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但是是一就掩藏了自己的实力而已,这种赌桌上的小计谋再平时但是,他不懂她有什么好纠结了的?“夏晓敏,你要再敢说事儿儿,信不信我把你丢进海里!”这女人,不吼她,夏晓敏不想再和钟洛展说话了,别扭地径直走到车上。。...

他不过就是一开始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而已,这种赌桌上的小计谋再平常不过,他不懂她有什么好纠结的?

“夏晓敏,你要再敢说这事儿,信不信我把你扔进海里!”这女人,不吼她,她还没完没了了。

夏晓敏不想再和钟洛展说话了,别扭地径直走到车上。

从游艇上下来到一路回别墅,夏晓敏就一直给钟洛展脸色看,就好像他欠她钱一样。

知道她还在为那场赌局不开心,钟洛展也不理她,径自打开电视,悠然自得地看起来。

过了一分钟,钟洛展随意地躺到沙发上,屈起一腿,跟唤小猫小狗似地喊她,“过来。给我按摩!”

你大爷的!

夏晓敏才不去呢,她要去洗澡!睡觉!

看到他的靠近,夏晓敏赶紧警惕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钟洛展本来也就是想要吓唬吓唬她,可是在对上她的眼睛之后,却怎么也无法移开视线。

夏晓敏的眼底澄澈透明,黑色的眸子却闪动着惊惶,竟是楚楚动人,让他不自觉的想要去怜惜。

像是有着吸引力一般,钟洛展被吸引着慢慢向她靠近,粉嫩的娇唇就在眼前,钟洛展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她散发出来的香味中微微有些紊乱。

下一秒,他已经吻了上去。

夏晓敏懵了,就连钟洛展也懵了。

虽然很轻,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就在刚才,看着她的眼睛时,那一瞬间的悸动,让他情不自禁的吻住了她。

不,他怎么可以喜欢上这个爱财的女人?

收起眷恋,钟洛展在夏晓敏还没发现之前猛然起身,将真实的情绪掩藏在眼底,换上一副厌恶的表情,对着夏晓敏吼道:“滚去花园除草。”

夏晓敏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错愕地抬头望着他,“现在?”

“废话!”钟洛展一看见她就心情烦躁,继续没好气的吼她:“不铲平不准进屋。”

夏晓敏知道他是故意刁难她,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放软了态度,小声说道:“可现在是晚上,我明天早上去铲行吗?”

知道服软了吗?钟洛展居高临下地瞪着她,“不行,就现在。”

看着与之前判若两人的钟洛展,夏晓敏心里难受极了,慢慢吞吞的从沙发上起来,就要往外走。

“等等。”钟洛展拧眉。

夏晓敏心中涌起期待,是不是这个大坏蛋良心发现了?

却见他指指她身上的衣服,“准备穿成这样去除草?弄脏了你赔不起。”

气得跺脚,夏晓敏满不在乎地上楼换衣服。

真是狗眼看人低!

只是再一次受挫的自尊心,不断提醒她,钟洛展是她的金主,对她好不过是他的一时兴起,等他玩够了,她就会被打回原形。

看着夏晓敏倔强的背影,钟洛展心里烦躁不堪。

很快,她就换了平时的衣服下来,手里还拿着她刚穿过的礼服和那条粉色的珍珠项链,统统扔到了钟洛展的怀里。

“钟总,衣服和珠宝还给您。您好好检查仔细了,可别到时候说我弄坏了要赔!”夏晓敏昂着头,提着一副手套走出大门。

被她这副故作高傲的样子给气到,钟洛展甩手就扔掉了身上的衣服和珠宝,眼睛都没有瞟一下。

大晚上的,让她来除草,也就是看在了每个月3000万的份上,不然谁搭理他?

……

花园里,传来夏晓敏的咒语。

“钟洛展,我剪剪剪!”

“钟洛展,我铲铲铲!”

夏晓敏一边嘴里念着,一边将这里的杂草都想象成钟洛展那个自大狂,以泄心头之恨。

以前,别墅的除草工作都是雇佣专业园林人员用除草机完成的。别墅里根本没有除草机,夏晓敏只能用大剪子咔嚓咔嚓剪。

这么大的花园,也不知道要剪哪一天才能剪完?

“啪!”

夏晓敏对着自己的脖子就是一拍。

这里有蚊子!在夏晓敏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来除草的,开始了她的蚊虫大战。

“进去吧!”烦躁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夏晓敏转身就看到钟洛展。

他穿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被解开了两颗,露出他的锁骨,一只手勾着他的西装外套搭在身后,不羁地站在草地外面,一脸不爽。

干嘛听他的?他让她除草就除草,他让进去就进去?那她成什么了?乖乖听话的小猫小狗?

“哼!”夏晓敏装作没听到,转身继续她的除草工作,不理他。

钟洛展被她给气的七窍生烟,他是在里面看她被蚊虫咬,才大发善心放过她。她倒好,不领情就算了,还给他看脸色!

“好,好样的!夏晓敏,你有本事就在这里待一晚上!”说完,钟洛展就蛮横地穿过草地,走到夏晓敏身边的时候,也不知是有意无意的,似乎还踹了草堆一脚。

夏晓敏瞪着他,蹙眉痛惜道:“你知不知道小草也是有生命的?”

“夏晓敏,你找死!”钟洛展气皱眉,她是什么意思?他钟洛展还没小草值钱?

他满脸怒气,带着慑人的气势,与生俱来的压迫感令夏晓敏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又说错话了!夏晓敏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退后一步,“你想干嘛?”

不会要杀了她吧?

