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才刚吃一口,钟洛展就全给吐了出,“夏晓敏,怎么这么辣?”翻了翻这碗面,原来下面藏了很多的辣椒酱!再看她,一脸的贼笑。这死丫头,敢耍他?钟洛展“腾”一下这死丫头,敢耍他?。...

“噗!”才刚吃一口,钟洛展就全给吐了出来,“夏晓敏,怎么这么辣?”

翻了翻这碗面,原来下面藏了很多的辣椒酱!再看她,一脸的贼笑。

这死丫头,敢耍他?

钟洛展“腾”一下站起来,一把扯过夏晓敏。

“夏晓敏,你是故意的。”钟洛展肯定地说道。

夏晓敏坐在他的对面,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拉起来,整个人就这么抵在了桌子的边缘。

痛死她了,她抬头,看到他满脸的怒气,知道自己触怒他了。

他的脸,阴沉的吓人。

夏晓敏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她这是在老虎头上拔毛!他要是真的生气起来,她和酒店里的那些人还不够他玩的。

夏晓敏正犹豫着要不要嘴上服个软,道个歉,钟洛展已经轻启薄唇,带着戏谑,“夏晓敏,你胆子不小啊。”

夏晓敏心里也是懊悔死了,干什么要为了一时的意气去做这样的事情?低下头,夏晓敏什么都不敢说,就怕说什么错什么。

看着她默不作声,钟洛展更是怒不可揭,拽了她一下,两个人离开餐桌,钟洛展一只手搂住了夏晓敏。

“抬头!”他霸道地命令她。

夏晓敏照做,抬起头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对于她的表现,钟洛展很满意,怒气渐渐消退,抬起她的下巴,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夏晓敏努了努嘴,“如果我说我是不小心放了那么多辣椒,你信不信?”

只一句话,就把钟洛展的怒气粉碎了。

不小心?夏晓敏,你当是骗三岁孩子呢?但是,对于她的态度,钟洛展还是很受用的。本来也就没打算为难她,现在更不想再吓坏了她。

“看着我。”

夏晓敏这才对上他的视线,只是眼神还是有些飘忽。

四目相对间,她眼里的倔强刺痛了钟洛展。

她心里根本就是不服气,不过算了,这才是夏晓敏不是吗?太乖了就不是她了。

看着他突然散去的怒气,夏晓敏疑惑,他竟然就这样放过了她?她还以为不是各种臭骂讽刺,竟然什么都没有?

“你相信我说的话?”夏晓敏小心问道。

“你觉得呢?”钟洛展反问,收紧了手臂,夏晓敏往前一步,离钟洛展更近了。

淡淡的薄荷味混合着辣椒味在他身上飘散开来,夏晓敏不禁抬头望着他,正好对上了他低垂下来的视线。

好像有什么东西一触即发。夏晓敏有些慌张。

手机铃声从钟洛展的口袋传出,夏晓敏连忙低下头,说道“你……你手机……响。”

怎么结巴了?夏晓敏,你怎么了?

钟洛展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邪气的笑意,放开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号,接起来,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在外面等着。”

看着他走出大门的身影,夏晓敏深呼吸了一下,强迫自己赶紧平静下来。这算什么?是被他给蛊惑了吗?夏晓敏,清醒一点!

“拿去,换上!”钟洛展递给她一个袋子。

“什么东西?”夏晓敏接过来看了一眼,是衣服,但不是她的,“这不是我的。”

“你蠢啊?穿和昨天一样的,是多想让别人知道你昨晚没回家?”钟洛展蹙眉看着她,昨晚她穿的那身衣服,他一辈子都不想看到,早就扔了。

夏晓敏一想,的确是啊。正想感谢一下钟洛展的细心,就听到他张嘴说道:“换完衣服赶紧下来,陪我吃早饭。”

“吃面?”夏晓敏疑惑道。

“夏晓敏,你找死!”钟洛展瞪了她一眼,“你那面要吃死人,出去吃。”

“那你自己去不就好了,我……我吃过了。”夏晓敏才不要和他一起去吃早饭,刚才那种怪异的感觉还没完全消失呢。

“你要不去,我就把你师傅开除,自己看着办。”钟洛展走到沙发上坐下。

好嘛,她就知道钟洛展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夏晓敏“蹬蹬蹬”踩着重重的脚步上了楼。

回到他的房间,夏晓敏拿出他给她准备的衣服,淡粉色的连衣裙,很漂亮,她好喜欢。不得不说,他很有眼光。

他是不是也很了解林熙瑶呢?

“夏晓敏,你是死在上面了吗?”楼下传来钟洛展恶狠狠的声音。

你才死了呢!夏晓敏在心里骂了一句,回头正好看到了他的衣柜,想了想,走过去打开柜子门。

哇,好多名贵的衣服,都熨帖的很平整。夏晓敏冷哼了一声,随便挑了几套出来,又从抽屉里找了些裤子和袜子,统统扔进了垃圾桶里,这才解了气。

钟洛展,反正你有的是钱,再买就是了。

这样一想,夏晓敏又再去挑了看上去比较贵气的,“哗”一声,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拍拍手,开门走出了房间。

“你在干什么?”钟洛展突然站在了她的身后。

“没……没干什么啊,你不是说吃早饭吗?走啦走啦,我们一起吃早饭。”夏晓敏抬起头,仰视着钟洛展。

她说我们……她竟然说了,我们……

钟洛展的心突然一悸,看向夏晓敏,穿着他为她挑选的连衣裙,淡淡的粉色,衬的她的脸更加的柔嫩,优美白皙的脖颈让他忍不住想要去尝一口。

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前了一步,夏晓敏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他。

