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洛展回去的时候,夏晓敏了打扫清洁完了,望着一尘不染的别墅,钟洛展十分不满意。“夏晓敏!”钟洛展喊了一声,见没人提问,他又喊了几声,但是也没人提问。莫非夏晓敏不在?“夏晓敏!”钟洛展喊了一声,见没人回答,他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答。。...

钟洛展回来的时候,夏晓敏已经打扫完了,看着一尘不染的别墅,钟洛展非常满意。

“夏晓敏!”钟洛展喊了一声,见没人回答,他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答。

莫非夏晓敏不在?

不好好待着等他回来,又去哪里了?

钟洛展心里不爽,上楼回自己的房间,走过夏晓敏的房间时,见门虚掩着,里面好像有什么声音。

推开门进去,见她正戴着耳机,生涩的念着法语单词。

她竟然在学法语?是为了他吗?莫非她是为了要和他能够交流特意去学的?这样一想,钟洛展刚才的不爽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上前一把扯下了她的耳机。

“你干什么?”被打扰的夏晓敏很生气,站起来抢夺耳机。

“你这样学法语是没有用的。”钟洛展得意的看着她,“要不要我教你?”

夏晓敏就知道他是这么个反应,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暗暗瞪了他一眼,“不用。”

钟洛展觉得莫名其妙,他好心教她,她为什么不要?

钟洛展决定循循善诱,“喂,你学法语是干什么?”

“要你管!”夏晓敏戴起耳机,不想理他。

“夏晓敏,问你话就好好回答,还想不想用厨房练习了?”钟洛展再次抢走了她耳朵上的耳机,好像这就是一个多好玩的游戏一样。

就知道威胁人!钟洛展,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夏晓敏在心里鄙视他,嘴上去回答,“我要和我丈夫离婚,我必须学会法语。”

钟洛展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

离婚?他都没说要离婚,她倒是先提出要离婚了?他堂堂钟洛展怎么能被人提出来要离婚?传出去是要被笑掉大牙的!

“他对你不好?”钟洛展故意问道。

想想,自己除了把她赶出去以外,也没做什么。再说了,她要是不贪财,他才不相信会接受这样的盲婚哑嫁,有错在先的是她,他怎么就招她恨了?

夏晓敏一想起自己被赶出来的事情,心里就火冒三丈,大声说道:“当然不好,我就当他死了!”

这丫头,又咒了一次他死!

“夏晓敏,去把我床上的被套床单换了。”钟洛展阴着一张脸,对夏晓敏怒吼。

“现在?”已经天黑了。

“对,赶紧去!不去这个月工资扣光。”

面对他的滔天怒气,夏晓敏不明所以。她说自己的老公呢,碍着他什么了吗?突然发什么脾气啊?又没咒他死,真是的!

“夏晓敏,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夏晓敏赶紧跑出去,将他的床单和被套都换成了新的。

“洗了。”钟洛展站在房门口对她说道。

“今天都天黑了,我明天帮你洗。”

“不行!现在就洗,手洗!”说完,钟洛展头也不回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

砰……!

很大声,很暴力。

夏晓敏抱着一团被单,走进清洗间,无奈地搓洗被套。

半小时后,夏晓敏敲响钟洛展的书房门。

“钟总,您想吃什么呀?”这次,夏晓敏学乖了,先问问他,省的到时候又鸡蛋里挑骨头。

“随便,有什么做什么。”钟洛展斜倚在沙发里,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夏晓敏摇头,“额,您还是说吧,免得又不合您的胃口。”

“夏晓敏,你是拐着弯骂我难伺候是吧?”钟洛展一下从沙发上跳下来,扼住夏晓敏的下巴。

夏晓敏惊得后退一步,这个男人火气太大,“不是,我这就去做。”

夏晓敏做了六个菜,端上餐桌。

钟洛展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冷冷的命令,“不吃,重做。”

“钟总,今天没有烧红烧的,也没有番茄,更没有青菜,您为什么不吃啊?”夏晓敏耐着性子,想要跟他讲讲道理。

“我说不吃就不吃,倒掉重做。”

结果证明了,和钟洛展就是无理可讲。

做做做……

一连做了三次,十八道菜,都没有一道是让钟洛展满意的。

夏晓敏委屈的都快哭了,他就是来折腾自己的,她做的有那么差吗?只看一眼就不吃了?混蛋,钟洛展,饿死你算了……

“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夏晓敏才骂了钟洛展,切菜时手指就被刀给切了。

“怎么了?”听到厨房里的声音,钟洛展扔下遥控板就跑进了厨房,看到夏晓敏握着自己的左手食指泪流满面。

钟洛展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这么笨,能当厨师吗?谁娶了你真是上辈子得罪了阎王。”

夏晓敏扁着嘴,眼眶里都是泪。

“有那么疼吗?”钟洛展皱眉,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周林,五分钟之内到我家。”

挂了电话,钟洛展走过去拉过她的手,鬼使神差地含在了嘴里。

据说唾液是消毒的良药,钟洛展不急多想,湿润的舌尖舔住她手指上的伤口。

夏晓敏惊住了,感觉酥酥麻麻的,想要抽出来手指,钟洛展却不让。

这样的动作太亲密,夏晓敏咽了口唾沫, “那个,我没事,就是辣椒有点辣眼睛……”

不是因为痛而流眼泪,只是因为辣椒熏得?

钟洛展的动作顿住,用一种复杂的目光俯视着她,然后轻轻松开她的手指。

她的手指终于获得自由了,夏晓敏讪讪地笑笑,总不能说大boss有点小题大做了,好歹人家也是一份好意对吧。

不过,他这眼神,怎么忽然冷了几度,眉头也蹙在一起?

