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晓敏心里的某个地方,正因为这股暖流变的柔软细腻。“我手机忘在屋里了。”不知道怎么了,夏晓敏是很想作出解释一下,她也不是故意地不接他电话,也不是故意地要他为她怕冲进火里,她“我手机忘在屋里了。”。...

夏晓敏心里的某个地方,正因为这股暖流变的柔软。

“我手机忘在屋里了。”

不知怎么了,夏晓敏就是很想要解释一下,她不是故意不接他电话,不是故意要他为她担心冲进火里,她是真的没有接到他的电话。

钟洛展一怔,看着她一脸认真解释的摸样,情不自禁地靠近她,再次拥紧了她。

夏晓敏安静地待在钟洛展的怀里,不知为何,这次她没有想要推开他,反而在心中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谢谢。”夏晓敏仰起头,轻声说道。

然而,在抬头的瞬间,夏晓敏露出万分惊慌的表情。

“小心!”夏晓敏突然叫出声来,猛地伸手推了钟洛展一把。

钟洛展余光所至,就见路边的一根路灯塌了下来,从他们的正上方倒下。

当即抱住夏晓敏,钟洛展将她扑在身下。

只听砰地一声闷响,路灯重重砸在钟洛展身上。

夏晓敏惊慌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钟洛展,从他的身下爬出来,使尽浑身力气推开沉重的电线杆。

钟洛展怒吼一声,“夏晓敏,你……刚才逞什么……英雄!”就算是全身疼的不行,他也要告诉她,在男人面前,特别是他面前,还轮不到她来保护!

“你,你怎么样?”

夏晓敏看着他紧皱的眉头,担心地问了一个特别愚蠢的问题,

“死不了!”钟洛展深吸一口气,眉头不禁蹙地更深了几分。

感觉,自己最少断了两根肋骨。

狠狠瞪了一眼尽惹麻烦的夏晓敏,钟洛展突然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昏了过去。

“钟洛展,钟洛展……”

夏晓敏喊了两声,他还没有反应。

周围开始聚集了很多的人,夏晓敏抱着钟洛展的头,想到自己没有手机,哀伤地向人群求助,“帮我打120,求求你们,快点帮我打120……”

夏晓敏完全慌了神,害怕钟洛展会因此出什么事情,那么她一定会愧疚。

“小姐,我帮你打了120,他们说要一个小时才能到。”

“不如开车送去医院吧。”

“还是不要乱动的好,万一伤了肋骨,一移动只会更糟糕。”

夏晓敏低头看着怀里的钟洛展,不由暗自神伤。几个小时前,他的脸色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可是现在却苍白如纸,一点血色都没有。

“钟洛展,你不要有事,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夏晓敏不敢太过用力摇晃,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下来。

突然,她想起什么,开始摸索着他的口袋。

手机,手机在哪里?

好不容易找到了手机,夏晓敏颤抖着双手寻找电话名单。

周林……周林……

找到了名字,夏晓敏赶紧拨打出去。

电话接通的刹那,夏晓敏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周林,钟……钟洛展被火烧又被砸伤了,救护车……救护车要……要一个小时……你告诉我……怎么才能救他?”

“你是夏晓敏?”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沉稳,这让夏晓敏的心安定了不少。

夏晓敏擦擦眼泪,连连点头,哽咽着说:“我是。”

“你先别哭,我马上过来,你不用担心,洛展一定会没事的。”

周林住的别墅,离钟洛展家并不远,所以每次钟洛展打电话召唤他来给看病时,他都能及时出现。

“恩。”夏晓敏相信周林的话,因为她内心也不想钟洛展出事。

周林问了一下钟洛展的状况,然后一边穿上外套,一边说:“你先按照我说的,帮洛展急救。”

夏晓敏俯视着钟洛展,重重嗯了一声,而后照着电话里说的,一步一步非常细致地照做。

看着昏迷不醒的钟洛展,夏晓敏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这么担心他会出事。

明明他霸道蛮横,又没有礼貌,第一次见面就夺走了她的贞洁,还用整个酒店的人来威胁她不让她辞职,之后又利诱她到别墅做保姆,整天骂她笨,骂她傻。

她应该很讨厌他才对,非常非常讨厌,恨不得他死才对。为什么现在,她那么害怕他会醒不过来?

是因为他不顾一切的冲进火里救她吗?还是因为他刚才宁愿自己被砸,也不要她有事?

忽然想起爷爷的离去、查尔斯爷爷的离去,夏晓敏趴在钟洛展的胸口,泪流满面。

真的太痛了,当每一个关心她的人离去时,她都痛得无法呼吸。

她不想再失去一个关心她的人了……

终于,周林就赶来了。

他看到夏晓敏趴在钟洛展的胸口哭的跟个泪人似的,眼里划过一抹明了。随即赶紧跑过去扶起了夏晓敏,蹲下身来为钟洛展查看。

“他……他怎么样了?”

