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水灵灵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看出来分外的可爱的。沈南笙的‘好’字都到了嘴边了,猛然一下反应时了回来:“你说什么!酒吧?不行啊不行啊!酒吧也不是小孩子所以去的地方。”“但是沈南笙的‘好’字都到了嘴边了,猛地一下反应了过来:“你说什么!酒吧?不行不行!酒吧不是小孩子应该去的地方。”。...

阳阳水灵灵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看起来格外的可爱。

沈南笙的‘好’字都到了嘴边了,猛地一下反应了过来:“你说什么!酒吧?不行不行!酒吧不是小孩子应该去的地方。”

“可是宝宝不想和妈咪分开!”阳阳继续装可爱。

沈南笙的心软了一点点:“不行,你明天还要上课的。”

“那……”阳阳眼眸一转,显得亮晶晶的好看极了:“等宝宝放假的时候再去可以吗?”

“这……”沈南笙的眼神有点迷离了,自己家宝宝怎么长的这么可爱!

见她动摇了,阳阳继续加把劲:“妈咪~求了你嘛~宝宝不想和妈咪分开。”

既然自己家宝宝都这么说了,沈南笙也只能点头:“那……行吧。”

“揶!”就知道,自己的妈咪对他撒娇,一点办法都没有。

阳阳冲上前去抱着沈南笙‘吧唧’一口就是一个吻:“妈咪真好!”

沈南笙的心都要融化了,自然也就完全忘记了,这种时候你不应该让宝宝抛头露面的。

与此同时,寇宅里,寇云清刚陪老爷子吃了饭,正想说和他下棋,结果破天慌的听到了老头子的拒绝。

“不用了,今天我已经下过棋了。”

寇云清一怔:“谁陪你下的?”

“阳……”话到了嘴边,寇国政想起了之前和沈南笙的约定:“阿笙啊,阿笙的棋下的还不错,我还输了她好几次呢。”

“沈南笙?”寇云清的脸色一黑,他怎么记得沈南笙从来都不会下象棋的,曾经老头子说要亲自教她,沈南笙却说什么,象棋的规则太难懂了她一点都不想学,后来她甚至为了躲避象棋干脆教老头子玩起了跳棋。

看来几年不见,她真的改变了很多,那个孩子的父亲,真的就这么影响她么?

不知不觉间,寇云清手上的杯子被他捏出了裂痕。

寇国政看在眼里,眯了眯眸子:“云清,这么多年了,你和阿笙……”

“爷爷!”寇云清的语气拔高了两度:“以前的她我的看不上,现在的她更加配不上我。”

寇国政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自己的孙子怎么这么轴呢,照这样下去,他要什么时候才能把阳阳接到身边来陪自己啊?

“那……”寇国政故意试探:“你……有没有想过,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孩子?”寇云清觉得今天的老爷子有点奇怪:“沈南笙给你说什么了?”

“没有。”寇国政矢口否认:“只是爷爷老了,想要一个曾孙了……特别是想要你和阿笙的曾孙……”

说来说去都是车轱辘话,寇云清以为是老爷子又不清醒了:“等我结婚了,给您生两个孙子,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扶您回去休息吧。”

安抚好了寇国政,寇云清刚准备回自己的书房,在路过走廊的时候,敏锐的听见两个佣人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今天那个孩子你看见了么?”

“看见了,长得真可爱!”

“是啊,是啊,就像是洋娃娃一样,而且你不觉得那个孩子……”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191)

我要评论
  • 要你…&向了寇

    “我想要你……”沈南笙看向了寇云清身下,语气挑.逗露骨:“一夜春风。”

  • &抬眸用

    “你要什么?”寇云清双手撑在桌面上,抬眸用那双漆黑的眸子看着她,像是在探寻她这举动背后的深意。

  • “做梦&”

    “做梦!”寇云清想也没想就拒绝,语气里夹杂着厌恶:“沈南笙,我很久以前就说过,我不喜欢你。”

  • 直飘着&:“沈

    被她这么一提醒,寇云清这才发现,空气中似乎确实一直飘着某种令人舒缓的气味,眸光一沉寇云清猛地一掌拍在了桌面上质问她:“沈南笙!你做了什么!”

  • &高建筑

    坐落在荣城最高建筑顶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无事了秘书的警告直接闯了进去。

  • 了,沈&在心里

    暴风雨一样的夜晚总算过去了,沈南笙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在了沙发上,耳边是哗啦的流水声,听的她止不住的在心里咒骂!该死的男人,提上裤子不认账!

  • 莫名的&?”

    沈南笙挑眉,认真点头,眼里划过一抹算计:“我知道啊,但你不觉得从我进来开始,我身上就有一种莫名的香气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