱财、幼稚、脾气暴躁、毛病不少;长相的确比别的女人清秀些,少了些脂粉气和公主病,可也不是什么绝世大美人,怎么自己会对她百看不厌呢?

夏晓敏似乎也没什么优点,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优点,除了做饭好吃,钟洛展只能再找出一个优点了——这个女人是他合法的妻子。

这样的认知让钟大少心中宽慰不少,他就说嘛,自己的眼光不会那么差的,要不是这女人和她有点关系,他才懒得搭理她。

“夏晓敏。”

“干嘛?”正在削苹果的夏晓敏被钟洛展一吓,差点切到自己的手,心情一下子就不爽起来,吼了回去,“你要吓死人啊?”

瞪着夏晓敏,钟洛展心想,这个丫头竟然敢吼他?他非要整死她,“苹果要削皮,切块,做成兔子模样再给我吃。”

还兔子模样?夏晓敏轻蔑的看了一眼钟洛展,“你是三岁小孩啊?”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照做!不然扣你工资。”说完,钟洛展抓起之前丢下的杂志看起来。

看着他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夏晓敏认定了他就是在折磨自己,捏了捏自己手里的苹果,当成是钟洛展,奋力地削削削,怎么削都不够解恨。

我削削削削削……

夏晓敏看着自己手里的苹果小了一个圈,心里那个乐啊,就想好是扒掉了钟洛展一层皮一样,竟然让她不知不觉间笑了出来。

钟洛展本来好好的在看杂志,听到笑声,抬起头,正好看到了一脸贼笑的夏晓敏,黑色的眸子也染上一层笑意。不过在那笑意的背后,似乎还藏了恶作剧。

“夏晓敏,你笑成那样,是把苹果皮当成我的衣服在剥了么?”

“钟洛展,你的思想能不能正经一点?恶心死了。”夏晓敏嫌弃地转身,给他留一个背影。

钟洛展不怒反笑,“我只说你把苹果皮当成我的衣服在剥,其他的什么都没说,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的夏晓敏,恨不得将水果刀直接劈过去,把钟洛展一切为二。最后,她将手里的苹果扔了出去。

砰!

“啊!什么东西?”

随着一声尖锐的叫声,夏晓敏急忙捂住了嘴巴,那个苹果竟然砸中了不知刚刚进来的护士,不偏不倚正好问候了护士姐姐的鼻梁。

“对不起,护士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夏晓敏慌忙捡起了滚落在地的苹果,藏到了身后。

护士呲牙咧嘴地揉着自己的鼻梁,慢慢走近夏晓敏,看到罪魁祸首就是她手里的苹果,气就不打一处来。

“病人家属,你有没有礼貌?苹果是用来砸人的吗?有家教没有?力气这么大,你是要砸死我吗?”护士站在门边愤怒地咆哮,完全不管已经一脸尴尬地的夏晓敏。

钟洛展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显然是不准备插手了。

毛手毛脚,这丫头又多了一条缺点。

夏晓敏见没人帮助,立刻笑的跟朵花儿似的,走过去谄媚地说道:“刚才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有个毛贼闯进来,我本来是要砸他的,结果忽然看见姐姐你长的好漂亮,简直就是仙女下凡,手一抖就砸偏了。你温柔美丽,菩萨心肠,肯定不会和我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计较的,对不对?”

钟洛展暗暗抽了抽嘴角。这女人,嘴上是抹了蜂蜜了?怎么不见她这样对他说话?

还美如天仙,钟洛展瞧了护士一眼,不禁暗想,夏晓敏眼睛没毛病吧?

两个人吃完之后,钟洛展休息,而夏晓敏去了他的公司,将他要处理的文件带了回来。

回来的路上,她想起他说的蓝山咖啡,心想谁乐意每天出来买,于是买了一大包的速溶咖啡。

钟洛展,你爱喝不喝!

刚把文件拿回来,钟洛展就醒了,吵着要吃苹果。

“快点,刚刚都没吃到。”钟洛展一边翻看文件,一边吩咐。

夏晓敏重新洗了个苹果,去了皮,刚递到钟洛展嘴边,就被来人的嬉笑声吓得赶紧缩了回来。

“小两口感情不错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让钟洛展决定要断交的霍涛。

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乱窜,钟洛展斜斜的睨了他一眼,“不会先敲门?”

语气中的傲然,让夏晓敏怀疑,他们真是是朋友?霍涛不会生气?

“这不是怕敲了门,看不到什么好戏嘛?”说着,霍涛斜斜靠在门框上,饶有兴趣的双眼飘向夏晓敏,“夏小姐,你说是不是?”

夏晓敏手里捏着苹果,听到霍涛的话,一张小脸通红,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抿着嘴赶紧低下了头。

“喂,夏晓敏,我要喝粥。”钟洛展看到夏晓敏这样,不免有些责怪的瞪了霍涛一眼。

霍涛就当没瞧见,径直走了进来。

夏晓敏一听钟洛展说要喝粥,赶紧把苹果递给他,然后匆忙转身跑了出去。

再在这个房间待一会儿,夏晓敏怕自己被霍涛八卦死!