“我……我知道错了,你别过来!”情急之下,夏晓敏只能放软招,她可不想被他抛尸荒野。

钟洛展却怒气更盛。

可笑!惹怒了他,她就想这么算了?

“夏晓敏,我从来没说过我不打女人!”猛的,钟洛展高高举起了右手。

夏晓敏紧紧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疼痛的降临。

她整张小脸因为害怕而扭曲在一起,卷翘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双眉之间还带了一点点的倔强。

该死!

钟洛展心中咒骂一声,他竟然下不去手!

对着她那张明明害怕的要命,却还是故作镇定的脸,他打不下去!

倏地放下手,钟洛展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听到他远去的脚步声,夏晓敏后怕地睁开眼睛。

他没打她?夏晓敏有些茫然的看着钟洛展的背影,好像越来越不懂他了。

“砰!”

钟洛展踹了轮胎一脚,将西装甩进车里,整个人看起来近乎暴走。

“五分钟到老地方。”钟洛展对着手机那头的人说完,钻进车里,疾驰而去。

所谓的老地方,就是贵族台球城。

钟洛展对准台球,狠狠戳了一下。

乓!

“哈哈哈……”

新一局的开始,霍涛十分不给钟洛展面子的大笑起来,指着桌子上的球,差点笑岔气来。

“笑鬼啊!”钟洛展骂道。

不就是一时手滑,球没散开嘛,有必要?

霍涛真的是用了好大的毅力才憋住了笑,走到他的身边,一只手搭在钟洛展的肩膀上,却被他嫌弃的甩开。

霍涛也不以为意,问道:“你今晚怎么了?脾气这么大,我可没惹你。”

“你笑成这样还没惹我?”扔开球杆,钟洛展转身坐在台球桌上。

霍涛也和他一样并排坐好,一脸郑重其事的分析,“不对,刚才一见到你就不对劲。我可是听说你把那个夏晓敏弄到家里去了,说说呗。”

“说屁啊,整个就一麻烦。”钟洛展挥挥手,不想提那个女人。

霍涛瞟了自己好友一眼,“是个麻烦还往家里揽?看来自虐的不轻。”

眼里闪过一丝恶作剧,霍涛端起刚才侍者拿来的两杯酒,递给他一杯,见他不接,问道:“不喝?”

“开车喝个毛?”钟洛展心情极差,这个损友,就不该叫他来。

霍涛有个臭毛病,就喜欢逗钟洛展,最好是能把钟洛展炸毛了,两人扭打在一块儿那才叫爽——虽然每次都是霍涛输。

霍涛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才说道:“大不了给你找个美女代驾。这不,那边就有一个?”

“你……”钟洛展正要发怒,就听到身边一个娇滴滴,软糯糯的声音。

“洛展,这么久没见过我,你想不想我啊?”

林熙瑶!

钟洛展回头瞪着霍涛,你把她带来的?

霍涛一脸无辜的耸耸肩,谁知道她怎么来的?

钟洛展见林熙瑶要撵上来,赶紧跳下台球桌往一边的沙发走去。

林熙瑶见他这个样子,微微一怔,脸色不自觉的白了一分,却还是往他身边走去,“洛展,你怎么了嘛,我可想你了,你教我打台球吧!”

“你看看那桌上。”钟洛展以下巴示意她,手都懒得抬一下。

林熙瑶不明白地看了过去,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了?”

钟洛展白了她一眼,“真笨,没看出来我连开球都不会?”

“噗!”霍涛一口酒喷了出来。

“霍涛,你能不能有点素质?”钟洛展不悦的横了他一眼,太没形象了。

霍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聊,你们聊。”

虽然他以逗钟洛展为乐,可也不是看不清形势的那种人。既然有人自动上门供钟洛展消遣,他何必多此一举?

“你敢走?”钟洛展刚想追出去,就被身边的女人拉住了手臂。

没义气的家伙!明天就断交!

钟洛展在心里破口大骂,突然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不满地转过头,“你身上什么味儿?”

“啊?洛展,你怎么这么坏?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味道嘛。每次人家用这款香水时,你都没说过不喜欢的。”林熙瑶不依的摇着他的手臂,一只手已经搭上了他衬衫上的扣子。

一把抓住了不安分的小手,钟洛展转过头去。

书评(229)

我要评论
  • 明天就&去上班

    “没事,我没事。我去洗个澡,跟师傅说一下,明天就去上班。”看出陆妮眼中的担忧,夏晓敏的心里暖暖的。

  • 的权利&,就这

    他甚至不给她见他的机会以及解释的权利,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扔了l出来。

  • 明明,&名义上

    迷茫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夏晓敏感到孤独而无助,她明明,就什么也没做,竟然就被那不分青红皂白的自己名义上以及法律上的丈夫给赶出来了。

  • 望过去&发现了

    “熙瑶?”不敢置信地转头望过去,瞪大着略微惊诧的眼睛,钟洛展此时才发现了身子曼妙地站在云响身后的林熙瑶。

  • 就算他&可恶。

    就算他们是陌生人,但作为一个男人,这样对一个弱女子,由此可见,他是多么地可恶。

  • “洛展&话说完

    “洛展,我没有太多时间,我一会儿还有通告要赶。”没等钟洛展把话说完,林熙瑶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 的离开&,留下

    使了个眼色给云响,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房间,留下钟洛展与她两人。

  • 要不…&胀,下

    “熙瑶,这么久没见,我们要不……”心里的恐慌开始无限放大,钟洛展的担心愈发地膨胀,下意识的,他打断了她的话。

  • 看一眼&段都可

    这样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钟洛展不屑于看一眼,让自己住宅里的人打发掉了她,什么手段都可以,他也不想多费心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