夏晓敏抽抽唇角,原来实话实说也会让人不舒服,早知道她就不说了。

钟洛展转身离开,夏晓敏以为他有生气了,只好竖着手指继续切菜。

“放下刀!”

夏晓敏忽然听见钟洛展在她背后喝了一声,吓得赶紧收手。

没想到,钟洛展竟取了一张创可贴回来,小心地撕开包装,抓过她的手指,准备给她贴上。

周林来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幅画面,瞬间大跌眼镜。

他何曾见过这样的钟洛展,这少爷什么时候会做这种伺候人的事情了?

故意咳了咳,周林说道:“我来了。你要是现在贴创可贴,一会儿我还得把它撕掉。”

周林和钟洛展是多年的好朋友了,两人的交流简单,他从来不需要顾忌钟洛展的身份。

但是,这不代表钟洛展不会用自身带的寒气向他表达不满!

钟洛展捏着创可贴的手停在半空中,人生第一次给人包扎伤口的壮举就这样被扼杀在摇篮中。于是,钟洛展攥起创可贴,丢进垃圾桶里,冷冷哼了一句,“你小子是掐着时间来的吧?”

周林温雅地笑了,“是呀,某人不是说要5分钟就赶到嘛。”

钟洛展盯着周林瞅了一会儿,最后嗯了一声,“赶紧给她治疗一下,别让她的血弄脏了我的地板。”

夏晓敏抽抽唇角,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无情!

周林却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点点头,打开随身带来的医疗箱,凑过来看夏晓敏的伤口。

他的脸上始终噙着笑意,打趣地说:“钟洛展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心。不像我,豆腐嘴刀子心。所以,你不用介意。”

“少废话,快包扎!”钟洛展不满地瞪了周林一眼。

夏晓敏被逗得低声笑,感觉周林开朗风趣,比钟洛展可友善多了,于是不那么拘谨,大大方方打量起周林。

虽然夏晓敏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不过,看他英俊的相貌、优雅地动作和衣着的品位,应该也是哪家的少爷才对。

周林并不介意被夏晓敏审视自己,一边帮着她处理伤口,一边笑眯眯地自我介绍,“我叫周林,双木林,独木舟的舟。你叫什么?”

“啰嗦!包扎磨磨唧唧,你这外科主任是怎么当的?”钟洛展挡在夏晓敏开口之前就断了他八卦的意图。

周林也不恼,回了夏晓敏一个“你不用理他”的表情,继续问,“你叫什么?”

夏晓敏的眼神在钟洛展和周林之间瞟了一个来回,最后决定给医生留点面子。

“你好,我叫夏晓敏……啊。”

正赶上周林给她上药,夏晓敏痛得发出轻微的抽气声。

“你动作就不能轻点!”钟洛展没好气地说。

周林笑着继续放轻了动作,这可是钟洛展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而发怒,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过了一会儿,夏晓敏听到周林说:“好了。明天让钟洛展给你换药,大概过两天就可以好了。这期间尽量别让伤口沾水。”

“谢谢。”夏晓敏感激地看着周林。原来钟洛展认识的人,也有温柔型的。

周林笑眯眯地说:“别和我客气,我怕被钟洛展追杀。”

“知道还不快滚!”钟洛展哼了一声。

周林拍了拍钟洛展的肩膀,向夏晓敏挥手道别,离去。

现在好了,夏晓敏的手指被包成了粽子,她又不能沾水,也没法再做菜了。

她想了想,“钟总,你的晚饭……”没着落了。

夏晓敏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钟洛展的面孔。要是他还要让她做菜,夏晓敏发誓一定会在心里诅咒他吃什么都吃撑!

钟洛展嗯了一声,没有多余的言语。

高大的身子走进厨房,他端着夏晓敏之前做好的十八道菜,分批塞进了微波炉里。

夏晓敏有些诧异,“这些,不是不合你的胃口么?”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个自己&骂了N

    想到自己受到的委屈,夏晓敏在心里把那个自己所谓的丈夫给骂了N遍,放肆地大哭一场,心里舒坦了,提着包就回去了酒店宿舍。

  • 这是她&现在活

    所以,哪怕承担巨额赔款,她也要离婚!这是她现在活下去的目标!

  • 什么?&,久久

    “你说什么?”钟洛展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久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 &的光芒

    “熙瑶来了?让她上来吧!”钟洛展原本闭着的眼睛在听到林熙瑶来了之后,忽然睁开,眼眸中散发着一丝雀跃而不可忽视的光芒。

  • 感到孤&律上的

    迷茫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夏晓敏感到孤独而无助,她明明,就什么也没做,竟然就被那不分青红皂白的自己名义上以及法律上的丈夫给赶出来了。

  • &有把话

    “晓敏,你没事吧?不是我说,你那老公,也太不靠谱了吧?”哪有人刚结婚就抛下新娘走人的?陆妮心存疑惑,可终究没有把话说全,因为她看到夏晓敏的脸色不佳,怕是自己所想的给猜中了。

  • 离奇的&了好些

    对于自己这桩糊涂而离奇的婚事,夏晓敏没有做太多的解释,也不过是说要回去和自己谈了好些年恋爱的男友结婚。

  • 心情,&想想怎

    甩甩脑袋,夏晓敏决定不再去想今晚的事情,她要改变心情,想想怎么赚钱才可以。

  • 繁华的&热闹的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攘的人声将坐在角落里观望这一切热闹的夏晓敏给淹没了,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 眼睛,&发现了

    “熙瑶?”不敢置信地转头望过去,瞪大着略微惊诧的眼睛,钟洛展此时才发现了身子曼妙地站在云响身后的林熙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