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洛展恍若未见,眼神逗留在尖厉的碎酒瓶上,“你该明白怎么做。”一句再普普通通但是的话,也没怒气,也没危胁,可明明让人听了不寒而栗。肥猪咬了一咬牙,拿过碎酒瓶,猛然闭上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没有怒气,没有威胁,可偏偏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钟洛展仿若未见,眼神停留在尖利的碎酒瓶上,“你该知道怎么做。”

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没有怒气,没有威胁,可偏偏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肥猪咬了咬牙,拿过碎酒瓶,猛地闭上眼睛,像是豁出去一般,将酒瓶插向自己的手背,顿时血流不止。

“啊!”夏晓敏猛地惊叫一声。

如此残忍血腥的一幕,让她不禁瑟瑟发抖。

钟洛展及时遮住了她的眼睛,对身旁的云响说,“把她带出去。”

云响看了一眼钟洛展,“钟总,您……”

钟洛展狠狠瞪了云响一眼,“还不快去?”

“是。”云响不敢违抗,只好护着夏晓敏离开。

钟洛展等到夏晓敏走出酒吧之后,转身一脚踢在了肥猪身上,一拳拳揍了上去,“你找死也跟本少爷滚远一点!敢动我的女人,废了一只手都不够解恨!”

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而那个肥猪手背上,鲜血淋漓,血肉模糊。而他早已经痛得泪流不止,一点男人的样子都没有。

“钟总,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

“不知道?那我就让你好好知道知道!”钟洛展一脚将桌上的东西踹翻,拽起那个肥猪的领子,重重摔了上去。

“啊!”

“天哪!”

周围响起一阵唏嘘,钟洛展扭头,一双黑眸之中全是怒气,“看什么看?全给我滚!”

酒吧里的客人四下逃窜。

酒吧门口,夏晓敏看着跑出来的客人,心里一片慌乱,问云响:“他在里面干什么?”

“夏小姐不用担心,老板有分寸的。”话虽这样说,云响还是暗暗皱了眉头。

夏晓敏越想越不安,趁着云响晃神之际,冲了进去。

眼前的一切让她想要呕吐,之前对她动手动脚的人倒在血泊中,而那个肥猪正被钟洛展踩在脚下。

“左眼,还是右眼,你自己选。”钟洛展手里拿着半截酒瓶,整个人都靠了过去,在肥猪两只眼睛之间晃来晃去,声音里尽是嘲弄。

“钟总,饶命……”

什么左眼,右眼的?他想干什么?

夏晓敏冲过去一把拉住了钟洛展,“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冲动!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闲事,你把人放了!”

把人放了?钟洛展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她,“他刚才要吃你豆腐,你竟然说放了他?伤害你的人都要受到惩罚!”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钟洛展,你才是那个真正伤害我的人!”夏晓敏大吼出来,那个肥猪不过是摸了她一下,可他呢?他是强占她身体的罪魁祸首!

“夏晓敏,你这话什么意思?”钟洛展气结,脚还踩在肥猪的胸口,难以置信地瞪着夏晓敏。

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他是她丈夫,是她合法的丈夫!

“我怎么没有资格?全天下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钟洛展快要被这个女人气疯了!

“自以为是!”夏晓敏扭过头,看到那个肥猪一身狼藉,又回头看着钟洛展,“把人放了,我不需要你来为我出头!我们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唔。”

接下来的话,被钟洛展恶意地堵了回去!

他的吻来的又急又凶,充满惩罚的意味,用力吸 吮。

夏晓敏推拒着,却被他紧紧禁锢在怀里,由他带着往后退。

重重地靠在了墙壁上,夏晓敏吃痛地低呼一声,钟洛展便趁机袭卷了她口中的甜美芳香,吻如狂风骤雨一般粗重地落下。

夏晓敏的理智被他突如其来的吻搅的天翻地覆,思绪混乱。

“夏晓敏,你要再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

放开她,钟洛展恶狠狠地警告,眉间拧出一个川字!