看到她的反应,钟洛展没有在往前走,而是停在了原地,看着她轻轻地笑了一下,“走吧。”

他莫名其妙的笑,搞得夏晓敏一头雾水,最后她总结出来。

钟洛展今天不正常,她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钟洛展的车停好,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对夏晓敏说:“到了,下车吧。”

夏晓敏推开车门下车,看着店招,竟然是一家老字号面馆,不由有些惊讶。

她还以为,像钟洛展这样的大人物,一日三餐都非常讲究,坚决不会到这种小饭馆吃的。

钟洛展锁好车,大步流星地走到夏晓敏前面带路。

夏晓敏用手遮住脸,小步跟上,生怕被别人看见她和钟洛展一起吃早饭。

进门后,钟洛展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夏晓敏却装作不认识他,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下。

毕竟和一个大帅哥坐在一起吃早饭太显眼了,万一被拍到照片什么的就不好了。

“坐这么远干什么?”

钟洛展不悦地起身,走到夏晓敏的桌子旁,踢了一脚就近的椅子过去,往她对面一坐。

夏晓敏遮着脸,瞟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又没让你坐过来,那边位置多的是,你坐那边去。”

“凭什么,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钟洛展哼一声,将头扭到另一边,却不忘用余光偷瞄夏晓敏。

见她用手捂着脸,一副刚做了贼怕被人认出的样子,钟洛展的嘴角抑制不住的翘起。

服务员走过来,把菜单递给他们,“两位点什么口味的炸酱面?”

夏晓敏一手翻着菜单,看着上面的画面食欲大增。

“西红柿打卤面。”

“西红柿打卤面。”

两个人竟然异口同声。

夏晓敏扁扁嘴,用手继续遮脸,而钟洛展的眼底却蕴开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

钟洛展是这家面馆的常客,每次来都只点这个口味的。想不到,夏晓敏竟然和她喜欢吃同一个口味。

过了几分钟,他们的炸酱面就送来了。钟洛展见她还用手遮着脸,弯起唇角,用筷子敲了敲她的盘子。

夏晓敏从手指缝的间隙里看见了桌上的炸酱面,香气扑鼻,一时没忍住,抓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不得不承认,味道还是挺正宗的。钟洛展这家伙的品位还不赖。

坐在旁边的钟洛展收回了视线,安静地低头吃面。

夏晓敏偷偷瞟了钟洛展一眼,想不到他吃面也能吃的这么优雅,不像她一样狼吞虎咽。

忽然,钟洛展似乎发现自己被人偷窥,抬眸,撞上夏晓敏的眼睛。

夏晓敏吓得差点没噎着,故作镇定地平行移动视线,终于明白为什么爷爷以前教育她,吃饭时不要东张西望了。

吃完早饭,钟洛展结完账,径直走向自己的爱车。

夏晓敏跟在他身后走出面馆,眼神却瞟向周围,终于停在不远处的公交车站。

她才不要坐着钟洛展的车去上班呢,不然被人看见真是说不清了。

趁着钟洛展没留意,夏晓敏立刻钻入人群,向公交车站靠近。

还剩十米、八米、五米……眼看就要到公交车站了,夏晓敏漾开笑容,欧耶,看来她就要脱离魔掌啦。

忽然,一辆玛莎拉蒂停在了夏晓敏的面前,残忍地打断了她的幻想。

钟洛展从里面摇下车窗,一双带着怒意的黑眸注视着她,低低吐出两个字:“上车。”

糟了,被发现了。

夏晓敏习惯性地咬了咬下唇,假装不认识他,继续向着公交车站走去。

身后的人群已经开始小声八卦。余光看见他们有意无意地指向自己,夏晓敏明白,她成了八卦故事的女主角。

夏晓敏故作镇定地站在站台上,却在对上钟洛展的视线时,慌忙低下头。

这个男人竟然已经下车,难道是来把她揪进车里吗?

金色的阳光下,钟洛展双手插裤袋里,潇洒地走来。

夏晓敏的脑海里立刻蹦出一句很文艺的话: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意思。

    “熙瑶,那不是我愿意的,是家里老人的意思。哎,算了,不解释,反正,你了解我的,既然你听到了,你也知道我怎么处理的。”钟洛展的眸中恢复了往日的冷情,没有刚才那见到她的激动和惊喜。

  • 人来人&攘的人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攘的人声将坐在角落里观望这一切热闹的夏晓敏给淹没了,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 要请几&不放心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请几天假休息休息?”陆妮还是不相信,看着夏晓敏略显憔悴的面孔,她不放心她就这么去工作。

  • 乏有些&了一个

    “嗯。”没有多说一个字,钟洛展对于这个莫名多出来的妻子不感兴趣,在他的身边,不乏有些不自量力的女人想要攀上他,无非就是为了一个钱字罢了。

  • 她当然&对于这

    “我知道。”她当然知道钟洛展做起事来毫不手下留情,甚至让人忌惮,所以林熙瑶绝对相信,对于这个他不喜欢的女人,把她赶出去?当然是有可能的。

  • ,可他&婚事!

    还瞒着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可他心里早就有了别人,又怎么可能答应这门婚事!

  • 迷茫地&不分青

    迷茫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夏晓敏感到孤独而无助,她明明,就什么也没做,竟然就被那不分青红皂白的自己名义上以及法律上的丈夫给赶出来了。

  • &熙瑶,

    多么可笑,在别人面前,钟洛展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没人敢惹的主,可是在面对林熙瑶,他什么都听她的,只要她想要,他都会给她,只是因为他爱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