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属狗呀,牙真锋利无比!”钟洛展倒吸了一口凉气。夏晓敏向着车门缩了缩,和扶着鼻头的钟洛展能保持距离,朝着他装出镇静地坚起手指:“我发出警告你啊,你要不然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夏晓敏向着车门缩了缩,和扶着鼻头的钟洛展保持距离,朝着他故作镇定地竖起手指:“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一定会告你!”。...

“你属狗呀,牙真锋利!”钟洛展倒吸了一口凉气。

夏晓敏向着车门缩了缩,和扶着鼻头的钟洛展保持距离,朝着他故作镇定地竖起手指:“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一定会告你!”

“告我?”钟洛展何尝被人威胁过,脸色当即阴翳下来,看着夏晓敏的黑眸也愈发深邃。

空气仿佛瞬间被抽干了,夏晓敏觉得自己有些大脑缺氧,混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完了完了,怎么又把他惹恼了!他是不是又要用酒店的人的安危来威胁她了?

忽然想到刚才那些恶徒的下场,万一钟洛展也对酒店的人下手……

夏晓敏暗暗攥住真皮坐垫,以此维持自己的淡定,但是一颗小心脏早就扑通扑通跳着,已经冲到嗓子眼了。

瞥见她的小动作,钟洛展心底暗笑。起身坐好,他随意扯掉领带,扔在后座上,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金卡,丢在夏晓敏的怀里。

“下班之后来我的别墅做佣人,照料我的起居。包吃包住,一个月3000万元。”

大boss不容拒绝地下达命令,视线平行移动,斜斜盯着夏晓敏的反应。

包吃包住,还一个月3000万元,这是天上掉馅饼了吧?夏晓敏宁可相信有鬼,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的好事!

可是如果拒绝了,钟洛展会不会再度怒气冲天,殃及酒店的人?

夏晓敏犹豫不决,看着搭在自己胸前的黑金卡,既不敢拿,也不敢还回去。

半晌,她才撞着胆子问钟洛展,“确定只是做女佣,没有其他服务要求?”

钟洛展鄙夷地将她的小身板上下打量,“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顿了顿,钟洛展不耐烦地催促,“没有其他服务要求。一句话,答应还是不答应?”

纤细的手指探向黑金卡,夏晓敏将它捏住、握紧,咬了咬牙,“好,我答应。但你要是有不合道理的要求,我一定会告你!”

夏晓敏并没有察觉,就在她收了黑金卡的同时,钟洛展的眉头深深蹙起。喜悦与气愤这两种心情交织在钟洛展的心里,两股力量势均力敌,打得难解难分。

夏晓敏,你果然是个爱财的女人!

可是就算你贪慕富贵,也不能有点基本的辨识能力吗?!

一个肯给你这么多钱只做家务的男人,怎么会没有点别的想法呢?

钟洛展狠狠咬牙,他钟洛展的老婆,只要一天没被休,就要有识人的本领,怎么也不能太笨了,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这样传出去了,他面子往哪搁?

他心中决定,等夏晓敏进了别墅,该吃的豆腐还是要照吃不误!该耍的无赖,一定要狠狠的耍!总要给这个傻丫头点教训,告诉她不要随便相信男人!

钟洛展的唇角不易察觉地勾起,却被夏晓敏敏感地捕捉到了。

“你笑什么?”夏晓敏不知道他心里的算盘,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钟洛展横她一眼,“我没笑。”

夏晓敏自讨没趣地把脸别一边,再也不理他了。

钟洛展看着她喜怒都写在脸上的单纯样子,暗暗收敛了笑意。

真是个容易上当受骗的拜金女!

司机按照云响的吩咐匆匆赶来,打开车门,坐进驾驶位。

“回家。”钟洛展言简意赅地告诉司机目的地。

夏晓敏急忙提出意见,“等一下,请送我回宿舍吧。我回去取些衣物就回来。”

“不必。”钟洛展打断她的话,高冷地对司机说,“去超市。”

夏晓敏才不干呢,“女佣不负责陪逛街吧……”

钟洛展咬牙,这个女人,不把他气死是不罢休了对吧?

“给你买东西。”冷冷抛了一句,钟洛展闭上眼睛,背靠座椅,不再理会这个聒噪的女人。

夏晓敏悻悻地将视线看向窗外。天价女佣生活,今天就要开始了呢。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超市的停车场上。

夏晓敏伸手推开车门,回头对钟洛展说:“我去买了就回来,你们在这里等我就好。”

毕竟要买的都是女生私密的东西,而且,夏晓敏才不要让别人看见她和钟洛展一起逛街呢。

可是她的提议明显无效,因为钟洛展已经率先一步下了车,走到她前面赏她个背影欣赏,“有人结账不好吗。走吧,动作快点。”

夏晓敏无奈,只好跟上去。谁叫人家是发工资的金主呢!

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夏晓敏都要挑花眼了。

钟洛展和夏晓敏并肩走着,虽然是夏晓敏自己推购物车,但在外人眼里,他们逃不了被人误以为是情侣的命运。

耳畔不时传出各种按耐不住的尖叫和窃窃私语,造成这种噪声的根源就是钟洛展。

“哇,你快看,那边那个男人好帅啊。”

“是啊,他是不是明星啊?怎么能这么帅?”

“不是吧,不如我们去找他要电话号码吧?”

“你没看到他旁边有女朋友呀?”

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让夏晓敏脸一阵白一阵红的。什么女朋友?鬼才做他的女朋友!