看到周林来,夏晓敏就好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问道。

检查完毕,周林把视线从钟洛展身上移向哭红双眼的夏晓敏,露出安慰的笑意:“他的问题还不算特严重。你处理的很好,如果不是因为你,洛展可能会卧床很久。”

“真的吗?周林,谢谢你!”夏晓敏不禁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他会没事。

周林打开医药箱,为钟洛展清洗伤口、换药。

这期间,钟洛展一直处于昏迷中。

急救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周林指挥着医护人员小心将钟洛展抬上担架。

整个过程,夏晓敏都双手交握放在唇边,默默祈祷,水意弥漫的眼眸从未离开过钟洛展。

周林叹气,虽然钟洛展没有交代过,但是他看得出来,那小子对夏晓敏有很不一样的情感。他有义务照顾朋友喜欢的人。

“你现在回家好好休息,才是对他最大的安慰……”

还没等周林说完,夏晓敏就打断了他的话,“不,我一定要看到他没事。”

剪了一晚上的草坪,夏晓敏虽然累,但是却不能放心钟洛展的安危。

径直走到救护车旁,夏晓敏吃力地爬了上去,坐在了钟洛展的身边。

周林摇了摇头,跟着就跟着吧,她现在这样回家,也未必就能好好休息。

车子很快就到了周林所在的医院。

周林先一步下车,然后领着护士将钟洛展推去了手术室,夏晓敏也跟着推车一路到了手术室门外。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您不能进去。”

夏晓敏被护士拦了下来,看着被越推越远的钟洛展,最终消失在手术室的房门后。

周林说,他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夏晓敏缓慢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向一边的长椅走过去。

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袭来,她还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已经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

梦境中,夏晓敏只看得到一片白茫茫,她看到了钟洛展,还有她。

他在火场外面找到她时的欣喜若狂,还有她脸上安心的笑容。接着,他便从她的怀中滑落下去,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不要!

钟洛展,你说过,你死不了……

死不了…

“啊——!”夏晓敏从梦境中惊醒,惊恐的眼睛凝视着四周白色的墙壁,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现实。

钟洛展为了救她受伤,他被送来了医院,他怎么样了?他会不会真的如梦中一样,已经……

“夏小姐,你醒啦?”护士听见夏晓敏的尖叫,推门而入。

夏晓敏撑着身子坐起来,看到护士急忙问道:“钟洛展呢?他情况怎么样了?”

“放心,钟总的手术很成顺利,现在已经被送进了病房。”

夏晓敏掀开被子,“我去看看他。”

“小姐!”护士拦住她,“现在钟总的麻醉药效还没过去,你就算去了他也还在昏睡,不如你在这里养好了身子,等明天就能见到他了。”

听着护士的话,夏晓敏却不敢完全相信。

刚才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她可以完全感受到那种死亡的逼近,还有她伤心欲绝的痛,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不行,我一定要去!”夏晓敏不顾护士的阻拦走出了病房。

护士摇摇头,跟上了夏晓敏的脚步,“我带你去。”

夏晓敏来到钟洛展的病房,双手扒在透明的玻璃窗上,向里面张望。

钟洛展正躺在床上,双眸紧闭,蹙着眉头。

推开房门,夏晓敏却不再往前走了。

她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安静的钟洛展。

有些人,生来就是趾高气昂的,就算倒下,也是傲娇非常。在夏晓敏心里,钟洛展就是这样的人。

当看到他这样安静虚弱、了无生机的样子,夏晓敏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夏晓敏默默走到钟洛展的病床前坐下,像是怕打扰钟洛展,轻声问护士,“他什么时候会醒?”

“等麻醉过了就能醒了。估计还要一段时间的,不如你先去休息。等钟总醒了之后我第一时间就来告诉你。”护士不放心夏晓敏,毕竟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谢谢,不用了。我在这里等他醒过来。”夏晓敏看着他苍白的面容和泛白的唇,不由暗自心疼。

护士知道劝不住,只好悄悄退出了病房。

想到钟洛展被火灼烧、又被路灯砸断了肋骨,夏晓敏的眼泪又开始不争气地流下来。

她并没有注意到,钟洛展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救我?”夏晓敏小声抽泣着,似是在自言自语,又向是在轻声责备钟洛展,“我又没让你救我。你是想让我对你欠下救命之恩,以后可以更欺负我吗?不然,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钟洛展的睫毛微颤,声音不悦,“因为你笨啊,连路灯都被你蠢掉了。”

书评(81)

我要评论
  • 悴的面&她就这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请几天假休息休息?”陆妮还是不相信,看着夏晓敏略显憔悴的面孔,她不放心她就这么去工作。

  • &瑶绝对

    “我知道。”她当然知道钟洛展做起事来毫不手下留情,甚至让人忌惮,所以林熙瑶绝对相信,对于这个他不喜欢的女人,把她赶出去?当然是有可能的。

  • 了这样&道你爱

    “分手,我倦了这样的日子,我知道你爱我,可是,我想靠我自己的实力在这个圈子混下去,不是你的名声和权力,你懂吗?”

  • “佣人&男子的

    “佣人说已经赶出去了。”声音清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柔和的月光打在门口男子的脸上,脸部的轮廓,线条愈发冷硬。

  • 自己的&,瞪大

    “哐当”一声,钟洛展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瞪大着一双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女人,这个他不惜一切代价去爱的女人。

  • 多么可&的,只

    多么可笑,在别人面前,钟洛展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没人敢惹的主,可是在面对林熙瑶,他什么都听她的,只要她想要,他都会给她,只是因为他爱她。

  • 爷爷,&才糊里

    走就走吧!反正这桩婚事,也是为了答应爷爷,了却他的心愿才糊里糊涂答应的,在两人没有同意和见面的情况下,就被两家的老人给拿去办了结婚证。

  • 踱步到&种激动

    慢慢地踱步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面上没有多日来未见自己心上人的那种激动。

  • 让她上&眼睛在

    “熙瑶来了?让她上来吧!”钟洛展原本闭着的眼睛在听到林熙瑶来了之后,忽然睁开,眼眸中散发着一丝雀跃而不可忽视的光芒。

  • 师傅说&。

    “没事,我没事。我去洗个澡,跟师傅说一下,明天就去上班。”看出陆妮眼中的担忧,夏晓敏的心里暖暖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