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完全不明白罪魁祸首是自己宝宝的沈南笙,幸灾乐祸的非常熟练的去外面拿出来了抹布和桶,回去兢兢业业的擦了出来。正当沈南笙撅着屁.股擦地擦的起劲儿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正当沈南笙撅着屁.股擦地擦的起劲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双高跟鞋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于是,完全不知道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宝宝的沈南笙,幸灾乐祸的熟练的去外面拿起了抹布和桶,回来兢兢业业的擦了起来。

正当沈南笙撅着屁.股擦地擦的起劲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双高跟鞋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一愣,抬头就看到了一张趾高气昂的脸:“新来的?穿这么短来打扫卫生,你是想勾.引谁啊?”

拜托!身上这条裙子已经长到膝盖了好么,这都还叫短?她怕是没见过超短裙吧?

见沈南笙没说话,那人语气陡然就拔高了几度:“怎么?主子给你说话你就这么态度?你赶紧收拾东西滚蛋,从明天起就不用来了!”

沈南笙一听就哀怨了,是她想来么!是寇云清这个变态非要她来好么?

见她不说话,那女人更气了,直接一脚踹飞了她的桶:“滚!听不见么?”

黑色的污水洒了一地,沈南笙也有点来脾气了,滚就滚!

她刚提起自己的东西要走,迎面就撞上了一个浑身散发着冷气的家伙,不用看沈南笙也知道是肯定是刚刚开完会回来的寇云清,她下意识的低下了脑袋,语气有点冲:“寇总。”

寇云清扫了她一眼,看着地上的水大概就明白了:“收拾完了么就走?”

沈南抬手一指那个女人:“是这位女主子让我走滚的。”

“女主子?”寇云清横眉紧蹙的看了焦艳艳一眼,然后又轻蔑的瞪了沈南笙一眼:“你怎么这么贱?见谁都叫主子?”

他有资格说自己贱么?他才贱!他全家都贱!他要是不贱干嘛把自己叫到他面前晃悠恶心他自己啊!

虽然在心里骂的起劲,但表面上沈南笙还是扯出一个笑恶心寇云清:“主子教训的对。”

看着沈南笙这么没脸没皮的样子,寇云清更加厌恶了,他记得以前这个女人虽然对自己死缠烂打,但确是最在乎面子的。

可现在的她面对别人羞辱居然能做到这么面不改色,这七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焦艳艳死死的盯着沈南笙,越来越觉得她熟悉,越看越觉得她眼熟。

良久之后,焦艳艳突然惊叫一声:“你!你!你是沈南笙!”

沈南笙一愣,她怎么认识自己?

“曾经盛极一时的沈南笙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焦艳艳的话语里听起来满是惋惜,但每一个字都带着刺:“也为难你了,就算是变的这么凄惨,也还是对我们云清一心一意,甘愿做扫地工也想留在他的身边。”

胸口像是被人拉扯了一般,生疼生疼的,

是啊,她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都还逃不开寇云清的魔咒。

寇云清翘着腿坐在皮椅上,双手交叠冷眼旁观,沈南笙曾经是荣城各界人士的宠儿,她聪明、漂亮、也有着身为沈家千金的骄傲,他到是要看看,她准备怎么办。

沈南笙紧了紧手上毛巾,良久后,她抬头冲着焦艳艳勾唇一笑,这一笑,美.艳动人,就好像她依旧还是那个高傲的沈南笙一样。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尖叫一&声用力

    沈南笙尖叫一声用力的推开了他:“那个!保!保险、套!我包里有!”

  • 准备好&角青筋

    这个女人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么!寇云清气的额角青筋直冒,他恶狠狠的支棱起身子瞪着沈南笙:“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现在要我带套!不可能!”

  • 栗的酥&。

    炙热的呼吸打在耳边裹挟着令人战栗的酥麻,让寇云清彻底失控,他咬紧了牙关,一把扯过了沈南笙大手一用力就撕破了她的衣裙。

  • 秘书的&接闯了

    坐落在荣城最高建筑顶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无事了秘书的警告直接闯了进去。

  • 和我谈&”

    寇云清脸色阴沉的看着她,有点不耐:“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