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寇国政也痛快,立马和他勾了手。这边沈南笙还不明白自己的宝贝儿子了和他的曾祖父已达成了协议,正乐颠颠的给两人送水果。“妈咪!我明日还能来曾祖父这里么?”阳这边沈南笙还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和他的曾祖父达成了协议,正乐颠颠的给两人送水果。。...

“好!”寇国政也爽快,立刻和他勾了手。

这边沈南笙还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和他的曾祖父达成了协议,正乐颠颠的给两人送水果。

“妈咪!我明天还能来曾祖父这里么?”阳阳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眨着兴奋的眸子。

“不能。”沈南笙想也没想就拒绝到,但刚一拒绝就发现自己的语气太过激了,于是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那个……宝宝,咱们还要上幼儿园呀,等周天带你来玩可以么?”

“那劳什子幼儿园不上也罢,宝宝这样的智商,去也是白去。”寇国政一边吃着沈南笙给他剥的葡萄一边帮阳阳搭腔。

“就是!”阳阳一噘嘴,和寇国政来了个电眼,还是曾祖父好!

“寇爷爷。”沈南笙有点无奈:“不管宝宝再怎么聪明,他也只是一个孩子,应该好好享受学校生活的。”

“妈咪~”小家伙还想挣扎一下,那个幼儿园里面的人真的很幼稚,他不想去。

“不行。”沈南笙沉下了脸。

“那就去,去也行,就当去交朋友嘛。”寇国政见沈南笙不高兴了,立刻上来打圆场。

阳阳虽然嘴巴翘的老高,但也知道自己妈咪有她的原则,有的东西不行就是不行。

“阿笙啊,我还想吃点西瓜,你去给我切点吧。”寇国政咂吧嘴:“顺便给我乖曾孙儿把冰箱里的巧克力拿出来。”

“爷爷,你太宠阳阳了。”沈南笙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也起身去帮寇国政准备。

看着沈南笙离开了,寇国政用拐杖轻轻戳了戳阳阳:“宝宝乖曾孙儿,你一会把曾祖父的电话给记下,什么时候想曾祖父了,就让曾祖父接你去。”

“真的?”阳阳咧着嘴,笑的开心:“曾祖父,以后我叫你太爷爷吧,我觉得太爷爷更亲一点呢!”

寇国政被他这话给逗的笑出了褶子:“好好好!我乖孙怎么叫都行!”

爷孙两又一次的达成了战略合作,两人都互相觉得这次的相认,简直不要太美好至于是沈南笙带着阳阳走时,自己这个基本上不与人交心的宝宝竟然舍不得上前抱了抱寇国政:“太爷爷,您好好养着,等我放假了就过来陪你下棋。”

寇国政笑的合不拢嘴:“好好,你要听妈妈的话,知道么?”

恋恋不舍的和寇国政告了别,小家伙牵着沈南笙的手,突然问道:“妈咪,你的老板真的不是我爹地么?”

沈南笙被问的浑身一抖,有点心虚:“当、当然不是,你怎么这么问?”

“我听别墅里面的那些阿姨说的,说我好像寇云清什么的。”小家伙歪着脑袋很认真的说道:“妈咪,你要是不想让我认爹地,我就不认爹地。”

看着这么懂事的宝宝,沈南笙的良心没由来的一痛,她舔了舔嘴角,然后一咬牙继续撒谎到:“那真的不是你爹地,宝宝这么想爹地不如妈咪帮你找一个后爹地吧?”

“不要!”小家伙想都没想就拒绝到:“我还是想要我那个在非洲挖矿的亲爹地。”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你要&是在探

    “你要什么?”寇云清双手撑在桌面上,抬眸用那双漆黑的眸子看着她,像是在探寻她这举动背后的深意。

  • 下,语&夜春风

    “我想要你……”沈南笙看向了寇云清身下,语气挑.逗露骨:“一夜春风。”

  • 算计了&有怜香

    或许是因为被算计了,所以寇云清整个过程都十分的粗暴,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

  • 的女人&接闯了

    坐落在荣城最高建筑顶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无事了秘书的警告直接闯了进去。

  • ,在他&己的痛

    巨大的疼痛差点撕裂了沈南笙,她死死的扣住了寇云清的后背,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的血印,像是在宣泄自己的痛苦一样。

  • &包里有

    沈南笙尖叫一声用力的推开了他:“那个!保!保险、套!我包里有!”

  • 扯开了&很。”

    “别紧张,新型同房兴奋喷雾。”沈南笙说着,扯开了一个笑,带着一抹狡黠:“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呢,放心吧,干净的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