匆匆离去的背影落入霍涛的视线,换来一抹低笑,一回头,就看到钟洛展一脸专注的望着病房门口。

想起突然要喝粥的钟洛展,霍涛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你小子是对夏晓敏动心了吧?我记得你不怎么爱喝粥啊?”

不然,怎么可能怕她尴尬,替她解围。

“你想多了。”黑色的眸子淡淡的瞥了一眼霍涛,钟洛展没好气地问,“你来干嘛?”

对于钟洛展的不和善,霍涛一点都不介意,拍了拍他的肩膀,霍涛笑得贼贼的,心中感慨。

真没想到,冷情的钟洛展也会有这么一天,被一个小丫头制得死死的!

钟洛展哪里会知道霍涛的心思,见他不回话,又不耐烦地问了一句,“你来干嘛?”

“好友住院了当然要来看看。”霍涛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一瞧钟洛展臭臭的表情,就又嘴欠,“怎么?怕我扰了你的好事?”

钟洛展的剑眉拧出一片不悦,盯着桌面上夏晓敏还没削完的苹果和水果刀,哼了一声,“我看你是太闲了。给我削个苹果。”

霍涛贼笑,稳坐如山,“你又没给我3000万。”

“不削就滚,别在这碍眼。”钟洛展瞪了他一眼。

咚咚咚,有人敲门。

“谁啊,莫不是夏晓敏回来了?这么快,看来她很舍不得你啊。”霍涛走过去开门。

钟洛展黑着脸,“霍涛,你怎么和女人一样八卦!”

房门开启,钟洛展看清楚了来人正是拎着一堆慰问品的林熙瑶。

眸底不由渗出一层层的寒霜,之前轻松愉悦的大boss脸上染上厌恶。

真是阴魂不散,怎么有霍涛的地方就有林熙瑶?

怀疑的视线定在了霍涛身上。

明白了钟洛展的意思,霍涛忙用眼神澄清这事绝对和自己无关,讪笑道:“看来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霍涛想着等等夏晓敏回来一定有好戏可以看,就毫不避讳地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钟洛展不愿和他一般见识,淡淡看向林熙瑶,张开凉薄的唇瓣:“你怎么来了?”

“洛展,你受伤了怎么不告诉我啊?我去公司找你,才知道你住院了。”林熙瑶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坐到了钟洛展的床边。

钟洛展不着边际的往旁边挪了挪,眉毛纠得更紧,嫌疑地和她保持距离。

这点小动作让霍涛看得心里直乐。

钟洛展不愿多做解释,冷漠地拒人于千里之外。

“小伤而已,你不用亲自跑过来。”

“那怎么成?”林熙瑶自动忽略了钟洛展的冷漠,笑的花枝招展的,“洛展,我是你的女朋友,怎么能不来呢?我还要好好的照顾你呢,看,我给你带了好多你爱吃的。”

钟洛展心里一阵烦躁,正要开口赶人,就看到林熙瑶将一个一个食盒拿了出来,里面都是可口的饭菜。

多事!

钟洛展这样想着,冷声道:“我现在不饿。”

林熙瑶不以为意,只当他是因为住院心里不开心,便柔着嗓子说道:“洛展,你肯定一天都没吃什么好吃的了,晚饭我陪你吃好吗?你看,都是你喜欢吃的,我喂你好不好?”

一块糖醋排骨夹到了钟洛展的嘴边,林熙瑶像是哄小孩一样的语气,“乖,吃一口。”

却不知,此时夏晓敏已经回来。她怔怔地站在门口,看着里面温馨的画面,只觉得眼中酸涩的很,手中拎着的粥也不由得往身后去藏。

书评(99)

我要评论
  • 多费心&思。

    这样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钟洛展不屑于看一眼,让自己住宅里的人打发掉了她,什么手段都可以,他也不想多费心思。

  • 手段,&法律上

    还瞒着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可他心里早就有了别人,又怎么可能答应这门婚事!

  • 样对一&个弱女

    就算他们是陌生人,但作为一个男人,这样对一个弱女子,由此可见,他是多么地可恶。

  • 与往日&有点儿

    看出了林熙瑶与往日的不同,钟洛展不禁有点儿诧异,似乎今日,林熙瑶的到来,会给他带来噩耗,

  • ,一个&地朝着

    “老板。”门被推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子站在了门口,恭敬地朝着沙发上的男子喊了一声。

  • 去洗个&澡,跟

    “没事,我没事。我去洗个澡,跟师傅说一下,明天就去上班。”看出陆妮眼中的担忧,夏晓敏的心里暖暖的。

  • 婚事,&应的,

    走就走吧!反正这桩婚事,也是为了答应爷爷,了却他的心愿才糊里糊涂答应的,在两人没有同意和见面的情况下,就被两家的老人给拿去办了结婚证。

  • 吗?”&向自己

    “嗯,那个女人走了吗?”钟洛展的视线始终目视前方,没有回头看向自己的身后。

  • 解释,&既然你

    “熙瑶,那不是我愿意的,是家里老人的意思。哎,算了,不解释,反正,你了解我的,既然你听到了,你也知道我怎么处理的。”钟洛展的眸中恢复了往日的冷情,没有刚才那见到她的激动和惊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