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声音,夏晓敏吓得一个激灵,缓了缓神,才定定地望着他睁开眼睛的双眸,兴奋地扬着唇角,“钟洛展,你醒了,你终于等到醒了。我、我去叫医生。”夏晓敏刚要走,手却被拉住,回过头夏晓敏正要走,手却被拉住,回头去看,就见钟洛展不满的蹙起了眉头。。...

听到声音,夏晓敏吓得一个激灵,缓了缓神,才定定地看着他睁开的双眸,激动地扬起唇角,“钟洛展,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我、我去叫医生。”

夏晓敏正要走,手却被拉住,回头去看,就见钟洛展不满的蹙起了眉头。

“夏晓敏,你有没有良心,我救了你,你就这样对我?”

“我……我怎么了?”夏晓敏不明白,他怎么刚醒就这么生气?

钟洛展见她这样,更是不爽了,“连我醒了都不知道!是守个什么床啊?”

夏晓敏愣了半秒,觉得自己冤枉死了!

她可是一醒过来就跑来看他了,是那个护士说他醒过来还要一段时间的,谁知道他这么快就醒了?

还有,什么叫“连路灯都被你蠢掉了”?

夏晓敏扁扁嘴,“你要不愿意救我就别救,我也不稀罕,别以为我会因为你救了我就感激你,让你为所欲为的欺负我!”

夏晓敏噼里啪啦说了一通,撅着小嘴坐在椅子上,不去找医生了,痛死他算了。

钟洛展被夏晓敏这么一说,倒也懵了,这丫头,不就开个玩笑而已吗?有必要这么认真?

“生气了?”带着一点点讨好的意味,钟洛展问她。

夏晓敏不是听不出来他话里示弱讨好的意思,可是心里就是不舒服,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么容易就把他的话当真,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钟洛展双手撑着床,吃力地坐起来。

夏晓敏看到了,几次想要去帮忙,都给忍了下来。这个藐视自己的家伙!

钟洛展知道她还在别扭,一把拉过她的手,道:“看着我。”

夏晓敏赌气,故意不看。

钟洛展挑眉。

呦,这丫头,真是长本事了!

瞧见她着急的样子,钟洛展却开怀大笑,“哈哈,逗你的。”

夏晓敏皱眉推开他,“你敢骗我!哼!”

“只有你这么笨的女人,才会这么容易轻信别人。”钟洛展坐直了身体,对上夏晓敏愤怒的双眸,笑道:“好了好了,你不笨,不逗你了。”

逗我玩?玩你大爷的,钟洛展!

这一次,夏晓敏没再手下留情,直接挥拳砸了过去,钟洛展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招,脆生生地被她打中。

“你这么用力,是想谋杀亲夫啊!”钟洛展疼得呲牙咧嘴,狠狠地瞪着夏晓敏,“笨女人,是不是非要把我打成二级残障不可?”

夏晓敏小脸一红,却也大声反驳道:“我没那么大力气!再说了,是你自己笨,不知道躲。”

钟洛展心里气的不打一处来,“夏晓敏,你没良心,打疼了我还骂我!”

“真的很疼吗?”见他不止一次的把疼放在嘴边,夏晓敏才意识到真的打疼他了,急的要命,上前就要查看他的伤势。

“离远点,不用你看。”钟洛展别扭地甩开她的手。

夏晓敏看着他一脸生人勿近、疼痛非常的样子,只好转身去叫医生。

医生很快就来了,对钟洛展做了一番检查之后,对夏晓敏说道:“病人伤口裂开了,你出去一下。”

夏晓敏一脸内疚地看着钟洛展,他才刚醒,就被自己给再度伤害了。

“喂,你可别哭,我还没死呢。赶紧出去,看见你就烦。”钟洛展下了逐客令,他才不要看到她为他掉眼泪。

夏晓敏闷闷地点头,然后歉疚地在病房外等候。

医生很快就处理好了伤口,等到夏晓敏重新进来的时候,特别关照道:“你要好好照顾病人,幸好这次没什么事。”

“我知道了。”

夏晓敏感激地送走医生,看着钟洛展臭着一张棺材脸的架势,弱弱道歉,“对不起,你别生气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你就是有意的。”钟洛展立马就蹦跶出了这么一句。

不是故意的,就是有意的?

夏晓敏无语了,可也知道不是闹的时候,只好耐着性子说道:“好,你要这么说我就是有意的,好吧?你就别生气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不惹你生气了。”

“谁知道你到时候认不认账。”钟洛展不假思索地回答,掩住一脸坏笑。

夏晓敏诧异地看着钟洛展,他还蹬鼻子上脸了?

钟大少爷瞟了她一眼,恶狠狠地警告她,“你记住今天自己说过的话,一定不惹我生气了。现在,就回你的病房睡、觉、去!”

“我不困的,我在待一会儿。”夏晓敏摇摇头,“我等你睡着了以后再走。”

钟洛展的眼底映着夏晓敏苍白的脸颊,一点血色都没有,这怎么行?

于是,钟大少爷故作嫌弃地皱眉:“不需要,你赶紧走,待在这里影响我的心情,我不能好好养伤。”

不想,夏晓敏却当真了。

“你真就这么讨厌我吗?”那为什么还要救我?

夏晓敏憋着后面一句话,愣是没有问出口。

一向神经粗大条的她,忽然害怕这个问题一旦问出,只会换来两个人的难堪。

她的眸子黯淡下来,垂着脸,竟说不出话来。

钟洛展被夏晓敏突如其来的忧伤弄得有些无措,怔了怔,不耐烦地挑起眉毛:“我只是让你去好好休息,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只是想要让她去休息吗?那干嘛这么凶神恶煞的?