没有钟洛展的话,肥猪不敢走,战战兢兢萎缩在那里,偷偷瞄了几眼墙角的钟洛展和夏晓敏。

钟洛展的女人不是那个女明星林熙瑶吗?什么时候变成这个女人了?对于钟洛展来说,这女人不嫌太素了吗?

想着,肥猪不禁疑惑地盯着夏晓敏。

“两只眼睛都不想要了?!”回头的钟洛展正好看到了那个肥猪男人的眼神,怒火冲上心头,又踹了他几脚。

手臂被人拉住,钟洛展往后看,是夏晓敏!愤怒地拧眉扫了肥猪一眼,“还不快滚!”

他不想放过他的!可是看到夏晓敏眼睛的惊慌,他妥协了。

肥猪对着钟洛展和夏晓敏千恩万谢,却是吓到了夏晓敏,她下意识往钟洛展身后躲。

“走。”粗鲁地抓住夏晓敏的手腕,钟洛展拽着她离开了酒吧。

云响在门口候着,见到钟洛展出来,赶紧走上前,提醒道:“钟总,还有股东在包厢等着您。”

钟洛展嗯了一声,低眸看了一眼夏晓敏,那眼神像是要杀了她一样。推开云响,钟洛展拽着夏晓敏就走。

“钟总……”云响无奈叹气,这是第二次,老板为了这个夏晓敏,扔下了正在招待的股东。

“你去忙好了,我自己可以回家。”夏晓敏避开他阴鸷的眼神,挣扎着想要拽回自己的手。

钟洛展不理她,手腕扣得更紧,拽着她径直走向自己的爱车。

打开车门,蛮横地将夏晓敏塞进车里,钟洛展从另外一边上车。

“那个,你不会喝了酒吧?”夏晓敏干笑了两声,说道:“酒驾是违法的。”

扭头看着夏晓敏,那眼神冷的可以杀人。夏晓敏立刻识相的闭嘴。

刚才的那一幕,让夏晓敏知道,钟洛展想要弄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之前的一切威胁不过是和她小打小闹而已,要是真的得罪了他,恐怕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钟洛展看着突然不说话的夏晓敏,冷眸一沉,“夏晓敏,你在怕我?”

抬眸对上他的视线,他的眼很深沉,看不出什么情绪,却足以让夏晓敏感觉到压迫感。

眼前又一次浮现出那个肥猪落荒而逃的样子,夏晓敏闭上眼睛,想要否认,却被突然而来的吻惊的睁开了眼睛。

他这是闹怎样,怎么吻她吻上瘾了?

夏晓敏愤怒挣扎,拼命地捶打钟洛展。她不要做任人捏扁揉圆的面团!

然而男女有别,她那浑身的力气却丝毫不能影响他。

“你要再动一下,我保证你待会儿下不了车。”他的手没有停止在她的背后撩拨,张开长眸扫了她一眼,又闭眼继续索吻。

夏晓敏却被他一句话吓得一动不敢动。

下不了车……他是要打断自己腿的意思吗?

钟洛展的唇瓣在她的耳根轻轻撕磨,下腹腾升起一簇簇的火焰,几乎要将他的理智烧光。

可恶!明明知道该死的她只爱钱,要不也不会又跑到酒吧来找男人,可他却禁不住想要她,一次又一次!

钟洛展的声音变得嘶哑,双眸里闪着迷醉与无奈,“说吧,你要多少钱一晚?”

王八蛋!这是什么话?!

夏晓敏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想要推开他,可他就像是定在她的身上一样,怎么推都推不开。

“对,我的确需要钱,可我还不会因为钱去出卖自己的身体!”她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的救自己,原来他和那些想要揩油的男人一样无耻!

心口闷闷的,夏晓敏忍不住,又补了一句,“你这样的行为,让我鄙视你!”

