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总,您太客套了。”通道的另外边,走过来两个人,恰恰钟洛展和一个中年人男人。钟洛展看见了张老板,本来我以为但是是一个大权忍不住的男人都带走了一个女人,并也没太放到心上通道的另外一边,走来两个人,正是钟洛展和一个中年男人。。...

“钟总,您太客气了。”

通道的另外一边,走来两个人,正是钟洛展和一个中年男人。

钟洛展看到了张老板,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把持不住的男人带走了一个女人,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然而,当他看清楚他怀里搂着的那个女人之后!

“砰……!”

一脚踢倒了电梯旁边的垃圾桶,钟洛展双眼充斥着怒意,紧紧盯着夏晓敏。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在张老板的怀里?各种不好的想法窜进了钟洛展的脑中。

好啊,夏晓敏,竟然瞒着他来钓男人,很好,看他回头怎么收拾她!

在场的人都不明白,钟洛展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张老板和钟洛展也有生意来往,见他满身怒气,不敢和他多话,搂着夏晓敏就要离开。谁知还没来得及就被钟洛展一脚揣在了肚子上,又一个回旋踢,直击膝盖,张老板吃痛的摔倒在地,钟洛展趁机抢回了夏晓敏。

“夏晓敏 !”钟洛展怒吼,按着夏晓敏的肩膀猛的摇晃,发现她竟然软软的直往他身上靠。

潮红的小脸,迷茫的双眼,浑浊的神智!

这分明是被人下药了!

“你找死!”

钟洛展抱着夏晓敏冲到了张老板的面前,对着他又是一顿猛踢狠踹,直到他被折磨的鼻青脸肿,不住的求饶。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简直是不想活了!”钟洛展又是猛地一踹,然后抱着夏晓敏站在一边,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钟总,钟总,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钟总,对不起……对不起……”

“来人。”钟洛展喊道,“张老板行为不检,报警!”

话落,看着一边的人,钟洛展幽声问道:“怎么做你该知道吧?找个丑一点的,照片角度拍好点。”

“是。”

“张老板,我们的合作关系到此为止,今后也绝对不会和你有任何合作,至于这一次的违约金,就用张老板的艳照来换,应该不为难吧?”说完,钟洛展冷冷地哼了一声,鄙夷地看着他。

“是是是,不为难不为难,明天一早就将违约金以及给钟总的压惊茶奉上。”

钟洛展临走前又狠踹了一脚,直接将夏晓敏扛在肩膀上,走进电梯离开。

刚和钟洛展一起出来的人,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得罪谁也不要得罪了钟洛展!

“我不回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冷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云响还没开口,就听到对方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微怔了片刻,他将手机收起来,转身重新回到酒桌,替自己的老板继续生意上的事情。

钟洛展扛着夏晓敏从酒吧门口出来,恶狠狠的将她丢进了副驾驶座,自己走到另一边,开门坐了进去。

还好没有喝酒,不然连车都开不了。想着,钟洛展看了一眼还算安静的夏晓敏,俯身给她系上安全带。

“唔……,这里怎么这么热?好热……”夏晓敏突然一把推开了钟洛展,嘴巴含糊嘀咕着。

还敢推他?钟洛展瞪着夏晓敏,愤怒的像是要把她给掐死!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带着警告的意思,钟洛展俯身继续给她系安全带。

夏晓敏哪里知道,只觉得有人在她身边动来动去的,身上又燥热的很,就一直推拒着,还不安分地跺了跺脚,不满的低吼,“好热……好热……”

热什么热!冷气开的十足还热?钟洛展抬头看了她一眼,双颊是那种很不自然的红晕,猛然想起,她被人下了药。

该死!

钟洛展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系好了她的,又系上自己的安全带,发动车子离开。

一路上,钟洛展都注意着夏晓敏,就怕她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你干什么?”钟洛展愤怒的声音在车里响起,带着震惊。

“嘻嘻,热嘛。”夏晓敏竟然松开了安全带,还开始在车里脱衣服。她将脱下来的衣服在钟洛展的面前晃了晃,发出痴痴的笑声。

“呲!”刺耳的刹车声后,车子猛地停了下来,距离前车不到三公分。这要是在往前一点点,就要发生事故了!

“夏晓敏!”钟洛展猛吼一声,回头就要骂她,却看到她跪坐在座椅上,眨巴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

那样子,俨然像是一只等着主人来疼的小狗!

钟洛展被自己的这种想法逗的哭笑不得,却还是恶狠狠地瞪着她,“你要想死,我可不陪你!”

说完,钟洛展重新把她系上安全带,启动车子,疾驰而去。

“把衣服穿上。”

“不!”

“穿上!”声音比之前更愤怒。

“我、不、穿!”

车里不停回响着两股势力抗衡的声音。

……

好不容易回到了别墅,钟洛展看到正要前来接车的吴伯,飞快的看了一眼夏晓敏,赶紧下车,冷声喝退吴伯:“回去。”

吴伯有些奇怪,但还是照做。

“等等!”钟洛展突然喊住吴伯,交代道:“把别墅的人都弄走,五分钟后我一个人也不想看到。”

“全部吗?”吴伯更疑惑了。

“对,全部,包括你自己。”说完,钟洛展脱下自己的西装,走向副驾驶。

直到吴伯再次出现在钟洛展面前,告诉他别墅里的人已经都走了,钟洛展才点头,在吴伯耳畔嘱咐几句,让吴伯也离开。

钟洛展打车门,用西装包裹住夏晓敏,把这个不安分的女人抱了出来。

她现在的样子,魅惑动人,他怎么能让别人看到?