夏晓敏不明白,明明他是担心自己的,为什么总要这个样子来表达他的好意?

这个男人,真是别扭死了!

钟洛展看她还傻愣愣地站着,直接对她吼了一声。

“喂,还愣着干什么?夏晓敏,你可要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夏晓敏还想说什么,可是到了最后也只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喂,夏晓敏。”钟洛展真是受不了她这个样子,烦躁地开口,“明天死过来照顾我。”

……

钟洛展住院,公司高层为了拍马屁都来看望,才一个早上的时间,鲜花、水果、补品都堆满了病房。钟洛展讨厌热闹,给云响打了电话,让他们不准来了。

吴伯也从老家匆忙赶来医院,被钟洛展再度撵回了老家休息。

虽然钟洛展对外人苛刻,但是对忠心耿耿的吴伯却十分关照。

夏晓敏走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桌子的水果篮,还有一整排的鲜花,还有各种各样的补品,不禁有些咂舌。

这么多花,而且盛开得千娇百媚。

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花,夏晓敏看着这些娇艳欲滴的鲜花,心情霍然明媚起来。

她伸出小手摸摸花瓣,笑嘻嘻地问道:“钟总,这么多花,你能不能送我几束?”

反正钟洛展对这些花连看都不看一眼,还不如留给她好好打理呢。

听到夏晓敏的话,钟洛展抬头,眼里尽是揶揄之色,“你这是变相的想让我送花给你吗?”

夏晓敏立刻呆在原地,她明明没有这样的想法啊,怎么被钟洛展理解成这个意思?!

可是经他这么一说,怎么还真有这样的感觉?

“谁……谁要你送花了!”夏晓敏收回手,“我只是觉得漂亮。”

黑色的眸子紧紧盯着夏晓敏,看她一脸不自然的样子,钟洛展真是越看越开心,就想继续逗逗她,“还是说,你晕倒住院,都没有人来看你?”

他一脸的鄙视,就好像她没有朋友关心一样。这让夏晓敏心里好难受。

虽然的确没人来看她,不过她也不需要,又不是什么大病,“我才不需要,我已经办理出院手续了。”

钟洛展这才注意到,她穿的不是病服。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下面是已经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裤,钟洛展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既然你都可以出院了,从今天开始,我在医院的一切日常,都由你来照料。”

钟洛展哪里知道她这百转千回的心思,见她不说话,权当她因为内疚答应了。立刻开始吩咐她做事情。

“记住啊,我不喜欢吃医院的东西,你每天早上给我送可口的早饭,同时要准备好早报。早饭之后你去公司找云响,把一天下来要处理的文件和我的笔记本电脑都带过来,这些天我就在医院办公了。中午我要午休30分钟,我醒之后就要看到一杯蓝山咖啡……”

夏晓敏不解地打岔:“我怎么去你的公司?为什么不让云响送过来?”

“我就要你去。”钟洛展打了个哈欠,声音里透着一丝慵懒,“你以为一个月3000万很好赚?”

夏晓敏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不满,转身就要出去。

“你去哪儿?”钟洛展喊住了她。

夏晓敏回头,恶狠狠的说道:“给你买早饭,不然钟总以为3000万很好拿吗?”

她这是把他刚才说的话又还给他了吗?

“你知道就好,早饭就免了。我要吃苹果。”钟洛展用下巴示意了一下一边的水果篮。

夏晓敏走过去,从一大堆的苹果里一颗一颗挑选着,总感觉到背后一道灼热的目光。

她猛然回头,见到钟洛展在看杂志,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看不清他的表情。

难道是自己想太多了?

夏晓敏挑了一颗看上去不错的苹果,走进卫生间洗过之后用纸巾擦干水迹,才递到钟洛展的面前,晃了晃,“喏,吃吧。”

钟洛展只淡淡地瞟了一眼,并没有伸手接。

“干嘛不接?洗好了。”夏晓敏去抓他的手。

钟洛展一脸嫌弃地推开她的手,这女人到底会不会照顾人啊?

“我不吃皮。”

书评(385)

我要评论
  • 自己看&起来轻

    “没,他忙,临时要出差,婚礼这简单,办完我们就各自去忙自己的了。”夏晓敏勉强挤出一抹微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

  • &心情,

    甩甩脑袋,夏晓敏决定不再去想今晚的事情,她要改变心情,想想怎么赚钱才可以。

  • 最终还&己的想

    “我来是想和你说,我们分手吧!”深呼吸了一口气,林熙瑶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 这是她&目标!

    所以,哪怕承担巨额赔款,她也要离婚!这是她现在活下去的目标!

  • ?”陆&她就这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请几天假休息休息?”陆妮还是不相信,看着夏晓敏略显憔悴的面孔,她不放心她就这么去工作。

  • 身边的&动声色

    使了个眼色给云响,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房间,留下钟洛展与她两人。

  • ,可是&的她不

    这些日子里,林熙瑶听到了无数的流言蜚语,尽管钟洛展爱她,可是,自尊心作祟的她不能接受,自己那么多年的努力,被视而不见,对她的评价,就是用身体换取机会。

  • 舒服,&自己那

    嘴上说着没事,可是她心里还是不舒服,心里对自己那个丈夫更是不满,算了,当他死了吧!

  • 有身边&薄,哪

    “真是绝情……”被冻得有些苍白的小嘴嘟囔着,被赶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只有身边被一同扔出来的背包,现在寒秋夜里,她身上单薄,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天气肆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