鄙视他?钟洛展心里冷笑,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可笑?现在是她出来卖被抓了个正行,还理直气壮的装什么清高?

“10万?”钟洛展冷漠开口,起身离开了她一些,带着挑衅的意味抬头看着她。

夏晓敏不说话,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怒瞪着他。

“20万?”钟洛展再接再厉。

夏晓敏终于忍无可忍,“我呸,你这个无赖。我结婚了,不是出来卖的!”

被喷了一脸口水的钟洛展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在黑暗中缓缓弯起唇角。

不错,看来她还记得自己是有夫之妇。

夏晓敏狠狠剜了钟洛展一眼,却被他用力扣住了下巴,被迫看着他的俊美而阴翳的脸。

警惕地盯着这个随时会变成大灰狼的男人,夏晓敏连粗气都不敢喘一下。死死攥住自己胸前的衣领,在心里深刻地问候了他的祖上八辈!

她不知道钟洛展到底要做什么,却感受到他喷在自己脸上的灼热呼吸,不禁咽了咽口水。

在钟洛展的商人眼里,世上没有无价之宝,只要超过对方的心理预期价格,就没有做不成的交易。

钟洛展忽然想知道,夏晓敏的底线在哪里。

“100万?”钟洛展缓缓开口。

夏晓敏从来没见过他如此魅惑的样子,黑暗中唯有他的双眸深邃闪烁,绽放着波澜不明的光辉,像是擎满一弯月色的湖面,又似散落于黑色绒缎上的点点宝石。

夏晓敏的视线僵直,神色也变得迷离。她靠着仅有的一丝理智,猛地摇了摇头。

直觉告诉她,说不定钟洛展早已经画好了一个美丽的陷阱,就等着她跳进去。

不,夏晓敏才不会那么傻呢!

猛地仰头,夏晓敏狠狠地咬了钟洛展的鼻子。千万不要小瞧她!

“啊……”钟洛展惊诧地向后躲避,拼命控制住自己下意识想要挥开她的手,生怕挥手之间会打到她。

然而保全了夏晓敏,钟洛展的鼻子却未能幸免。

书评(463)

我要评论
  • 好了!&晓敏又

    “放心啦!我就是穿太少,刚刚在外边逗留久了才这副模样,没事的,别担心,洗个澡就好了!”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夏晓敏又恢复了平日那副元气的模样。

  • 赶出去&发冷硬

    “佣人说已经赶出去了。”声音清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柔和的月光打在门口男子的脸上,脸部的轮廓,线条愈发冷硬。

  • 女人,&打发掉

    这样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钟洛展不屑于看一眼,让自己住宅里的人打发掉了她,什么手段都可以,他也不想多费心思。

  • 瑶,总&没夜地

    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身为明星的林熙瑶,总是没日没夜地赶通告,连两人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今天,她忙里抽闲,来这里就是为了看他一眼么?

  • ,但没&个所谓

    虽然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的氛围情景,但夏晓敏也没有怪罪自己的父母和爷爷,本来认命了,但没想到那个所谓的丈夫竟然这么对她!

  • 瘦的小&饿得扁

    白皙纤瘦的小手覆上饿得扁平的肚子,冷冽的风拂过她的脸颊带来刀割般的刺痛,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消瘦。

  • 包包里&,夏晓

    下意识地摸了摸静静地放在包包里的合约,夏晓敏陷入了沉思,当年为了避免破产而不得已向丈夫的家里人借款,条件是她要成为他们家的儿媳,如果违约,或者离婚,提出那方要支付巨额赔款。

  • &声响,

    一开门,在客厅里看电视剧的陆妮听到了声响,抬头看去,就看到狼狈落魄的夏晓敏瑟瑟发抖地站在门口。

  • ,我没&他的话

    “洛展,我没有太多时间,我一会儿还有通告要赶。”没等钟洛展把话说完,林熙瑶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