而钟洛展却用一种低到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自豪与自恋地问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福?”

夏晓敏眼皮都不抬一下,意思很明显,少自作多情。

钟洛展也不恼,反而高深莫测地盯着货架上的商品。

夏晓敏绝对猜不到,这是大boss第一次逛超市。平时钟洛展家里采购的任务都是由下人做的,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逛超市是何等体验。

不一会儿,一大群女学生跟在他的身后,激动地窃窃私语,眼底呈心形。

怎么有种西游记里大王身后跟着一大推小喽喽的感觉?夏晓敏笑出声来,余光看到自己旁边正好是一个书架,目光一下就被其中的一本法式菜谱吸引了。

哇,好精致的点心。夏晓敏两眼放光,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却没有发现自己和钟洛展已然走了两个方向。

钟洛展回来找夏晓敏的时候,就看到她一脸陶醉地看着书里的菜品,表情柔和,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

钟洛展心中微微一动,向她走去。

“这么喜欢法国菜?”

夏晓敏被他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到,慌忙地放下手里的书,闷闷地嗯了一声。

抬起头,夏晓敏才发现被自己遗忘的购物车被钟洛展推了回来,里面装满各种女士用品。

夏晓敏有些诧异,这些生活用品都是这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钟洛展挑的?没想到他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不过,夏晓敏的表情很快就坍塌了,她抽了抽唇角,拎起购物车里的一件黑色吊带低胸蕾丝裙,“这个是什么意思……”

钟洛展理所当然地回答:"女佣专属工作服。"

你大爷的工作服!

夏晓敏才不会迎合他这么变 态的嗜好:“谁爱穿谁穿,反正你别想我会穿!”

钟洛展暗暗勾起唇角,他故意挑了这条裙子,就是为了看她跳脚的样子。

如今满意了,钟洛展先前对这个拜金女的愤怒与不悦少了几分,面容舒展了不少。

走到她的身边,钟洛展拿起了她刚才放下的那本书,随意的翻了几页,又问了一遍,“这么喜欢法国菜?”

“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喜欢了。”话虽这样说,可是夏晓敏的眼睛却时不时的往菜谱上瞄。

她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想让钟洛展知道她喜欢,因为如果让钟洛展知道了,一定会嘲笑她中餐还没做明白,还惦记学法餐!

“喜欢就买。”钟洛展直接将菜谱扔进了购物车里。

他的动作虽然粗鲁,可是看在夏晓敏的眼里却是暖暖的,甚至有点惊喜和感动。

钟洛展心想,这个女人也太好哄了吧?

看着钟洛展结账的时候把菜谱也一起算了进去,夏晓敏心里难言兴奋之意,也不管他给她买的那些东西合不合适,直接拿起菜谱,一路看了起来。

推购物车的任务,就这样被甩给了大boss,小女佣却乐颠颠的走在后面。

钟洛展第一次没有介意自己充当了女佣的推车助理,他怕夏晓敏掉队,不禁放慢了脚步。

司机看到他们从超市出来,赶紧上前拿走了钟洛展手里的袋子,心里嘀咕,少爷什么时候自己拎过东西了?看来这个夏小姐,不简单啊!

“我可以把厨房借给你。”钟洛展突然冒了一句话出来。

正在看书的夏晓敏停下脚步,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钟洛展白了她一眼,“没听见算了。”

夏晓敏却是不依,跑回他的身边,拽住他的袖子追问道:“你刚才是不是说可以把厨房借给我?”

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竟然在对钟洛展撒娇。

钟洛展低眸看了夏晓敏一眼,她眼里的期待让钟洛展忍不住要逗逗她。

“要用厨房可以,把我伺候好了就给你用。”钟洛展边说边慢慢向夏晓敏靠近,然后在她唇边一公分的地方停下,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小脸上:“伺候不好,一切免谈。”

夏晓敏气急,奈何他靠的太近,只要她稍微那么一动,两个人的嘴就要贴在一起了。

她不敢乱动,只好在心里骂他,钟洛展你大爷的,就说你没这么好心!

书评(169)

我要评论
  • &嘴上说

    嘴上说着没事,可是她心里还是不舒服,心里对自己那个丈夫更是不满,算了,当他死了吧!

  • 太少,&”咧开

    “放心啦!我就是穿太少,刚刚在外边逗留久了才这副模样,没事的,别担心,洗个澡就好了!”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夏晓敏又恢复了平日那副元气的模样。

  • 她赶走&票回去

    离开前,夏晓敏知道那个素未谋面的丈夫为了躲她,把她赶走,特意买了今晚的机票回去了法国。

  • 人的那&。

    慢慢地踱步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面上没有多日来未见自己心上人的那种激动。

  • 不是我&人刚结

    “晓敏,你没事吧?不是我说,你那老公,也太不靠谱了吧?”哪有人刚结婚就抛下新娘走人的?陆妮心存疑惑,可终究没有把话说全,因为她看到夏晓敏的脸色不佳,怕是自己所想的给猜中了。

  • 对于这&就是为

    “嗯。”没有多说一个字,钟洛展对于这个莫名多出来的妻子不感兴趣,在他的身边,不乏有些不自量力的女人想要攀上他,无非就是为了一个钱字罢了。

  • &人怎么

    听说他这个妻子,没有家世,普普通通,一看就是为了钱才嫁给他的,钟洛展不明白,自己的家人怎么会答应这门婚事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