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其中一个人赶快劝阻了她:“咱们但是别探讨了,赶快干活儿去吧。”望着两人离开了,寇云清从阴影里走了出,孩子?怎么四处都在说孩子?么是沈南笙搞的鬼?这个沈看着两人离开,寇云清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孩子?。...

“嘘……”其中一个人赶紧制止了她:“咱们还是别讨论了,赶紧干活去吧。”

看着两人离开,寇云清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孩子?

怎么到处都在说孩子?难道是沈南笙搞的鬼?

这个沈南笙,才来自己家一天就把寇宅搞得不得安宁!果然不管过了多久,讨厌的人还是讨厌。

寇云清攥紧的手心,掏出了手机:“把今天别墅的监控给我调过来。”

挂断了电话,寇云清眸光漆黑,沈南笙,我到是想要看看,你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两个佣人给出卖了的沈南笙,第二天为了避免迟到的事情再次出现,她特意起了一个大早,在把家伙送去了幼儿园之后,沈南笙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寇宅。

等她到了地方,毫无意外的看着了脸色黑的像是炭一样的寇云清。

沈南笙低着脑袋,心里有点慌:“寇……寇总……今天我可没有迟到。”

“我说你迟到了么?”寇云清现在窝着一肚子火。

昨天门卫拿给他的监控里什么都没有,最开始他以为是有一天画面被剪辑了。

但昨晚他连夜把监控寄给了技术人员让他们检查,却发现那个监控压根就没有一点问题。

如果监控没问题,那说明有问题的是人,所以他今天又一大早特意盘问了昨晚的那两个用人。

但那两个令人嘴风特别紧,不管自己怎么威胁都什么都也说。

这个沈南笙到底是怎么做到躲避监控的同时又让这么多人帮她的?

“沈南笙!你可以啊!”寇云清来到了沈南笙的面前,阴沉着脸:“几年不见,你收买人心的本事倒是见长。”

面对寇云清莫名其妙的敌意沈南笙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寇云清本来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所以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低着脑袋不敢看他。

她越是这样,寇云清越觉得生气,就在他又要上手掐住沈南笙脖子的时候,寇国政从上面走了下来。

“云清?今天这么晚了,你还没去公司吗?”

寇云清收了手,转身看着寇国政:“爷爷,今天我想带她去我公司一趟,下午我再让她过来照顾你好吗?”

公司?

沈南笙心低一沉,完了,这跟着去了肯定没好果子吃啊!

她求求的看着寇国政,希望他能帮帮自己。

可寇国政正在心里盘算着让他们俩感情升温的事情呢,这自己孙子主动说要和沈南笙在一起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拒绝呢?

于是寇国政就很爽快的点了头:“可以是可以,不过啊,你可不能欺负阿笙。”

寇云清回眸深深的看着沈南笙一眼,用十分低沉且阴冷的声音说道:“爷爷您放心,我不会欺负她的,我只是有点事情要和她说一下。”

沈南笙被寇云清眸子里的森冷瞪的浑身发抖,手脚冰凉,心更是一下就沉到了谷底。

完了完了,跟着寇云清去他的公司!用头发丝儿想都知道没什么好事儿,这个寇云清到底要做什么啊?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耐:“&和我谈

    寇云清脸色阴沉的看着她,有点不耐:“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 张,新&沈南笙

    “别紧张,新型同房兴奋喷雾。”沈南笙说着,扯开了一个笑,带着一抹狡黠:“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呢,放心吧,干净的很。”

  • &桌面上

    被她这么一提醒,寇云清这才发现,空气中似乎确实一直飘着某种令人舒缓的气味,眸光一沉寇云清猛地一掌拍在了桌面上质问她:“沈南笙!你做了什么!”

  • 南笙大&手一用

    炙热的呼吸打在耳边裹挟着令人战栗的酥麻,让寇云清彻底失控,他咬紧了牙关,一把扯过了沈南笙大手一用力就撕破了她的衣裙。

  • 了他:&“那个

    沈南笙尖叫一声用力的推开了他:“那个!保!保险、套!我包里有!”

  • 随着沈&沁入骨

    随着沈南笙越靠越近,她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烈,那种沁入骨的酥麻,让寇云清有点呼吸急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