回到别墅,钟洛展直接将她抱去了浴室。这个女人,真是不知死活,今天要不是他,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钟洛展直接将夏晓敏塞到宽敞的浴缸里,打开花洒,用凉水直接往她身上喷,好让她稍微清醒一点。

虽然现在是夏天,可现在毕竟很晚了,用凉水冲,夏晓敏一个女孩子怎么受的了?

夏晓敏顿时被凉意冻醒了不少。

“唔……好冷……不要……不要……”夏晓敏伸出双手去挡水,下意识地要去寻找温暖。

水顺着她的长发滴下,让她看起来狼狈不堪,钟洛展有了恻隐之心,正要放下花洒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双冰凉的小手握住。

暖暖的掌心,温暖了夏晓敏,不曾多想,她用力一拽。

地面本来就滑,钟洛展被这么一拽,脚下不稳,直接扑 倒在了夏晓敏的身上。

该死!他就应该直接给她注射镇定剂,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钟洛展皱着眉,低眸正好看到了夏晓敏胸口的丰盈。

男性气息扑来,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夏晓敏感觉到了身上的温暖,本来已经被压制下去的药劲再次袭来,伸出双手勾起了钟洛展。

钟洛展全身僵硬,垂眸看了一眼身下的这个女人。

她是把他当成什么善男信徒了是不是?

他钟洛展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柳下惠。

她自己三番两次主动送上门来,他没理由亏待了自己。

更何况,她本来就是自己的妻子!

更何况,这个女人今天诱人的很!

一把将夏晓敏捞起,回到自己的房间,抱着她躺倒下来。

钟洛展压着她,给了她最后一次机会。

“夏晓敏,这可是你主动的,怪不得我!”

夏晓敏眨巴了两下眼睛,一双小手抚上了钟洛展的脸,柔软的指腹滑过他的眉毛、眼睛、鼻子……

眼前的男人,英俊帅气,不知道是不是药劲的缘故,夏晓敏大胆地直接凑上去,吻住了钟洛展的唇。

她的吻很拙劣,与其说是接吻,不如说是嘴对嘴的碰撞。

钟洛展抬起头,对上夏晓敏的视线。她的眼中有着难忍的情愫,却因为不知道如何发泄出来而着急烦躁。

这样的夏晓敏,实在让钟洛展情难自禁。

眸色一深,钟洛展反客为主,低头,准确无误的攫住夏晓敏的唇。

他的唇炙热,轻易便撬开了她的唇,霸道的长驱直入,勾住她的小舌,反复吮弄。

清甜。

这是夏晓敏给他的感觉,从他亲吻她的第一次,这种清甜的感觉就让他念念不忘,如今再次体会,竟让他有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

不知道是不是药效的原因,还是其他,夏晓敏的目光游离,攀着钟洛展的肩膀渐渐松了力,轻喘出声。

这一声,无疑将钟洛展最后的忧虑也抛开,起身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

钟洛展的离开,让夏晓敏顿时感觉到寒冷,不管一切地坐起身,直接扑进他的怀里。

夏晓敏的身子微冷,而钟洛展的身子却是炙热如火,让她很是受用,紧紧地抱着,不肯松手。

感觉到怀里的柔软,钟洛展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将她扑 倒,他的手在她身上不安分的游走,吻也不再甘心只在她的唇上,慢慢一路下滑,脖子、锁骨、胸口……

夏晓敏沉浸他的吻中难以自拔,一双玉手缠上他的脖子,努力回应。

突然全身的战栗和痛楚让夏晓敏再次哼叫出声,被钟洛展一一吞咽。

窗外明月悬空,室内是一片暖意。

夏晓敏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浑身酸痛,那种感觉就像是刚被一大群大象碾过。

脑海中慢慢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她好像被人下了药,那她现在是……

书评(114)

我要评论
  • 攀上他&钱字罢

    “嗯。”没有多说一个字,钟洛展对于这个莫名多出来的妻子不感兴趣,在他的身边,不乏有些不自量力的女人想要攀上他,无非就是为了一个钱字罢了。

  • 衣的钟&着香气

    钟家别墅,二楼的一间房间灯火明亮,一身休闲衣的钟洛展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透明的杯子里,盛装着香气芬芳的红酒,鲜艳欲滴。

  • 人来人&有人注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攘的人声将坐在角落里观望这一切热闹的夏晓敏给淹没了,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 定不再&要改变

    甩甩脑袋,夏晓敏决定不再去想今晚的事情,她要改变心情,想想怎么赚钱才可以。

  • 的心愿&人给拿

    走就走吧!反正这桩婚事,也是为了答应爷爷,了却他的心愿才糊里糊涂答应的,在两人没有同意和见面的情况下,就被两家的老人给拿去办了结婚证。

  • 展原本&的光芒

    “熙瑶来了?让她上来吧!”钟洛展原本闭着的眼睛在听到林熙瑶来了之后,忽然睁开,眼眸中散发着一丝雀跃而不可忽视的光芒。

  • 口,站&在他身

    还没等门口的云响开口,站在他身后的人却是率先开口了。

  • 爷相依&哪有钱

    破产之后,父母双亡,和爷爷相依为命的夏晓敏,一直在现在工作的豪尔酒店当厨师,平时的工资,也就够吃穿住,哪有钱去法国呢?

  • 了这样&想靠我

    “分手,我倦了这样的日子,我知道你爱我,可是,我想靠我自己的实力在这个圈子混下去,不是你的名声和权力,你懂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