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教育好你儿子,我就没办法教你做人做事的道理了。”沈南笙语气不悦,周围的人也敢上去找麻烦,没办法远远超过的望着。“沈南笙!你做什么呢!”这时,一个心急的男声突然会出现:“沈南笙!你做什么呢!”这时,一个着急的男声突然出现:“你知道这位夫人是谁么?你居然敢动手打人!报警!我要报警!”。...

“你教育不好你儿子,我就只能教你做人的道理了。”沈南笙语气不善,周围的人也不敢上来找麻烦,只能远远的看着。

“沈南笙!你做什么呢!”这时,一个着急的男声突然出现:“你知道这位夫人是谁么?你居然敢动手打人!报警!我要报警!”

沈南笙睨了他一眼:“校长?”

“你放开!”校长上前一把来开了沈南笙:“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

胖女人愤愤的指着沈南笙:“给我把这对母子开除了!让他们给你我滚!滚的远远的!我们家宝宝不能和这样粗暴的家长和这样精神有问题的孩子在一个学校读书!”

说着胖女人还招呼围观的人:“你们来看啊!这家的孩子是个自闭症,拿着铅笔威胁我家儿子,现在她妈妈又要打我,你们快来看啊!”

她这么一闹,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沈南笙担心宝宝受伤,只能先回过身去把宝宝抱在怀里。

远处,潘立明看着这一幕,愁白了头:“老……老板?”

“愣着做什么?走?”寇云清收回了看着窗外的目光,满脸轻蔑,打人之前不想好后果,就和当年自己那件事一样,简直愚蠢。

就……这么走了?那这两位祖宗的关系要什么时候才能缓和啊?潘立明都要哭了,余光瞥见了沈南笙怀里小家伙的半边脸,突然灵光一闪:“老板!我怎么觉得这个孩子跟您有点像呢?”

“不会说话就闭嘴!”寇云清想也没想就冷声到,但刚准备让潘立明开车走人,脑海里陡然想起了女仆的话,她们似乎也说过什么好像。

余光睨了一眼被沈南笙护的死死的孩子,寇云清黑眸一闪:“停车。”

潘立明立刻兴奋的停下了车,跟着寇云清往人群中间挤。

本来潘立明已经做好沈南笙被欺负的头都抬不起,自己的老板刚好过去英雄救美的准备了。

可等他拨开人群,却看见沈南笙正力战群舌:“你自己家儿子就是个好鸟了?我宝宝被你儿子打成了这样,你报警啊!报了我顺便告你虐待儿童!”

“正好!这里这么多人,你们都拿出你们的手机拍啊!什么某音某火山某手什么的,都给我拍起来,我到是要让全国的人看看你们两人这一个校长一个有钱人的富太太是怎么狼狈为奸,欺负我这么个老实人的!”

说着沈南笙干脆还自己掏出了手机,怼上了校长的脸:“请问校长您和这位太太是什么关系,任由这位太太辱骂殴打你学生的妈妈,也放纵这位太太的儿子把我家宝宝打成了这样!”

沈南笙稍稍拉开了宝宝的帽子,露出了一小块脸上的青紫,沈南笙眼眶微红:“这么小就会校园霸凌了!家长们,你们看看她家儿子把我家宝宝打成什么样子了!你们真的还放心把自己孩子放在这样的校园环境么!”

她这一下,直接就把黑的给说成了白的,刚刚还觉得她打人不对的家长们纷纷都站在了沈南笙这边。

“你!你这个女人简直恶毒居然还反咬我一口!”胖女人气的脸上的肥肉都颤抖了起来:“再说,你孩子本来就没爸爸!还不许别人说么!”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254)

我要评论
  • 一个笑&说起来

    “别紧张,新型同房兴奋喷雾。”沈南笙说着,扯开了一个笑,带着一抹狡黠:“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呢,放心吧,干净的很。”

  • 声,听&在心里

    暴风雨一样的夜晚总算过去了,沈南笙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在了沙发上,耳边是哗啦的流水声,听的她止不住的在心里咒骂!该死的男人,提上裤子不认账!

  • 清双手&后的深

    “你要什么?”寇云清双手撑在桌面上,抬眸用那双漆黑的眸子看着她,像是在探寻她这举动背后的深意。

  • 我知道&有一种

    沈南笙挑眉,认真点头,眼里划过一抹算计:“我知道啊,但你不觉得从我进来开始,我身上就有一种莫名的香气么?”

  • 敛着眸&他:“

    “我可以不和你结婚了。”沈南笙敛着眸子看着他:“只要我去给寇爷爷撒娇,说我另外有想要结婚的人,相信寇爷爷那么喜欢我,一定不会逼迫我的。”

  • 向了寇&夜春风

    “我想要你……”沈南笙看向了寇云清身下,语气挑.逗露骨:“一夜春风。”

  • ,那种&沁入骨

    随着沈南笙越靠越近,她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烈,那种沁入骨的酥麻,让寇云清有点呼吸急促。

  • 棱起身&不是你

    这个女人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么!寇云清气的额角青筋直冒,他恶狠狠的支棱起身子瞪着沈南笙:“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现在要我带套!不可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